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花团锦簇】(09下)作者:凤隼

第一文学城 2020-11-15 03:04 出处:网络 作者:凤隼
              第九章接触下   一个小时之后,老四满头大汗地回来了,刚进门就说道:「徐少,他拒绝了。」

              第九章接触下

  一个小时之后,老四满头大汗地回来了,刚进门就说道:「徐少,他拒绝了。」

  「什么?」徐城放下手中的扑克说道,「他怎么说?」

  「他说咱们要是想打贺婉欣的主意就跟咱们势不两立。」

  「什么意思?」

  「他说贺婉欣是他看中的女人。」老四说道,「我刚提出咱们的要求他就发
火了,差点动手打我。」

  「还他妈有这种人?」徐城感到不可思议,「既然他那么在乎贺婉欣,怎么
还跟咱们要女人?」

  「我看他那样,没敢问。」

  张文海此时心情很好,对方如他所愿上钩了,之所以要拒绝,是为了弄清楚
他们的真实目的到底是广益集团还是贺婉欣本人。其实张文海基本能确定,广益
集团对孤芳会来说更重要一些,但即使真如他所料,提前亮出底线也能在一定程
度上更好地保护贺婉欣。

  疯子问道:「徐少,咱们怎么办?」

  「咱们的目标是广益,贺婉欣倒是可以给他。」徐城说道,「老四,你定个
地方,晚上我亲自会会他。」

  「鼎华饭店怎么样?」

  「可以,就鼎华吧,老三的店安全。」徐城说道,「今天晚上疯子跟我去,
老四,你带上人在隔壁包间等着,以防万一。」

  「李老板那里不用告诉一声吗?」疯子说道,「毕竟今晚本来是要去永兴的。」

  「李老板看人比咱们准,把他也叫上吧。」

  张文海见老四回来,便确定孤芳会的目标是广益集团,而贺婉欣的安全系数
大大增加了。

  「不是说过了,贺婉欣这件事上没的谈。」

  「不不不,我大哥说不会伤害到贺婉欣。」老四连连摆手,「他晚上七点在
鼎华饭店定了酒席,想亲自见见你。」

  「好啊,我一定去。」

  「那就说定了,今晚七点,鼎华饭店331号包房。」

  晚上,张文海故意迟到了十分钟,在饭店附近悄悄观察了一下局势,然后径
直走上三楼包间。

  「不好意思,不太认识路,来晚了。」张文海看见包间里有三个人,年纪都
差不太多,「你们三个谁是正主?」

  徐城首先站了起来,伸出手说道:「是我叫你来的,我叫徐城。」

  「张文海。」张文海和他握了握手,知道这个徐城没多少功夫。

  寄给自己的密信里就是徐城的照片,既然是B等级提防的人物,有必要稍微
评估一下实力。

  「你就是老四说的大哥?」张文海说道,「你能保证让我帮的忙不会对贺婉
欣有害吗?」

  「嗯,保证。」徐城拍了拍胸脯,「不仅如此,事成之后我还能保证贺婉欣
会乖乖躺在你的床上。」

  「这个条件还不错,她现在就把我当成个普通员工,我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徐城开始给张文海引见,「戴眼镜的这个叫林逸
洪,外号疯子。那边年长一点的叫李老板。」

