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约会大作战

第一文学城 2020-11-16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冰凌宇
作者:蕾米大人 字数:10325   「士道……」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自己所深爱着的那个人,周围开始围起了如此之多
作者:蕾米大人
字数:10325


  「士道……」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自己所深爱着的那个人,周围开始围起了如此之多
的女孩子呢。那些家伙,是精灵,不是人类。和她们在一起,对士道没有任何好
处……也许未来士道也会被她们所伤害,可是,自己却阻止不了。

  折纸茫然地躺在宾馆的大床上,无神地看着天花板。豪华的床铺上四处扔着
拆开的避孕套,少女雪白的身子上,仍然粘着尚未干涸的精液。一只腿上还套着
被撕破的白丝袜,带着精液的蓝白胖次仍然挂在脚边。

  「好想你啊,士道。」

  果然,自己最爱的还是他呢。

  无论是怎么样激烈的交合,亦或是如何的糟蹋自己,都无法冲淡自己心中的
炽热情感。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折纸不明白,明明她已经用上了所有可以勾引男性的技巧,为什么士道就是
不会喜欢她呢……哪怕只是肉欲也好……她好想,和他在一起。

  如海洋般湛蓝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抹悲伤,折纸懒洋洋的床上爬了起了。这一
次的援交对象,是某个接近五十岁的中年大叔。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对方的精
力同样旺盛。从她身上还粘着的精液就可以看出来。味道……也就是一般般吧。

  她轻轻地用指尖从避孕套里蘸了一点精液送入口中,面带红晕的舔了舔。

  其实……这样的自己,也配不上那样完美的士道吧。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那个时候,那个精灵毁灭掉自己的生活的时候吧。
那个时候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完善的灾后处理福利……没有办法活下去的自己……
想要再一次见到他的心情……

  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啊。

  明明进入了ast部队之后已经可以停下这种事情的。但是是从什么时候开
始,自己已经离不开男人们的爱抚了呢?想要被滚烫的肉棒抽插,想要吃下腥臭
浓厚的精液……哈啊……

  身体依然有些发烫,仅仅是想想这些事情,折纸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有发
情的迹象了。她并不是在开玩笑,之前和五河士道约会的时候,如果士道表现了
出了哪怕一丝「想要」的意思,她都会缠上去推倒对方的。可是……可是……

  果然还是做不到吗。

  被阻拦着,无论是那个叫五河琴里的自称是妹妹的家伙还是自己的心里……
都在阻拦着……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她迷茫地从床上爬起,把已经被撕破和弄脏的丝袜还有内衣扔下。少女赤裸
着的身体无比曼妙,面带红晕,含住自己的手指。即使是70岁的老人,想必看
到了这一幕也会无比兴奋。而折纸则默默地对着落地镜看了看自己,随后,慢慢
地向着卫生间走去。

  「哗啦。」

  没有用浴缸,她只是站在淋浴间,用冷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一如既往,做
完了之后会有点后悔,不过……下一次一定还是会这样做吧。如果是,再一次被
他拒绝了的话。

  被水打湿的银发黏在折纸的眼帘上,微微模糊了她的视线。其中,会不会混
着泪水呢。

  ……

  「……」

  一如既往的,折纸早早地起床,早早来到了士道家前的十字路口。一如既往
的看到了士道带着那个叫夜刀神十香的精灵去上学,一如既往的包含着愤怒和嫉
妒跟在他们的身后。

  为什么不是我呢?

  明明我更爱他才对。

  就因为你们是那些可恶的精灵吗?

  她很想直接穿上显现装置去和对方厮杀,但是看到自己所爱之人那样的眼神
……折纸已经做不到了。

  她已经不是一个战士了。何况那个叫做五河琴里的家伙说的也不是假话,自
己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五河士道和夜刀神十香说说笑笑地走着,十香宛如一个充满了好奇的小兔子
一样,蹦蹦跳跳。而士道则温柔地摸着她的发丝,就好像是在照顾老婆一样宠溺。

  明明那里,应该是自己的位置才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一定有什么错误
才对。

  嫉妒和悲伤焚烧着折纸的内心,但是她依然面无表情。幼时的遭遇已经让她
磨砺出了如何不把自己的心理情绪明显地表现在脸上,而是深深地藏在心里。

  如何……应该如何去做……

  她不知道。

  「那个,鸢一同学?」

  在走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有迟疑的男声从自己的身后响起。

  「?」

  折纸默默地转过了头看了看对方,是个陌生的,不认识……好像是班里的某
个男生?

