第一文学城

【第二张脸】(02)【作者:素人渔夫】

第一文学城 2020-11-10 03:03 出处:网络 作者:素人渔夫
                (二)   ……   半包裹着丝袜的雪白圆臀在路盛的眼睛里泛出了明亮的光芒,面对着如此强
                (二)

  ……

  半包裹着丝袜的雪白圆臀在路盛的眼睛里泛出了明亮的光芒,面对着如此强
烈的视觉冲击,路盛仍然保持着时浅时深的节奏,无论那具摇晃的美臀如何迎奉,
路盛都克制住尽根没入的冲动。

  背对着路盛的韩曼,高高的昂起头,露出了紧紧的皱在一起的眉毛,似乎是
痛苦的表情,但那随着男人攻伐的节奏而时不时张开的嘴和不停掩盖着嘴角的手
掌,却似乎在诉说着无尽的快乐。

  十几分钟后,韩曼涌出的汁水变得无比充盈,身体的扭动却越来越剧烈,几
乎是将自己腔道中最敏感的部位主动向那坚硬的男征上撞去,每一次都撞的浑身
颤抖,每一次都带来轻微的抽搐。就在韩曼主动开始追寻欲望时候,路盛终于开
始了新的动作。

  他让韩曼离开床铺,双脚站立在地面上,依然保持着背入式的姿势,但他双
手分别从后牵住韩曼的手腕。为了保持结合的部位一致,韩曼不得不踮起脚尖才
能迎合住路盛的进攻。

  明眼人很容易就会发现,这是非常经典的姿势。位于身后的男方在捉住女方
的手腕后,女方基本就丧失了反抗的能力,无论女方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来自
身后的攻击,挣扎的越剧烈,男方获得的乐趣反而越强烈。正因为这样的特性,
所以这个姿势被经常用于对女性的强奸。

  路盛显然可以很娴熟的运用这个姿势,他从后方重重的撞击着韩曼,迫使韩
曼不知不觉的向前耸动着。

  一直到韩曼发现自己眼前出现了窗帘布时,才渐渐发现,自己被路盛巧妙的
引导的走了好几步路。现在二人已经完全站立在窗帘前,与硕大的落地玻璃之间,
只剩下一道厚厚的窗帘了。

  一种强烈的不安的感觉涌上韩曼的心头,她不太明白路盛到底想做什么,但
很明显,路盛即将要做的事情,让她有一种危险和恐惧的感觉。

  唰!

  路盛一把拉开了韩曼身前的窗帘。

  一瞬间,耀眼的阳光猛地倾泻在韩曼的皮肤上,当韩曼经过短暂的失明后,
她终于意识到她此刻的处境。眼前,是几乎近在咫尺的街道和络绎不绝的来往人
群。

  「哎!讨厌,你这是干什么……」

  韩曼娇笑着,扭过头,嗔怪着路盛,身体不正常的弓起,努力的向旁边躲去,
而路盛似乎早有准备,他紧紧的拉住了韩曼的双手,让韩曼无法躲避。

  「盛,盛,你别开玩笑了,快关上……」

  韩曼望着紧皱眉头,眼睛微闭路盛,显然路盛没有听到她的求饶,内心那股
恐惧的感觉猛地开始放大,她的身体出现了短暂的僵硬和紧绷后。

  「盛,别人会看到的……你别这样……」

  美貌的脸庞上,笑容渐渐淡去,那原本有些迷离的美丽双眼,此刻却猛地张
大,死死的望着地面,眼神中开始透出强烈的恐惧。她的身体开始向下蜷缩。

  错估了韩曼此刻迸发出的力量的路盛,被那股蜷缩的力道吓着了,韩曼似乎
完全不在乎手臂是否会脱臼,一个劲的只想躲开这块明亮的玻璃。路盛自然不会
让韩曼轻易的蜷缩下去,因为那样韩曼的身体就会脱离他的男征,整个人就会紧
紧的蜷在地毯上,想要再把她弄起来就很难了。

