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青葱篮球梦】第九章:借钱

第一文学城 2020-11-16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子龙翼德
作者:子龙翼德 2019/10/11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754 字   写在前面:近来的篮球事业还真得不顺,先是世界杯男篮失利,现在 NBA又

作者:子龙翼德
2019/10/11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754 字

  写在前面:近来的篮球事业还真得不顺,先是世界杯男篮失利,现在 NBA又
闹这么一出,感觉严重影响我的篮球激情啊,嗯,本章继续剧情,大概在11章才
会有肉,稍安勿躁。

               第九章:借钱

  「臭小子,总算想起姐姐啦?」电话那头传来钟神秀慵懒的声音,这会儿才
是早上 8点,钟致远刚刚早训回来,想来姐姐也才起床不久。

  「嘿,这不是前段时间军训吗,我这边也有点儿忙,今天周末,这不立刻给
你打过来了。」

  「说吧,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嘿嘿,哪能呢,就是离家太久,想你和老爹了。」

  「那你怎么不跟你老爹打电话?」钟神秀嘴角一翘,悠闲的躺在沙发上,一
双足有1米2长的白腿抬了起来,正架在沙发的靠背上,以让自己躺得更为舒适。

  「这,这不是和你有些话说嘛。」钟致远「厚颜无耻」的傻笑两声:「姐,
我想找你借点钱。」

  「嗯?」钟神秀倒是没有太过惊讶,左腿稍稍一抬,右腿一屈踩在了沙发上,
却是在空中翘起了二郎腿:「说吧,多少?」

  「嗯,是这样的姐,我一个同学她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她爸半个月前从高空
坠落,断了四五根肋骨,肺部挫伤,哎,挺惨的,手术费这边差十万块钱,我想
帮她。」

  「致远,」钟神秀的眉头稍微皱了起来。

  「啊?」钟致远应了一声,倒是有些心虚。

  「钱是小事。只不过你也这么大了,有些东西需要自己的判断,当然,能帮
到别人,也是好事。」

  钟致远脑中浮现起温雪柔弱的身影,想起她那无助的眼神,尤其是想到她为
了这个竟是差点走上了这么一条歪路,心中已然有了主意:「姐,我觉得我应该
帮她。」

  「好好好,」钟神秀温柔一笑:「还记得我之前给你的那张黑卡不?」

  「啊,记得。」

  「你拿着卡,在地上搜一个叫『紫云茶庄』的地方,会有人给你钱的。」

  「噢,好的。」钟致远挂上了电话,从行李箱里掏出了那张通体漆黑的磁卡,
心中却是不禁猜疑起来:「姐姐这几年老是这么神秘,也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多钱?」
正想着,晓雨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一想着昨晚的荒唐行径,钟致远不禁又有些
头疼,连忙接过电话。

  「喂,晓雨,昨天我跟他们去喝酒了,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喝多了,
我…」

  「好啦,没事的,我们昨天也喝了点酒,你是不知道,萱姐可厉害了,我现
在都还有点晕晕的。」晓雨的声音娇憨可爱,却是带着几分清晨的慵懒。

  「啊?你们,你们宿舍都去了吗?」钟致远突然想到了那个自己守了一晚上
的「失足少女」,也不知怎么的,似是而非的问了出来。

  「也没有,雪雪她爸爸生病了,她去医院照顾了就没来…」

  「哦哦,好吧,她,回来了吗?」

  「嗯,早上才回来,看起来有点累。」

  钟致远顿了顿,随即想起取钱的事,编了个理由:「晓雨,我这边中午还有
点事,就不陪你吃午饭了,下午回来再找你。」

  林晓雨自是不会多想:「好啊,那我就陪萱姐她们了,对了,咱们晚上还练
球吗?萱姐说后天就开打了,想趁着周末加练一下。」

  「好好好,我去市里取个东西,我姐给我寄的,取完就回来联系你们。」

           ***  ***  ***

  分割线

           ***  ***  ***

  「紫云茶庄」,这么一个安谧优雅的茶庄居然是坐落在深海的高新技术园区,
四周不但车水马龙,更引人注目的还是茶庄对面那幢高楼——冠雄大厦。

  这栋高楼可不一般,甚至可以说是闻名全国, 100层的高楼在哪里都是这么
显眼,而这栋伴随着全国目前形势最好的智运集团而崛起的冠雄大厦,自然是影
响不凡。只可惜钟致远对这些金融大佬兴趣不大,只是稍稍对着大厦望了两眼便
向着眼前的茶庄走去。