  她没有在意,转过了头。她并不准备理会这些家伙,她只想多多的看一看自
己喜欢的那个男孩子……然后,至少是沉浸于幻想一样的活着……

  「我觉得……你可能要看一看这个东西……」

  她再一次不耐烦地回过了头,随后,眼瞳骤然一缩。

  男孩子竖起的手机上,似乎是用很别扭的角度拍下了一张照片。虽然有些模
糊,但也同样是可以看出来,鸢一折纸的样子。她带着诱惑的笑容,挽着大叔的
手臂,向着酒店的内部走去。

  「这是……昨天下午……我看到的……」

  男学生有些畏畏缩缩地说道。鸢一折纸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但是周围的气氛似乎渐渐冷了下去。

  「你想做什么?」

  「鸢一同学肯定……不想看到这些照片被散播出去什么的吧……所以……」

  「你想不想赌一把?」

  「啊?」

  「你可以赌一赌,是你敢把这些照片散播出去,还是我先把你的家人杀光?
还是,我把你的四肢砍断,再扔到蚂蚁窝里?」

  「唔咿咿?」

  被杀气所笼罩的男同学根本没有见过这种架势,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而已,和鸢一折纸这种能和精灵厮杀的ast精锐可不一样。冰冷的话语完全不
像是在开玩笑,他的双腿一软,猛然间跪在了地上。

  「……切。」

  鸢一折纸不屑地撇了撇嘴,回过头的时候,五河士道和夜刀神十香的背影已
经消失在了教学楼之中。

  ……好烦。

  她转过身子,默默地看着正发着抖,想站起来的男同学。

  「我给你一个机会。」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啊?」

  「我给你一个机会。五十万日元。一天时间。明白么?」

  折纸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淫靡和诱惑的笑容。

  「援交啊,你不就是想和我做这种事情么?」

  她圈起了自己的左手,又用右手的食指往里面戳了戳。灵巧的小舌头微微露
出,轻轻地舔了舔嘴唇。男同学呆呆地看着头,下面的裆部已经顶的梆硬了。

  「啊,啊,真的吗……」

  「当然,但是,如果你没有拿来钱的话……」

  她轻轻地用指尖比划了一下。

  「你会死的哦。」

  「呜哇!对不起,我,我一定马上就拿来钱……」

  五十万日元的话……并不是一个小数字。至少一个学生一时半会应该是拿不
出来的。当然,如果这个家伙能够拿出来的话,自己也不介意和对方稍微地玩一
玩。就在刚才,折纸已经想出了另一个办法。能够……吸引到五河士道的注意力
的办法。

  果然……好想你啊,士道。

  她慢慢地走入了教学楼,向着教室慢慢走去。

  哪怕是一次,一次就好……

  走入了教室的门之后,看到的依然是在座位边和十香腻腻歪歪的士道。她愣
了愣,静静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用无感情的视线一直顶着士道,直到对
方不自在的回到了座位上为止,她才慢慢地低下了头。完全没有理会十香投过来
的愤怒视线。

  愚蠢的家伙。胸大无脑。

  她坐在座位上,连老师讲课都没有听。她只想找个机会,把这些精灵安排一
下,最好是生不如死才行。

  就像是,自己一样。

  依然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一天。

  「士道,我给你做了便当。」

  「不行!士道今天要吃我做的便当才行。」

  「你的,能吃么?」

  午间,鸢一折纸依然来到了五河士道的身边,递过去了便当。而夜刀神十香
同样不甘示弱,但是,仅仅是便当的样子……折纸满带嘲讽的看了看十香那如同
黑炭一般的……炸鸡块?冷笑了一声。随后,夹起了自己的便当盒子里的鱼片,
递给了一脸尴尬的五河士道。