  于是路盛猛地往前一顶,顺势松开了韩曼的两只手,紧紧的箍住韩曼的腰肢。
这样一来,赤裸的韩曼整个人就完全被路盛压在了落地玻璃上。从头到脚,无论
是丰挺的双乳还是平坦的腰腹,都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阳光和人群的视线范围。

  此刻,只要有人抬起头,望向房间的方向,就能一览无余的欣赏到韩曼那曼
妙的身体,如果是视力极好的人,还能看到韩曼下体那正紧紧夹住的雪白地带。

  韩曼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会存在这样的可能,如果她此刻的模样被人发现,她
的一切就完了。她几乎可以想象的出她走在街上被指指点点,被人以那个淫荡的
女人称呼的情景。

  身后可恶的男人不仅没有放过她,还将她的身体完全的顶在玻璃上,当她发
现无法反抗男人的强壮时,内心的恐惧已经开始转变为悲伤。

  自己一片真心对他,可面对自己的哀求,这个男人却只顾着享受,毫不理会
自己的死活。

  委屈和哀伤的泪水滚滚而落,韩曼苦涩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剩下几乎
是爆发式的哭泣。

  路盛望着韩曼梨花带雨的俏脸,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面对如此美丽的女人,
他总是会心软。他紧紧的压着韩曼,嘴巴对着韩曼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别哭,别哭,下面的人看不到我们的。」

  「你是个混蛋,混蛋!」

  「放松点小曼,相信我,不会有事的……老天……你都要夹断我了……」

  韩曼没有说话,她紧紧闭着眼,泪水挂满了脸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她无法阻止身后男人的企图,自己的身体就这样彻底
的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几乎可以要了她的命。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微微低着
头,让头发散落在脸侧,希望别人不会认出她来。

  路盛一直极其有耐心的安抚和劝说着韩曼。或许是韩曼从路盛的话语中体会
到了关心,她的态度终于软化了。对她这样的女人来说,自己在男人心中的地位
似乎是比别人是否会察觉更重要的问题。

  正如路盛所说的,离着这么远的距离,路人不一定会抬头看,看了也不一定
会发现,发现了也不一定会认出二人。别人是否会察觉二人的秘密还是一个未知
数,相比而言,路盛刻意的糟践她,轻视她,或许才是令她瞬间崩溃的主要原因。

  因此,当她发现路盛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和体贴,仍然像初恋情人一样
的真心爱护,她才终于放下了心防。

  这时,她才渐渐发现出身体的明显变化。

  路盛虽然一直在她耳边喃喃低语,但却从未停止对她的攻击。因为身体紧绷
而带来腔道的紧缩不仅仅会给男人带来巨大的快感,对女人来说,同样也是一种
极度的刺激。在目前这样的情形下,就算韩曼自己想令身体放松下来恐怕也无法
做到。

  就像女孩第一次向爱人解开内衣,人妻第一次向情人分开双腿,初次的羞涩
与紧张是无法通过内心的意志来化解。

  女人第一次在窗前,对着熙熙攘攘的大街发生性爱,这种初次的体验会令女
人下意识的抗拒和紧张。就算有情人在旁进行体贴的安抚,但那种身体的本能却
并不是那么容易抗拒的。

  路盛自然是知道这一点,他也很清楚。想要对韩曼这样的女人进行深度开发,
这一步是必须要走的,而且是极其关键的一步。走好了,未来二人的性生活的质
量和花样都可以走上一个台阶,走不好了,却可能会让二人的感情产生破裂和倒
退。

  无论有多么不舍,此刻却不是心软的时候,无论韩曼哭的多么伤心欲绝,这
件事一旦开始,就不能半途而废。如果此时停下,以后恐怕就难有机会再跟韩曼
一享鱼水之欢了。因此,路盛上下夹攻,一边用强硬的姿态去坚持,一边用温软
的话语来安抚。