  「您好?先生,请问您有会员卡吗?」刚一进门,便有一名穿着得体的男礼
仪上前问候,看这架势,这茶庄倒还不轻易对外开放。

  钟致远从兜里取出那张黑色的磁卡,递给男礼仪问道:「是这个吗?」

  男礼仪职业性的笑容突然间一愣,抬头仔细看了钟致远一眼,面色有些惊讶:
「额,你稍等,我得去上面问问。」说完便匆忙的向着二楼走去,只留着钟致远
错愕的呆在原地。

  还好只过了一分钟,钟致远便听到楼梯传来的脚步声,那位男礼仪在前,身
后却是走来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女人同样穿着一身职业化的工装,见着钟致远
便笑了起来:「你就是秀秀的弟弟小远吧?」

  「啊?你是?」钟致远有些懵,但既然是姐姐的安排,那她能认出自己倒也
不稀奇。

  「叫我玉姐就好啦,你跟我来。」玉姐倒是个自来熟,见着秀秀的弟弟长得
倒是俊俏,心里自然多了几分好感,这就把钟致远向着楼上引去。

  这紫云茶庄里面倒是一派古典,纯中式的装修,到处可以闻到轻柔的红木淡
香,一路走来,倒好像也没有几个客人,玉姐将她引到一处雅座包厢坐好,接着
又从外头端来一杯清茶,热情的递到钟致远的手里:「小远啊,玉姐我呢和你姐
差不多大,你姐让我以后啊多照看着你点,所以我以后就把你当自己弟弟看咯,
嘿嘿。」

  「好啊,玉姐,」钟致远笑了笑,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拒绝的话:「不知道我
姐跟你?」

  「我们是同事啦,都是给老板打工的,嘿嘿,」玉姐面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
容:「听你姐说,你要十万块啊?」

  「嗯,玉姐,我一个同学的爸爸出了点事…」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啊?」玉姐倒是不关心什么事,反倒是一副了然于心的
样子:「估计还是个美女吧?」

  「啊?」钟致远被她说的摸不着头脑:「是个…是个女生。」

  「玉姐懂的,」玉姐一面娇笑着,一面伸出手来,摊开那雪白的手掌,除了
先前那张黑卡,却是赫然多出了两张银行IC卡:「喏,这里面一张卡里十万,多
的一张算是玉姐的见面礼啦。」

  「啊?这怎么行。」钟致远连连起身,长这么大他虽然手头不怎么缺钱,可
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大的数目,更何况居然是个才认识几分钟的陌生人。

  「行啦,追女生要花钱的,」玉姐一把将他手给掰开,直接塞在他手里:
「来,留个号码,没事的时候就过来坐坐。」

  「这?」钟致远面露难堪之色:「玉姐,我,真不能拿这钱,我也不是追女
生,就是想帮帮她。」

  「嘿,你还害羞了,那这样,你要不想追她,那就追我呗,嘿嘿,下次来的
时候给姐买点好吃的好玩的,就算姐没白疼你。」

  钟致远无奈的笑了笑,实在不知道姐姐怎么会有这么怪的朋友,但既然话说
到这份上了,他倒也不好推辞,收下卡,互相留了个号码,在玉姐热情下喝了几
口茶才从茶庄出来。

  「小远还没车吧?要不要姐姐送你。」

  「啊,玉姐,真的不用了,我,我自己坐地铁回去。」钟致远苦笑一声,倒
真有些不适应这位玉姐的热情。

  「坐什么地铁啊,跟姐来,姐送你过去。」玉姐说着就要拉着钟致远向着地
下车库里走。

  「叮叮…」一声轻响倒是止住了玉姐的步伐,玉姐自兜里拿出手机,笑容稍
稍一紧,可不过一秒钟便恢复了先前的热切:「小远啊,那你自己回去吧,玉姐
这边忽然来了点事情。」