  「十香的心情值正在快速下降,笨蛋欧尼酱你又干什么了?迅速处理一下。」

  耳机里传来了琴里不满的声音,虽然其他人和精灵们也听不到,但是……折
纸很早之前就知道了这个东西。她特制了一个单耳的微型耳机,可以窃听到五河
士道所偷听到的东西。

  果然,五河士道的脸上更加尴尬了。他歉意地看了看鸢一折纸,拒绝了她的
喂食。

  「抱歉……今天说好和十香一起吃便当的……」

  「……」

  「你看,士道还是最喜欢我的吧!嘿嘿!」

  十香一脸天真得意地冲着她笑着,满满的胜利感。折纸只是顿了顿,没有理
她。

  「士道。」

  她执着地晃了晃自己的筷子,坚定地看着五河士道。

  「啊啊……对不起啊鸢一同学……抱歉抱歉。」

  五河士道逃跑一样地拉着夜刀神十香离开了天台,只留下鸢一折纸一个人,
站在原地发呆。

  微风吹过,她手里的筷子掉在了地上,而折纸似乎是没有察觉似的,依旧在
发愣。

  「为什么呢?明明曾经的时候,我才是……最重要的啊。」

  为什么他不记得了呢。

  ……

  下午也是一如既往的发展。自己想要去和士道多说两句话,但是却因为琴里
的阻拦,碰上了各种意外,没有成功。

  鸢一折纸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死路。看来,五河士道是被直接传送走了,自
己……还是没有和他说出来。似乎得想点其他办法了。

  她叹了口气,准备离开学校。不过很快,在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被拦住了,
是早上的男学生。

  「……你又来了?」

  「那个,鸢,鸢一同学,我凑够钱了,那个……」

  「哦?跟上吧。」

  看着对方畏畏缩缩地从口袋里掏出的银行卡,鸢一折纸眯了眯眼睛,微微笑
了起来。她扬起手,从男学生的手里接过了银行卡,懒洋洋的向着学校远处的a
tm机走去。

  男学生则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身后,不时用畏惧却又炽热的目光打量着折纸
的身体。恨不得当场就在这里把折纸压倒一样。

  「不错嘛。既然这样的话,就稍微满足你一下吧」

  折纸在atm机上扫了一下,银行卡里确实刚好有五十万日元,不多不少。
看来,自己确实应该满足一下对方,毕竟这样一个普通的学生,要拿出这么多钱
可不太容易。

  她自然而然地挽起了男同学的手,对方的身体似乎是僵硬了一下,随后却又
惊喜的靠在了她的身上。能够感受到一股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呢,折纸微微扫
了扫男同学的裤子,看来,似乎本钱还蛮雄厚的?

  「走吧。」

  「诶,好,好!」

  对于这些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来说,向鸢一折纸这样的冰山美人,本身就
充满了诱惑力。更不用说道现在,又好像是知道了她的真面目其实是一个爱好金
钱的淫荡援交少女。仅仅是这样的反差,想一想就已经让这个男生硬的不行了。

  「那个,鸢一同学……」

  「嗯?」

  「我的名字,我叫……」

  「我不想叫你的名字。」

  鸢一折纸冷漠的话语直接把男生后面的话呛了回去。他唯唯诺诺地抖了抖,
又不死心的问道。

  「那你可以叫我欧尼酱……吗?」

  「真是恶趣味的恶心死宅妹控呢。」

  这一次,鸢一折纸并没有表现出异议。而她的目的地也到了。对于不同的援
交对象,她经验丰富。对于一些中年有钱的人,她会选择带对方去市中心的一些
豪华酒店。至于像是这样的凑出钱都勉强的,像这种普通的情趣酒店就可以了。

  「哇……」

  「有这么大惊小怪么?原来是没见过情趣酒店的处男么?」

  看着呆呆愣愣地打量着酒店的男同学,折纸鄙视的撇了撇嘴。

  「去开房。你还等着我去么?」

  「哦,哦,好好……」

  虽然只有16岁,两人都尚未成年。但是柜台里的员工很明显认识鸢一折纸,
他猥琐的冲着折纸笑了笑,然后扔过来一张房卡。

  「404号房哦,老样子。不过小折纸你还有这样的顾客?」

  「人家出够了钱就行了。」

  折纸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拉着男生就向着楼上走去。

  说起来……当初第一次援交的时候,自己好像也来的是这家酒店呢?真是有
点怀念啊……

  只是五年的时间……自己却……变成了这样吗。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来到了门口。折纸熟练的用房卡刷开了房
门,然后走了进去。

  粉红色的房间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息。仅仅是扫一眼就能让入住的人明白,这
间房间是用来干什么的。而毫不避讳地摆在床头的情趣用品们,更是让折纸身后
的男生涨红了脸。