  「李老板,真名呢?」

  「我就叫李老板,姓李名老板。」李老板也站了起来,「刚好我也做点小生
意,和这个名字挺配的。」

  「林逸洪。」张文海仔细打量了他,「我刚来硕渠的时候,就是你在跟踪我
吧。」

  「嗨,都过去了,不提。」疯子站起来说道,「他们一直叫我疯子,你这突
然一叫大名我还有点不习惯。」

  「那我也叫你疯子了。」张文海拉出一把椅子坐下,「都别站着了,坐吧。」

  桌子上的菜很丰盛,张文海没管他们,自己吃了起来。

  李老板感觉气氛有点尴尬,说道:「张兄弟喝酒吗?」

  「不喝。」

  「那抽烟吗?」

  「不抽。」

  「介意我点一根吗?」

  「介意。」

  「呃,哈哈,张兄弟果然快人快语。」李老板说道,「既然张兄弟饿了,咱
们就边吃边谈正事吧。」

  「叫我张文海就行,张兄弟听起来怪怪的。」

  「张兄弟是有本事的人,直呼其名未免太不礼貌。」

  「别,咱们就是合作关系,别乱攀交情。」张文海说道,「我不用你们交实
底,你们也省下试探我那份心,大家各取所需,你提要求我提条件,能谈拢就做,
谈不拢就散。」

  「既然是合作,总得相互了解。」徐城说道,「张兄弟回国坐的哪趟飞机?」

  「我不想告诉你。」张文海说道,「你可以让隔壁的人都来,试试看能不能
打得过我。」

  疯子说道:「说笑了,我们可不认识隔壁的人。」

  「包间门关着,里面有灯光却没有声音,不是埋伏我的又是什么?」张文海
说道,「你们的诚意我是领教到了,不过条件合适的话,咱们依然有合作的可能。」

  徐城问道:「二十五万美金,加一张浮光庄园会员卡,这价格合适吗?」

  「浮光庄园是什么?」

  「即将开业的私人休闲地,简单来说就是高档妓院。」徐城说道,「里面的
女人都是极品,玩法也很多,只能凭会员卡进出。」

  「这种地方我喜欢。」张文海说道,「我们可以谈谈下一步要做什么。」

  「第一步,要先对付杨克山。」李老板说道,「你杀了他的手下,他绝不会
轻易放过你。」

  「不放过我能怎么样?我又不怕他。」

  「当然,你本事大不怕他,可我们怕。」徐城说道,「如果我们不杀了杨克
山,他肯定会杀了我们。」

  「也就是说你们三个的命才值二十五万。」

  「不不不,你理解错了。」李老板说道,「这些是你杀死沈进的价格,等杀
死杨克山,我们还有重谢。」

  「多重的重谢?」张文海说道,「事先谈好价格,免得事后变卦。」

  「我们已经有了杀杨克山的计划,你的工作是在我们动手之前防止他先发制
人。」李老板说道,「到时候我们可能会频繁地联络你,让你做各种各样的琐事,
当然也会有真正有难度的工作,你看什么价格合适?」

  「也就是说一份不定时长的卖身契。」张文海说道,「一千万美金,接受不
了你们找别人。」

  「公平。」李老板说道,「等杀了杨克山,一千万立刻到账。」

  「嗬,孤芳会这么有钱啊。」张文海说道,「难怪你们想找贺婉欣的麻烦,
原来背后牵扯到商业利益了。」

  「你都知道什么?」李老板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过不影响咱们的合作。」张文海说道,「把钱和会员
卡给我,我走了。」

  张文海走后,徐城说道:「李老板,你看他有问题吗?」

  「倒像是个唯利是图的人。」李老板说道,「可他城府深,脑子也活,咱们
得小心别被他反咬一口。」

  疯子说道:「你说他以前捣乱咱们的那些事,会不会就是在显示本领,好让
咱们主动跟他合作?」

  「有这个可能,不过他的背景调查不能停。」李老板说道,「现在咱们有了
名字,应该能好查一些。」

  徐城问道:「张文海这个名字会不会是假的?」

  「应该不是,他没必要在名字上撒谎。」李老板说道,「这种谎言太容易被
揭穿,不如干脆不说。」

  夏末秋初,晚上还有些闷热,张文海独自走在街上,丝丝凉风吹过,他的心
情却好不起来。徐城他们在孤芳会的地位显然低于杨克山,但自己能够接触到的
最高级别也就是他们,这说明想要彻底铲除孤芳会,张文海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救命啊!抢劫!」

  尖锐的女声打断了张文海的思考,循声望去,一名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倒在
地上,一个男人正试图将她的挎包拽走。

  「别跑!」张文海大吼一声跑了过去。

  抢包的男人并没有试图反抗,而是扔下包逃进了夜色里,这条小巷没什么路
灯,张文海不准备贸然追过去,先查看女子的伤情比较重要。

  「楚冰!」看清女子的相貌之后,张文海有些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楚冰似乎有难言之隐。

  「贺婉欣不是给过你钱了吗?难道你还在做援交?」

  「不是!」楚冰连忙否认,「我是来做了断的。」

  「什么了断?」

  「我男朋友。」楚冰说道,「让我做援交就是他的主意,现在我不做了,要
跟他分手。」

  「你男朋友让你做援交?」

  「我男朋友吸毒。」楚冰说道,「他说有一家很好的戒毒中心,只是收费比
较贵,我这才帮他攒钱戒毒。」

  「被经纪公司骗也是因为这个吗?」

  「没错。可我发现他根本没准备戒毒,把我给的钱一分不剩全买了毒品。」
楚冰说道,「我跟他提出分手,他说想见我最后一面,我就来了。」

  「现在见面?这么晚?」

  「他说只有这时候有时间,所以我就来了。」楚冰说道,「谢谢你帮我吓跑
了抢包的。」

  「你男朋友住在这附近吗?」

  「就在前面不远。」楚冰伸手往前一指,「再有两三分钟就到了。」

  「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我们谈了三年多……」

  「不是问你时间。」张文海说道,「你们的肉体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

  「我只让他摸过一次胸。」楚冰红着脸说道,「再进一步的就没有了。」

  「好了,你去吧。」张文海心中大致有了把握。

  楚冰一个人上到四楼,敲了敲那扇已经有些破旧的防盗门:「启东,你在吗?」

  「楚冰,你来了。」开门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身高应该在一米九以上,相
貌十分英俊,只是少了些活力。