  「嗯嗯,好的,玉姐你慢慢忙,今天已经麻烦你很久了。」钟致远暗自松了
口气,要真被她开着车送回去,万一被晓雨给看到了,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望着钟致远远去的背影,玉姐这才划开手中响个不停的手机,面色瞬间变得
凝重起来:「喂?老板。」

  「紫鱼,黄山牺牲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异常沉重。

  玉姐的手颤了颤,双唇微微抿动,强忍着心中悲楚:「什么时候的事?」

  「刚刚接到的消息,深海国际大桥底下发现的尸体,确认是他。」

  玉姐没有说话,只是另一只手已是捏得咯吱作响。

  「上头决定了,智运的事先缓缓,你这段日子继续守在那里,等咱们的人手
齐了再说。」

  「他们都很忙?」玉姐径直问道。

  「嗯,如今是特殊时期,他们都有任务,」电话里的语音突然顿了顿,忽然
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接着说道:「紫鱼,我知道你想报仇,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等他们忙完了,我派人过来你那边,不会让黄山白白牺牲的。」

           ***  ***  ***

  分割线

           ***  ***  ***

  「你…你在哪呢?」在学校里,温雪又穿回了她的那身粗布格子衫,倒是显
得有几分土气,可她眼眸里闪烁着的明媚倒是不容掩盖,配上她那小心翼翼生怕
别人瞧见的模样,倒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接到钟致远的电话,她便心中惴惴不安,她从来没有想过,对她那贫苦的家
庭而言望尘莫及的数字,居然半天功夫就被人解决了,一想到自己差点走上了那
条不归之路,心中不由又生出几分庆幸,只觉着好像天无绝人之路一般,父亲有
救了,她,也有救了。

  「嘿,在这!」钟致远从身后钻了出来,恰好站在了温雪的跟前,倒是把温
雪吓了一跳。他此刻穿的是一身球衣球鞋,一身精壮的肌肉尽数展露,贴得如此
之近,那叫人悸动不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温雪俏脸一红,下意识的退了半步。

  他们约的是学校里另一个校区的咖啡厅,钟致远想了个办法,先是打电话约
着晓雨她们练球,让她们先去球场等着,自己便趁个空荡约着温雪出来,将手中
的卡递给温雪:「来,这是给你的,以后,再也别去那地方了。」

  温雪望着手中的IC卡,只觉着这冰冷的小卡片突然间变得滚烫起来,鼻尖一
簌,眼泪便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诶诶诶,你别哭啊,你这一哭让人看了怎么想。」钟致远赶紧止住她的哭
声。

  「谢谢。」温雪清了清嗓子,可依然没用什么效果,带着些沙哑的哭声说道:
「我,我毕业依旧努力挣钱,我一定还你。」

  钟致远点了点头,倒也没拒绝她的承诺:「行吧,你快去医院吧,我这边还
要陪她们去练球,就不多陪你了。」

  「嗯,好,你去吧,我这就去医院。」温雪应了一声,不再多说,就这样看
着钟致远告别向着球场走去,看着他高高的身影,温雪一时间有些痴了,心中不
禁想着:若是昨天他没有醒过来…旋即又想起宿舍里那位纯真无邪的小妹妹,苦
涩的心灵瞬间一阵酸楚,温雪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站起身来向着校门口走了出去。