  「……?」

  折纸看了看他,也没有多说些什么。迈着小步子走到了房间中间,然后开始
脱下自己的衣服。

  「啊?」

  男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折纸已经把外衣尽数脱下。而折纸,并没有在
校服里穿着内衣。也就是说,她今天一整天上学的时候都是真空的。

  「我先去洗个澡。你自己想一想吧,想要怎么玩什么的。一天的时间,你想
怎么玩都可以。」

  她这样说着,向着卫生间走去。留下了男生一个人在满眼放光的看着情趣衣
物还有玩具。

  「……真的好么。」

  冰水冲洗着折纸的身体,让她有些愣神。以前的时候,为了避免被发现之类
的事情,她总是会尽量挑选一些没有交际的人去完成援交。而现在的话……已经
变得会和同班的学生做这种事情了……如果被士道发现了,他会怎么想呢……

  折纸甩了甩发丝上的水珠,开始用吹风机吹拂自己的银色秀发。在彻底完成
了准备工作之后,她漫不经心地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呢?」

  「啊啊,我的话……我想让你穿上这个……」

  嗯……男生选的是一条60d白丝,情趣女仆装,还有猫耳和肛塞猫尾巴…


  还真是符合青春期少年的幻想呢。如果这样也能够勾引到士道就好了。

  折纸接过了衣服,开始穿着。

  从白丝开始,她轻轻地抬起了自己的左脚,用轻柔而缓慢地动作开始套上白
丝袜。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粉嫩小穴已经被男生炽热的目光所注视着。

  五年的时间,让折纸深刻的理解,如何快速精准地勾起男性的欲望。当此刻
的时候,她的样子就算是叫做魅魔也不为过。一举一动之间,充满了异样的色气
魅力,与她纯洁的外表完全不相符。

  「呼……怎么了,欧尼酱已经开始心急了么?还不行呢。」

  60d的白丝完美的勾勒出了她的身材,一双美腿没有任何一个男性能够压
抑住自己的欲望。而接下来,折纸则先将猫耳戴在了自己的头上,随后,用像是
宠物狗一般的姿势趴在了床上,冲着男生翘起了自己的屁股。

  「欧尼~ 酱?」

  轻轻地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手指,她的眼神有些迷离。舌尖在手指上打了几
个转之后,她轻轻地拔出了自己的手指,带起了一抹透明的弧线。随后,慢慢地
抚摸起了自己的后门。在确定雏菊已经足够湿润之后,她微微地将指尖弹出,又
拔了出来。

  在唾液的润滑下,猫尾巴也很轻松的插入了雏菊里。随后,是情趣女仆装。

  不同于女仆厅的包裹全身的女仆装,情趣女仆装更像是一个象征。黑白色的
布料少的可怜,几乎只是比比基尼多一点而已。而无论是胸口还是小穴,都被暴
露了出来。

  「怎么了,欧尼酱?我可爱吗?欧尼酱的下面,已经变得很大了哦?」

  脸上带着绯红的红晕,折纸微微喘着气。明明已经不想做这种事情了,但是
果然……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啊。

  房间里的气息变得更加迷离了,她微微眯起了眼睛,伸出了自己的手,慢慢
拉下了男生的裤子。

  「哈啊……折纸……折纸妹妹……」

  折纸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她并不喜欢被陌生人直呼自己的名字。但是…
…只是交易而已,暂时不用在意这些了。

  「请……请给我足交……」

  「哈啊……欧尼酱可真是个变态啊。居然会对着妹妹的小脚发情吗?」

  她面无表情地翻过了身体,用面对面的姿势坐在男生的对面。折纸探了探身
子,从旁边的床头上找了一瓶用了一部分的润滑液,开始慢悠悠地倒在了自己的
脚上。

  「就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吗?变态欧尼酱?」

  如果,士道也是一个控制不住欲望的人该多好呢?好想,好想被他压在身体
下面肆意的蹂躏……

  虽然不是高档酒店,但是好歹质量还是有保障的。粘稠的透明润滑液粘在了
折纸的白丝袜上,被湿润的丝袜微微透漏出来的她的皮肤本来的质感,显得更加
令人欲罢不能了。

  「呼呼……欧尼酱的肉棒好烫……好硬呢……」

  不知道,士道的肉棒是什么滋味的呢?相比一定会很棒吧……

  她轻轻地用自己的小足踩在了男生的肉棒上。不出意外的,对方的肉棒猛然
抖了一下。

  果然,虽然挺大的,但是果然还是处男吗?切。

  她的眼里闪过了一抹光芒,轻轻地弯曲起脚趾,将两个脚心合拢变成了足穴
的样子。只是个普通的处男而已,用不了什么技术,早点结束好了。

  只是……身体好烫,好想被士道蹂躏……

  不知不觉里,折纸已经发出了轻轻地娇喘。虽然脚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她的
小手却不知不觉间摸到了自己的小穴边上。