  只有用这种方式来不断刺激韩曼的羞耻心,让她在自己的胯下和人前形成极
度的反差,才能真正征服韩曼这样的女人。

  韩曼虽然停止了哭泣,但强烈的抽噎却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在腔道内的冲
击的作用下,韩曼的抽噎发出了令男人销魂的颤音。

  韩曼没有注意到自己声音的改变,但她明显发现,紧缩的腔道盛住了大量充
盈的汁水,包裹在男征表面,让坚硬的外表上镀上了滑腻的触感。

  对女人来说,没有继续拒绝就是同意。

  韩曼似乎是认命一般,紧紧皱着眉头,任凭大量的红潮堆积在脸颊。

  路盛仍然没有到此为止的觉悟。这种异样的刺激,虽然带来了巨大的快感,
但尚不足以突破韩曼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今天的目的,不仅仅是品尝和享受眼前
的女人的美妙肉体,他要做的是,让这个端庄的女人在他面前达到最羞耻,最彻
底的高潮。

  对韩曼来说,今天无意是无比绝望的一天。因为,路盛即将对她做的事情,
在今天以后,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海里,成为了她的一部分。

  路盛弓起腰,双手在她的大腿的膝弯处一用力,竟然将她从身后猛地抱了起
来。就像抱着一个小婴孩尿尿的姿势。就在韩曼反应过来之前,路盛用力将韩曼
的双腿向两侧拉开,小腹微微向前顶着。

  这样以来,韩曼双腿形成一个M 型,整个人仍然被死死的顶在玻璃上。

  失去着力点的她,双手慌乱的四处抓着,光滑的玻璃上没有任何着力点,最
终只好向后紧紧抱着路盛的双臂。完全向两侧分开的双腿,无法遮挡那处隐秘的
雪白,二人交合之处不仅成为了她唯一的着力点,此刻,更是彻彻底底暴露在路
人的视线之内。

  那里的每一丝的毛发,每一股汁水,每一次蠕动,都完完全全的暴露了出来。

  除了丈夫和身后的男人,从未被人看见过的部位,被炽烈的阳光粗暴的覆盖
着。

  从四肢百骸涌入后脑的潮水瞬间吞没了她,只来得及尖声一声,韩曼就昏死
了过去。

  ……

  当韩曼从昏迷中悠悠转醒时,窗外的夕阳已经呈现出一片金黄色。

  韩曼发现自己已经侧躺在床上,赤裸着身体,盖着被子。头上,枕着一条粗
壮的手臂,身后,则是一片强壮坚硬的雄性肌肉。路盛就躺在她身后,还抱着他。
看到她醒来后,路盛温柔的亲吻着她的耳垂。

  臀部传来一股火热的触感,虽然应不再坚硬,但仍然烫得厉害。

  「小曼,要不,我们私奔吧……跟我走,我们一起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
一切都重新开始……」

  路盛低沉而肯定的语气,让人无需确认就能感受到其中的真诚。然而,听到
这句话后,原本在轻轻摩挲着男人手臂的韩曼忽然全身一怔。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

  韩曼挣扎的起了身,倔强的离开了路盛的怀抱。

  「小曼,你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路盛拉着韩曼的手臂,不愿松手。

  韩曼没有转过身,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

  虽然与路盛已经有过好几次鱼水之欢,也十分迷恋路盛对她的疼爱,但她心
里十分清楚,她并不爱路盛。她承认,路盛的硕大男征能瞬间让她瘫软,从肉体
上,她已经将路盛当成了自己的男人。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她仍然爱着丈夫
曾少阳。

  无论这份爱是否像以前那边纯粹,无论这份爱是否还夹杂着愧疚,但是,她
爱曾少阳,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与路盛的这份关系,无论将来如何,她已经对不起曾少阳了,她不想再过多
的伤害他。如果选择和路盛私奔,她几乎可以想象的出深爱着她的曾少阳会有多
么痛苦。