  短暂的咖啡厅之约落下帷幕,本应是二人心中不为外人所知的小秘密,可却
并不如他们所想的那么隐蔽,咖啡厅的另一侧角落里,一道狡谐的目光闪烁,似
是已将一切看在眼里。

           ***  ***  ***

  分割线

           ***  ***  ***

  「喂,张科长,我是先前跟你联系的小叶…」

  「哦?是你啊,不是说让你联系法院那边吗?你这是诉讼刑事案件,主要还
是靠法院那立案的。」

  「是是是,张科长,我昨天按您的指示联系了法院的李副院长,可他说案件
涉及到公安系统内部,还需要你们检察院的公文批示,您看什么时候…」

  「这个老李啊,还真是…这样吧,我这几天有点忙,你过几天再来找我吧。」

  「可…可是…」电话这头的叶诗翩有些焦虑:「张科,之前那位和我联系的
岳姐好像说检察院是可以立案的。」

  「那你去找她啊。」电话那头声音听起来有些不悦。

  「不是,张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叶诗翩心里愁苦万分,自那日与岳
彦昕见面之后,本以为这件事会很快有个结果,可谁想着岳彦昕电话过来说是有
接了个紧急任务,这桩案子交给了如今耳边这位张科长来跟进,自此之后音讯全
无,连电话都打不通了。而这位张科长却是与岳彦昕的热情关怀完全不同,一上
来就打着官腔,竟是让她兜兜转转去找法院,把她们当皮球一样推来推去。

  「要我说啊,你就跟老李好好说说,应该就会给你立案的,到时候咱们才好
调查嘛。」电话里的声音稍稍缓和,旋即又是熟悉的那句:「好了,小叶啊,我
这边还有事先挂了,回头咱们再聊。」

  「嘟嘟嘟嘟…」

  刺耳的忙音响起,叶诗翩颤抖的放下手机,望向身旁陪着自己的妹妹,苦涩
的摇了摇头,面上柔滑的肌肤微微皱起,似是想挤出几丝笑容来宽慰妹妹,可心
头的痛楚深入人心,她终究是挤不出来,双眼只微微一闭,眼泪便止不住的滑落
下来。

  「姐姐,他们…」叶红雾见着姐姐这副失了神的样子,心里哪里能不急,赶
紧一把搂住了姐姐,轻轻问着:「姐姐,你别哭啊,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没用的,那是厅长级别的,整个深海,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得罪得起,我们
是什么人啊,我们就是这大城市里的浮萍…」叶诗翩哭诉着,虽是不比那日苦难,
可这心头的大山却是越压越重:「我好恨啊!」

  「姐姐,你别想不开,没事的,你还有我,还有爸妈,要不,我陪你回家休
息段时间吧。」

  叶诗翩闭了闭眼,稍稍推开妹妹的怀抱站了起来:「你又是班导,又要准备
考研,聂云他比赛也快了,哪里有时间陪我回去。」

  「可是,姐姐,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叶红雾了解姐姐,姐姐虽然看起来有
些柔弱,可骨子里却是天生要强,自小认定了的事就是怎么劝也拉不回来,也因
为这样,大学里也没能找个合适的男朋友,如今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真有可能
干出点傻事来。

  「你这样陪着我也不是办法,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我想一个人睡会儿。」

  叶红雾轻轻「嗯」了一声,又朝着房间里望了望,想着房里早早被自己收起
来的剪刀等危险品,应该是确认着房间里再没有什么危险,点了点头,这才缓缓
走出。

           ***  ***  ***

  分割线

           ***  ***  ***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洒落在房间里的时候,本应熟睡的叶诗翩却依旧挣扎通
红而又惺忪的双眼,本是年轻美丽的深海校花,本是落落大方的电视台主持,此
刻却是变得憔悴无力,青春的朝气在她身上找不到半点光彩,仿佛一夜之间变成
了个白发魔女,满是伤痛。

  叶诗翩一宿没睡,每当她睡意来临合上双眼,眼中总会浮现出那头恶熊向他
扑来的场景,她仿佛置身于一片迷宫之中,每每寻得出口,那恶熊便正守在那里,
一次次的希望燃起,一次次的希望扑灭。就在这样的痛苦折磨中熬了一宿,哪里
还能有什么精神,叶诗翩自床上坐起,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才刚刚六点,天色刚
刚放亮,街道上却已隐隐有着些许环卫在做轻扫,叶诗翩嗅了嗅鼻,轻轻的打开
了房门。