  「哈啊……欧尼酱的肉棒……」

  士道……

  她的小穴已经泥泞不堪了,渗出的蜜液似乎正在表现着身体的意识中正在迅
速萌发着的情欲,「啊阿……要射了……」

  在少年的低吼里,原本巨大的肉棒又膨胀了一点,伴随着一阵跳动,大量浓
厚的精液喷射而出,洒在了鸢一折纸的脚上,腿上,还有一点溅到了她的大腿根。

  「真是没有用的欧尼酱啊。只是两分钟你就射出来了吗?太没有用了哦。」

  天真与嘲讽的表情,以及无比色气的气质还有正在小穴里抽插的手指,让鸢
一折纸此刻宛如落入人间的淫魔一般。她迷离地用右手粘上了一丝精液送入了口
中,小舌轻轻地搅拌着,品尝着精液的味道。随后,慢慢吞下。

  「不过,至少欧尼酱的精液的味道还算是不错哟。那么,想要继续,更多的,
更多的来享用我的身体吗?」

  哈……啊……头好晕,好热……好想要肉棒……

  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呢。

  完全没有顾及到还在喘息的男生的身体,鸢一折纸犹如游鱼一般纠缠了上去。

  「欧尼酱,要继续哦。不能停下来。」

  双腿轻轻地盘在了对方的腰间,折纸微微用力,将身体挂在了男生的身上。

  「要满足我哦。」

  没有爱的话,有性也是可以的呢。

  她娇喘着,轻轻地对着男生的脸上靠了过去。

  「欧尼酱。」

  假装是,自己亲到了士道一样的感觉。就好像是梦一样吧。

  海蓝的眸子里满是情欲,她毫不犹豫地用香舌撬开了对方的牙关,肆意地纠
缠着。

  「欧尼酱的……肉棒……精液……都给我吧……」

  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可以,填满心里的空缺了吧。

  伴随着她微微放松身体,又一次硬起来的肉棒完完全全的贯穿了她的小穴。

  「呀啊……」

  果然很大啊,好舒服,好开心,好满足,好愉悦……

  折纸肆无忌惮地浪叫着,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火热的肉棒在小穴里抽插着的
感觉,让她无比满足。

  「好舒服哦,欧尼酱……」

  唔?好像,忘掉了什么啊。嗯……忘了带上安全套了吗?算了,没关系,就
这样吧……

  她的脑海里浮现的是中午,五河士道逃避的表情。还有和夜刀神十香腻腻歪
歪的样子,还有……

  这算是报复吗?她不知道。但是的确,直接被滚烫的肉棒插入的感觉,真的
好棒啊……

  被射进来的话,会不会更棒呢。

  上一次被射进来的时候,还是十一岁的时候第一次被强暴的时候……呼呼…
…呼……

  「折,折纸妹妹……」

  「怎么了欧尼酱?已经不行了吗?还不够哦!还不够!要全部射进来才可以
哦,要全部射到一抹多的淫荡小穴里才可以哦。」

  折纸抬起头,越发加快了女上位的动作。熟练的经验告诉她,对方已经快要
射出来了。可是,还不够……她还……没有满足!

  「啊啊啊……」

  在野兽般的低吼里,男生搂住了折纸的腰间,随后,猛然一挺腰。炽热滚烫
的热流在折纸体内化开,让她忍不住娇吟起来。随后,男生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
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

  「就这样吗?」

  「已经,已经不行了……折纸妹妹……太……」

  折纸无奈的看着对方。很明显,作为一个学生,对方并不是经常锻炼的那种,
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那种只能窝在家里撸管的死宅。这样的身体,只是自己
连续撸两发都可能累的不清,更不用说像是现在这样,高强度性交两次呢。和自
己这种曾经的战士,还是没法比吧。