  楚冰毫无防备地走进屋里,却没发现男人在她后面悄悄反锁了防盗门。

  「启东,找我什么事。」楚冰进门后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楚冰,我们真的没可能了吗?」启东很自然地坐在她旁边,「我保证,以
后再也不吸毒了。」

  「这是你第几遍保证了?一百遍还是一千遍?我都听腻了。」楚冰说道,
「我不管你以后吸不吸毒,反正我跟你没可能了。」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不行。」楚冰一口回绝了。

  「那好吧。」启东面露凶光,直接将楚冰按倒在沙发上,开始动手撕她的连
衣裙。

  「启东,你干什么!」楚冰奋力抵抗着,但收效甚微。

  「咱们谈了三年,我非肏你一次不可。」启东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你放开!」楚冰的抵抗越来越微弱,只能大声呼救,「救命啊!」

  「叫吧,不会有人理你的。」启东已经将连衣裙上半身完全撕开,双手隔着
白色的蕾丝胸罩肆意揉捏着,「这么大的胸,也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摸过。」

  楚冰知道自己无法推开启东,便张开嘴狠狠咬在他的胳膊上,启东疼得大叫
一声,猛地缩回手,然后用尽力气回敬了一记耳光。楚冰几乎被打晕过去,全身
只剩下哭的力气,自然没有进一步地抵抗,纯白的连衣裙被完全撕掉,一具更加
洁白的完美肉体呈现在启东眼前。

  还剩下最后两片束缚,只要脱掉它们,自己就能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启东
正准备解开楚冰的胸罩,却突然听见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他只当是附近哪个熊
孩子玩弹弓打烂的,没有起身查看,而是继续之前的动作,将楚冰的胸罩脱了下
来。

  「嘿!」

  启东听见身后有男人的声音,扭过头却看见一只飞快的拳头,他被打得眼冒
金星,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当看到面前的男人只到自己胸口,一股无名的怒火瞬
间涌上心头。张文海没想到这个大个子的抗击打能力这么强,居然在正面受他一
拳之后还有还手的能力,于是他开始认真对待,毕竟看着楚冰几乎全裸的身体,
无助于弥补身高差距。

  可惜启东除了身材高大,再也没有别的优势。等楚冰恢复神智之后,她发现
启东正躺在地板上昏迷不醒,张文海则拿着一条毛巾向她走来。

  「来,先别动。」张文海扶着楚冰的肩膀,把冰凉的毛巾贴在她脸上,「冷
敷一下,不会肿得那么厉害。」

  「你怎么在这儿?」楚冰注意到自己的衣着,连忙用手挡在胸前。

  「本来能摸四个小时,现在看都不让看了。」张文海调侃道,「你先找点衣
服遮一下,警察一会儿就来。」

  「谢谢你。」楚冰拿过破烂的连衣裙,勉强裹在身上,「你怎么进来的?」

  「从窗户。」张文海说道,「利用排水管和防盗窗,很容易就上来了。」

  「你知道他会对我做什么,对吗?」

  「当然,否则我也不会悄悄跟着你。」

  「所以你才会问我和他进展到哪一步。」楚冰恍然大悟,「那时候你怎么不
直接告诉我?」

  「我怎么告诉你?『你别去找他,他要强奸你』。」张文海说道,「我这么
说你信吗?还是觉得我另有所图?」

  「我不知道。」楚冰低下了头。

  「你男朋友又高又帅,如果我不来,事后他再认个错,也许你就原谅他了。」
张文海说道,「他既然吸毒这么长时间,类似的情况不止发生过一次吧。」

  楚冰仔细想了想,觉得张文海说得很对,她抬起头问道:「我是不是很笨?」

  「无所谓笨不笨的,无非是个人选择的问题。」张文海说道,「只要你自己
觉得值,外人不好多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给你一个思考的机会,剩下的事你自己处理。」张文海打开房门走
了出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