  妹妹还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想来也是在担心自己,叶诗翩轻手轻脚的迈过客
厅,连洗漱都已不想去弄,打开了出租屋的小门,径直便向着外头走去。

  她要去的地方离家不远,越过两条马路,眼前便出现了「深海大学」的校门,
这是她的母校,住在这附近,她总是时不时的回来看看,她特别喜欢那片青山湖,
在那里,她仿佛能寻找到自己当年的影子。

  她家境一般,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有些穷困,毕竟培养着两个女大学生的开支
也是不菲。叶诗翩好强,自进入大学的第一天起便选择了播音主持这个方向,初
时她的普通话还有些家乡口音,为了练好,无数个清晨她都在青山湖畔独自发声,
为了未来的路,她逼着自己去了解各项体育赛事,大学四年,她拒绝过许多男生
的爱慕,对她来说,带着妹妹在这座城市站稳脚跟才是重中之重。于是乎,她一
路奋发,终于是靠着优异的成绩和表现被深海电视台录取,才毕业一年时间便已
经开始有了跑散场的待遇,按照她的估算,再过五年,她就能登上更大的舞台。

  这算是站稳了脚了吧,然而在尊严面前又有什么用呢?

  一想起那个夜晚的噩梦,叶诗翩就恨得牙关紧咬,浑身都是一阵颤抖,忽然
之间,她觉着自己有些孤独,要是这个时候,有个爱我疼我的人在身边陪着我?
要是那个时候,有个高大威猛的人站出来护着我?然而没有那么多的如果,青山
湖依旧清澈安静,朝阳微微升起,湖水周围的草坪还带着些许朝露,一切的一切
在叶诗翩看来都是那么的美好和惬意。

  「再见了!」叶诗翩的脑中终于是生出这样一句台词,仿佛酝酿许久,又仿
佛是突然萌生,她自己也琢磨不清楚,她一步步的向着湖水走去,悠然而神伤。

  「再见了妹妹,再见了世界!」叶诗翩轻声呢喃了两句,双脚已是走到了湖
畔边缘,拖鞋缓缓踏入水中,一股凉意传来,但她却已没有半点退缩。

  「诶,你干嘛啊?」便在叶诗翩正要迈步之时,身后骤然传来一道男声,叶
诗翩一个踉跄,还落在岸上的脚突然一滑,竟是「扑通」一声坠入湖里。

  「诶诶…」岸上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唤,叶诗翩已是听不真切,虽然是失足坠
落,可毕竟也已是如她所愿坠入水中,感受着水中窒息的压迫感,叶诗翩淡漠的
心突然之间生出了几丝畏惧,突然,水中猛地传来一声炸响,叶诗翩只觉着背上
不多时传来一阵力道,只听得「轰隆」一声,已然沉入湖底的她居然被人抱了起
来。

  无数的水滴自身上坠落,叶诗翩浑身湿透,一脸茫然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是他?

  是那个曾经为他解过围的少年!

  他为什么在这里?

  钟致远自然不能立刻回答他的问题,他一早醒来正要去球场练球,可经过青
山湖畔之时却是隐约望见一个穿着睡袍的女人摇摇欲坠的,像是喝多了酒一样,
钟致远看得仔细,当看到这女人果真是冲着青山湖而去的时候,钟致远哪里还顾
得上许多,「扑通」一声便坠入水中救人要紧。