  她叹了口气,慢悠悠地从对方的身体上爬了下来。

  「我有说过还没有结束的哟,欧尼酱?」

  她毫不在意自己的小穴里正在滴落精液,从床上站起。

  「可不能停下来啊。」

  拆开了一瓶矿泉水,折纸微微地冲着男生笑了笑。她拉开了床头柜抽屉,拿
出来了一瓶小药丸。

  一颗,两颗……10颗,最大剂量。已经超过了安全界限,但是不会造成生
命危险。至于对方第二天会变成什么样……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她淫媚的笑着,将药丸送入了嘴里。含入了一口矿泉水呕,她吻住了不知所
措的男生的嘴。用舌头一顶,将春药全部送入了对方的口中。

  「那么……加油哦,欧尼酱~ 」

  不过啊,在药效发作前也不能放松呢。

  折纸悠然的有自己的右手食指摸到了男生的菊门,带着蜜液的食指轻松地刺
了进去,随后,熟练地在穴位一顶。

  伴随着男生的惊叫,原本已经软下去的肉棒再一次坚挺起来。

  「你看,欧尼酱你这样不是还可以吗?还可以的话就继续吧!」

  这一次,是口乳交。

  虽然自己的胸部稍显的有点小,无法完全包裹这一根粗大的肉棒,但是,她
可以用其他方法弥补。比如用胸部夹着肉棒的同时,用口舌夹击。

  「虽然欧尼酱像一个废物一样秒射,但是大小还是不错的呢。算是什么?银
样蜡枪头吗?」

  她肆意地取笑着对方。在男生的粗气之中,伏下了身体,将那一根巨大的肉
棒夹在了双乳之中。

  盈盈一握的双乳勉强只能把巨大的肉棒包裹起来,随后,折纸微微地张开了
自己的小口,任由唾液无比色气的落在了散发着浓烈男性气息的龟头上。

  「刺溜——」

  柔嫩的舌头微微舔过了马眼,引得肉棒一阵抖动。在唾液的润滑下,她熟练
的用自己的胸部揉搓着对方的肉棒。雪白的乳肉夹在鲜红的肉棒周围,形成了无
比淫靡的一幕。而从龟头上散发出的气息则让折纸更加迷醉了。

  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只要这样……就可以,不去想士道了吧。

  变得更加舒服的话……

  张开的小口将肉棒的上半部分含入了口中。腥臭,充满了少年的气息。但是
折纸却毫不嫌弃,用自己灵活的舌头在肉棒上旋转着,将每一个位置都舔过。

  似乎是因为之前两次剧烈射精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因为春药。虽然肉棒依旧
颤抖的厉害,但是这一次射精的速度明显比之前慢了许多。折纸揉搓舔舐了很久
之后,才有一股已经有点稀的精液射入了口中。

  她满足的抬起了头,吐出了肉棒,让精液在口中打着转。充分的品尝了这一
份让人欲罢不能的味道之后,她才心满意足地把精液吞了下去。

  「呼呼。」

  标准的一套做完了,接下来应该干点什么呢?

  看起来似乎药效还在酝酿,男生趴在床上大口的喘着气,折纸也不着急,顺
手从旁边拿起了按摩棒。

  「欧尼酱,加油哟~ 可爱的一抹多在等你哦~ 」

  她轻轻地用按摩棒刺激着自己的阴蒂,感受着这让人头晕目眩的快感。不想
停下来,如果停下来的话,如果冷静下来的话,那一份悲伤,那一份痛苦,就会
无时不刻的萦绕在自己的周围。就会……像是沉没入泥潭一样的令人窒息呢。

  在她自己把自己玩弄到了第二次高潮还休息了一会喝了两口水之后,男生才
缓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原本畏缩的眼神也变得凶恶起来,充满了血丝。

  「起效了吗?等了很久了。那么,来吧,欧尼酱,请,肆意地蹂躏我吧~ 」

  折纸肆意地笑着,向着少年扒开了自己的小穴。

  「来吧~ 」

  这个剂量的春药似乎可以冲昏人的理智,又刚好不会留下后遗症。看着如同
野兽一样扑倒了自己的少年,折纸似乎是微微满足了起来。

  「士道,如果有一天你也可以这样对我就好了。」

  ……

  清晨七点。

  「哦呼。」

  冲完了冷水澡的折纸神清气爽,而她可怜的男同学则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床上。
粉红的床单上沾满了点点精斑和水迹。很明显,这一个晚上,两个人都没有怎么
休息。但是对于能够承受显现装置负担的折纸来说,也只是小意思罢了。