  更何况,目前与路盛的关系,这种状态,已经可以让两人都从中获得巨大的
快乐,这让她也不想去改变现在微妙的关系。

  想到这,韩曼在内心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的说道:

  「盛……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为什么?我以为你愿意跟我在一起的?」路盛也坐了起来,从后面抱着韩
曼,亲吻着韩曼光滑的肩膀。

  「盛,我比你要大不少,现在你对我还有新鲜感,但再过几年,或许还要不
了几年,你就会对我腻味的……你别忙着否认,你我现在都不够冷静,感情的事
情,还是让我们多考虑考虑,好吗?」

  为了安抚盛,韩曼扭过头,在路盛的脸上亲吻着。路盛立刻激烈的回应,下
体的男征竟然立刻坚硬起来。

  「你?!你还没射吗?」韩曼惊讶的望着路盛的男征,上面并没有残留的精
液。

  「你刚刚爽的都昏死过去了,你要我怎么射?」路盛一脸色色的表情,似乎
准备与韩曼梅开二度。

  「别,别,太晚了,我们该回去了。」韩曼却一下推开路盛,连忙跑去浴室
清洗了起来,留下路盛一个人在床上苦笑……

  ……

  华灯初上,灯火阑珊。

  「来,尝尝我做的鸡腿,给,你们一人一个,必须吃完!」曾璟清脆的声音,
让丰盛的晚餐别添几分滋味。

  韩曼与曾少阳,路盛与曾璟,一家人坐在餐桌旁,温馨的一幕充满了欢笑。

  韩曼笑眯眯的第一个吃完曾璟夹来的鸡腿,换来曾璟高声的表扬。在曾璟充
满威胁的目光下,路盛也苦笑着吃完了自己的那份。

  曾少阳看着和睦的家庭,十分的欣慰,正准备夹几口菜,就听到曾璟的声音。

  「爸,就你没吃了,快尝尝!」

  曾少阳一愣,望着黑乎乎的鸡腿,假装很痛苦的吃了一口,老实说,里面的
肉质口感还不错,就是卖相稍稍差了一点。虽然几口就吃完了,但还是惹来曾璟
的埋怨。

  「老爸,你真讨厌,以后不做给你吃了。」

  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吃着晚饭。

  路盛在心里不停的感叹,不得不说,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几个钟头前还布
满了撕裂的欲望的那张脸,此刻却俨然一副贤妻良母的纯洁模样。当然,他也不
得不承认,这种强烈的反差却很容易让人上瘾。

  只是望着这张脸,路盛就不自觉的坚硬了。下午,没有最终完成射精的他,
此刻显得异常的焦躁和冲动。强压下内心的那股燥热,他开始用聊天来转移注意
力。

  「伯父,这周末我和曾璟准备去临市泡温泉,听说那里的泉水对您身体有好
处,如果您和伯母没什么事的话,要不和我们一起去吧。」

  「这」听到这话,曾少阳不由得与韩曼对视了一眼,「你们年轻人出去搞活
动,让我们老家伙一起去,不太好吧……」

  「没事儿的,爸」曾璟立刻说道,「一家人一起出去玩有什么不好的,再说,
曼姨可不老,你说你自己老就行,可别拉上我曼姨。」

  曾璟接上话后,路盛就没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望着曾少阳,但眼角的余光
却试图从韩曼的脸上寻找着什么。

  「小曼,你说呢?」曾少阳犹豫的问着韩曼。

  「我听你的。」韩曼温柔的给曾少阳又添了一筷子菜。

  「好吧,那就一家人一起去吧。」曾少阳摇了摇头,答应了。

  望着路盛笑的眯起来的眼睛里泛出的些许难以察觉的光芒,韩曼心中不禁涌
起了不好得预感。

  吃完饭,一家人又围着一起看着电视剧,说说笑笑,到处都弥漫着家的味道。

  星空闪耀,夜深了。

  两间相邻的卧室里,此刻,却都不约而同的上演着春宫大戏,只是剧情却天
差地别……。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