  「呼,呼…」钟致远狠狠的呼了几口气,好在自小练过游泳,这湖水也不算
太深,饶是如此,从水里抱个人起来还是得费上些力气。

  「呕…」二人才刚刚上岸,叶诗翩便觉着腹中积水涌动,脑袋一偏,嘴中便
吐出一道水箭,钟致远连忙将她放下,轻轻的替她拍打着后背,好让她缓过气来。
可这一翻身才发现不对,叶诗翩早上出门哪里顾得上收拾,这一身白色睡衣沾了
水立刻紧紧贴住肌肤,不但将她那身曼妙身材勾勒出来,更严重的是,她那背后
两道胸罩扣子的勒痕也是显露无疑,而钟致远好巧不巧的偏偏手拍打在那根系带
上。

  「别…」叶诗翩虽然是精神恍惚,可一旦触及到她那隐秘之地却不由得下意
识的缩了缩身子,整个人蜷缩起来。

  「对,对不起啊。」钟致远无奈的摸了摸后脑勺,模样有些拘谨。

  「不是,我,你,」叶诗翩有些语无伦次,她心中强暴的阴影犹在,对这轻
微的触碰都有些敏感,可她也并非是非不分的人,当然知道钟致远的好意,愣了
半天,才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啊?我,」救人自然不需要理由,钟致远正要说只是路过而已,可侧目之
时却突然觉着这女人有点熟悉,不由得将头凑近了些,这才惊呼着:「你,你是
那位?」

  叶诗翩抿了抿嘴,心中百感交集,不知怎的,她突然有些不想承认,她多么
希望此刻的自己还是那个舞台上光鲜亮丽的主持,多么希望,一切的一切还没有
发生。

  「学姐?」钟致远的呼唤打断了她的思路:「学姐,有什么想不开的啊,我
送你回去吧。」说着便要扶她起来。

  磁性的声音传入叶诗翩的脑海,她突然有些不舍得,不舍得就这么离开,叶
诗翩沉吟几许,突然间抬起头来望着这个比自己小很多的男生:「借下你的肩膀
给我把。」

  「啊?」钟致远还未反应过来,美女主持便已靠在了她的肩头,没有像他想
象中的嚎啕大哭,反而是把眼睛闭上,静静的靠着,一动不动。

  「学姐,我不知道你受了什么委屈,可你还年轻啊,还有很多的梦想要实现
的,」钟致远不太会安慰人,但却也能将心里的话说出来。

  「梦想?」叶诗翩呢喃了一句,她突然很想和这个男生说上几句。

  「对啊,我小时候看我爸爸打球,就觉着他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就梦想着
有一天能跟他一样打球,可到后来训练,我被折磨得要死了,可心中有着梦想,
咬咬牙也就过来了,记得小学六年级一次比赛,我们班最后时刻还领先一分,结
果我一个失误给运丢了,最后愣是给对手翻盘了,当时所有人都对我失望,我差
不多也有想死的心了…」

  「那,那后来呢?」

  「后来?还不是就这样了,还能真死了呀,继续练球呗,到初中的时候约那
些对手打球,他们都打不过我了,虽然输了那一场比较可惜,可过去了也就过去
了,未来,我还有很多球赛要打的。」钟致远轻轻一笑,事情过去多年,回味起
来却是有些云淡风轻。

  「嗯…真好。」叶诗翩点了点头,这些浅显道理她自然是明白的,这些天来
她无时无刻不再告诫着自己要向前看,可是她终究不能说服自己,可今天,她突
然好像想通了些。

  「姐姐!」叶诗翩正回味着少年的话,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急斥,回头一望,
却见着叶红雾与聂云两人一齐扑了过来。叶红雾睡得不深,手机闹钟一响便突然
惊醒了过来,见着房门大开,猛的意识到不对,急忙呼出男友一起寻找起来,万
幸的是,他们两个一出门便直扑着青山湖,倒是没有太费周章。

  「姐姐,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啊这是?」叶红雾一眼就看到姐姐浑身湿透,
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一把将她搂住,趴在她身上狠狠哭了起来。