  她懒洋洋的穿上了自己的校服。看着几乎是昏迷了一样的少年,叹了口气。

  「没有耐力为什么还要学别人呢?不会真的是本子看多了吧,真恶心。」

  身体似乎是仍然有些发烫,折纸微微地跳了跳嘴唇,顺手从柜台上拿了一根
按摩棒和肛珠,掀开了校服的裙子,插入了自己的小穴和嫩菊里。然后,才心满
意足地打开了房门。

  「啧啧……嘶!」

  柜台前依旧是昨天的员工,昏昏欲睡的他在看到了折纸之后似乎是猛地打了
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404房间续费一天。」

  折纸顺手用银行卡刷了一下,换来的是员工敬佩的目光。

  「小折纸你又把对方榨干了?」

  「只是他有点没用而已,你要试试吗?」

  「不了,不了,这伤身体!要是你能只是给我草一次,一次就行了……」

  「切。」

  折纸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转身就走。毫不在意自己扬起的裙子下,无比色
气的春光已经被看光了。

  今天的早上天气不错,折纸也觉得自己很幸运。大概是琴里可能呆在家里的
缘故,她并没有截到对方的指挥。而士道也带着十香,慢慢地从熟悉的路口走来。

  「士道,早安。」

  她毫不犹豫的在十香的惊呼声里凑了过去,迅速地挽住了士道的另外一只手。
完全没有给士道挣扎的机会。

  「啊,早上好啊鸢一同学……」

  「叫折纸就可以了,之前说过。」

  少女们之间的目光几乎碰撞出了火星,而五河士道则被夹在两者之间,尴尬
的面对着这一幕修罗场。

  但是……

  不经意间,他好像是从鸢一折纸的胸口领子里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唔,发现了吗。好看吗,士道。要摸摸看吗?」

  折纸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轻轻地笑了起来。她拉起士道的手,按在了
自己的胸口。

  「诶诶诶诶鸢……折纸?」

  「啊啊啊啊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在干什么啊!!!」

  士道满脸通红的抽回了手,但是刚才那个柔软的触感……让他完全无法忘记。
虽然也看到过十香的裸体什么的,但是折纸这个样子……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不对啊,他都在想些什么啊。

  「笨蛋欧尼酱!你又干什么了啊!!!!十香的心情值要跌破零了啊啊啊啊」

  耳机里传来了琴里的咆哮。五河士道只能无奈的和鸢一折纸拉开了距离,歉
意地笑着。

  「抱歉,抱歉啊,我什么都没看到……那个,我,我先带着十香去上学了!!」

  看着飞一般离开的两人,折纸淡淡地笑了起来。

  ……

  「啊啊啊啊啊啊士道这个混蛋啊!有了女朋友什么的就不管兄弟了吗!为什
么啊啊啊啊啊他可以泡到像是十香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啊啊啊……」

  名为殿町宏人的败犬趴在桌子上哀嚎着,但是此刻,银发的美少女靠了过来。

  「折纸桑?」

  「内个。」

  折纸微笑着掀起了自己的校服裙子。露出了仍然塞着跳蛋和肛珠的下身。

  「你想,快乐一点嘛?」 怎么说呢,对于约战来说能写的还有很多,现在同人文有些少,希望能够再写多些,加油 嘶!折纸大师恐怖如斯!有一说一,约战中折纸的表现就是表面三无实际上大胆的一批,骚话连天,人前贵妇床上荡妇也是很有依据的。然后可以看出折纸钓的男生不是一个两个了,不知道后面会不会发展成群p,到最后会不会全班男生除了士道全是折纸的裙下之臣?甚至后面是不是会拖其他精灵下水? 约战同人文也是少到了极点,目前也就一个催眠大作战还在写,其他“五河家的扭曲日常”之类的就一个开头…… 嗯……说起来武侠玄幻区这边是怎么发表主题的?我还想把催眠大作战搬过来……
引用:
原帖由 武康纪 于 2020-5-14 08:49 发表
嗯……说起来武侠玄幻区这边是怎么发表主题的?我还想把催眠大作战搬过来……
Ntr折纸不够劲,得十香 折纸的确是约战里面比较好写的一个人物,本身就是老司机,和狂三一样。不过还是期待看到十香这样的正统女主角的文,或者所有女角色的后宫文。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