  「班、班导?」钟致远看着叶红雾,有些吃惊。

  「诶?钟致远,你怎么在这?」叶红雾自然认得自己班上的学生。

  「我刚好路过,看见她…」

  「是他救得我。」叶诗翩叹了口气,却是缓缓站了起来:「走吧,回去吧。」

  「姐姐?」叶红雾还有些一头雾水。

  「走吧,我不会做傻事了。」叶诗翩言语庄重,倒真像是恢复了几分神采。

  叶红雾望着她的面容,心中依然有些担心,但既然姐姐想要回去,那她自然
要跟着,当下拍了拍钟致远的手:「钟致远,谢谢你啊,我先去管她,改天,改
天我再感谢你。」说着连忙向着早已走了几步的姐姐追去。

  聂云看了一眼愣在草地上的钟致远,不由得露出几分笑容,同样的学着叶红
雾的模样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谢谢你了,」言罢亦是朝着两女方向追
了上去。

           ***  ***  ***

  分割线

           ***  ***  ***

  下午四点,文学院篮球场高挂着「文学院15级迎新篮球赛」的横幅,作为深
海学院的最早办迎新赛的学院,围观的新生们早已将球场围得水泄不通,钟致远
来得早,在他的指引下,晓雨班上的队伍早早开始了热身。

  「嘿,看她们那模样,还像点样子诶,」围观着的男生们自然少不了一番玩
笑,女子篮球在国内受众很低,高中阶段校园里很少有女子篮球比赛,到了大学
里看到这么多穿着运动服的女生在那跑动运球,柔柔弱弱的身子在那耍着花枪,
自然让人有着耳目一新的感觉。

  「哟,还会上篮呢!」围观人数一朵,素质便有些参差不齐,少不了有些素
质低的在旁边吹着口哨,然而队员们却是毫不理会,这些天她们跟着钟致远一番
苦练,早已将这些闲言碎语看得清淡许多。

  「来了,来了!」也不知是谁开始一声呼喊,众女抬头望去,却见着一群同
样穿着球衣的女生们走了过来,看那球衣上面写着的队伍字样,赫然正是她们今
天的对手——汉语言 3班。

  「这,这么高啊,」站在钟致远身边的温雪小声的念了一句,心中不由得替
晓雨她们担心起来。钟致远同样也是皱起眉头,虽然也知道晓雨队伍里的身高一
般,最高的也就是张萱晓雨这样的,也才 165左右,可想着是女生比赛,应该差
距不会太大,可这一瞧对面,迎面走来的就是两个1米7的大高个子,尤其是其中
一个,那身板,说个 180斤都不嫌夸张,另外一个虽然轻便,可一看那套武装到
牙齿的运动装备,显然也不是个善茬。

  收起心中的无奈,作为教练,钟致远自然不会将压力带给球员,他拍了拍手,
示意着队员们靠拢过来:「来来来,都热身好了吧,比赛快开始了,我给大家交
代一下。」

  「她们有身高,那今天我们就打速度,把我先前教你们的快攻战术打起来,
大家放松心态,不要害怕,打球就是这样的,你拼得越凶,对面就越乱,这样,
待会儿张萱你盯那个 10号,胖的那个,晓雨你先盯那个9号试试,剩下三个你们
自己分,方颐你得多跑动,今天能不能赢还得看你…」

  「嘟」的一声哨响,钟致远正好吩咐完毕,向着张萱示意了一下,张萱默契
的点了点头,旋即在人堆中伸出一只白净的手来:「来来来,一、二、三…」

  连带着钟致远与林晓雨,十几只手一齐搭在了张萱的手上,异口同声的喊出
了那句:「加油!」

  伴着张萱的一马当先,林晓雨,孔方颐还有另外两名队员一齐走了上去,步
伐昂扬自信,在这一刻,她们都不是文学院的窈窕淑女,篮球场上,只有敢于拼
搏的女运动员。

  比赛正式开始!

  「走!」篮球才刚刚向空中抛出,对手10号便是一声怒吼,所有人几乎还没
进入状态,这个大胖妞便已是跳了起来,她跳得不高,有些笨拙,可凭借着碾压
的高度和精神状态,张萱还没有反应过来,球已经落入了「10号」的手里,可接
下来发生的情况却是让人大跌眼镜,这个「10号」显然是早早预料到自己会抢到
开球,她急切的想要将手中篮球扔向前场的队友,可一时间脚步不稳,竟是拿着
球连走了好几步才将球给扔出去。

  「嘟!」哨声响起,裁判示意,走步违例。

  「哈哈,哈哈…」这一下可把围观的人群给逗笑起来,这个「10号」看起来
威猛,可基本功实在太差,连基本的运球都有些不稳。

  然而晓雨班上这边却也好不了多少,晓雨站在边线将球发出,接球的队友正
要运球,可一下子四周突然冒出三四个防守人,这可一下子乱了阵脚,四周被包
得严严实实,她没有甩开对手的能力,自然也就无法将球传出。

  「啪」的一声脆响,却是对面的「 9号」突然出手,一巴掌打在了晓雨队友
的手上,篮球立时掉落下来, 9号一鼓作气,竟是拿着球毫不犹豫的向着对面篮
筐冲去。

  「打手了啊!打手了啊!」场下的队友们立时呼唤起来,可裁判根本未做理
会,虽然刚刚这一球近在眼前,他也能看出是打手,可篮球吹罚哪有这么简单的,
就算是男生,这种程度都可吹可不出,换做女生,裁判自然要将吹罚尺度降低一
些,不然这比赛断断续续更没法看了。

  「哇哇哇哇…」场下突然传来一阵惊呼,所有人目光对准了那位 9号,她抢
过篮球便一个劲儿的朝着晓雨这边的篮筐冲了过去,那运球速度,夸张的步伐,
感觉比很多男生还要有冲击力。

  一步、两步,上篮——篮球在篮板上转了一圈,却是并未如她所料一般滑入
篮网,而是稍稍偏出,自篮筐的另一侧落了下去。

  「诶,可惜。」

  「呼,好险!」钟致远身边的队员们纷纷舒了口气,然而钟致远的眉头却是
皱得更紧: 1米70以上的身高,运球稳定,不但会上篮,还会快攻时候不减速的
上篮,虽然这一球没进,可她展现出来的基本功便已经说明问题,这是个专业的,
至少是打过几年比赛才能练出来的水平。正如他先前所料,这个一身运动装备的
9 号,才是她们今天的最大麻烦。

  「啊~」这边晓雨队员们才刚刚发球,对面的防守已是跟了过来,对女生而
言,独自运球过半场都已不容易,更何况是有人逼迫着防守,一时间运球人方寸
大乱,林晓雨急匆匆的跑了过去,这才将球接了过来,可她还未起步,突然眼前
便冒出一尊巨大的身影—— 9号!林晓雨有些害怕,本就不稳定的脚步这时候变
得更加凌乱,这会儿功夫,对手的几个防守人又是扑了过来,本来还算灵活的林
晓雨突然之间被这阵仗吓得不知所措,抱着球左推推右转转,实在是找不到分出
来的路线。

  「晓雨,别怕,」张萱突然高喊了一声,林晓雨这才听到声音,猛地跳起,
使出自己最大的劲儿将球向着张萱的方向扔了出去,可身在人堆之中,她所用的
全身力气推出去的球却是有些泱泱无力,对手的10号突然冒了出来,稳稳的将球
从张萱身前拿住,猛地一甩,篮球向着远方奔走,而与此同时,那位 9号却已早
早的开始了快下。

  「又是她!」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里,这个 9号仿佛与所有人都不在一个档
次,快速甩开身位,恰好跑在篮球所传的位置,接球,稍稍稳了一秒,运球推进,
又是一个快攻大三步。

  「唰~」篮球打在篮板内侧,轻松滑入篮网之中,比分0:2!

  「她是谁啊,怎么,怎么这么厉害啊?」人群之中响起了一阵狐疑,所有人
的目光都被这位 9号吸引,虽然才0:2,可胜负,似乎已经见了分晓。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