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绯弹的亚里亚

第一文学城 2020-11-16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冰凌宇
作者:兴趣使然的瑟琴写手 字数:9099 首发:Pixiv                 前言
作者:兴趣使然的瑟琴写手
字数:9099
首发:Pixiv


                前言

  大家好,感谢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位大佬的慷慨约稿。

  那么,这篇是难得的,《绯弹的亚里亚》的同人文,并且还是相当冷门的角
色,在被约这篇稿子的时候甚至有些感动,就像是少年时翻看这一系列轻小说的
时光还近在眼前。

  很遗憾,因为约稿者的要求,金次被魂穿的他占了位置,所以即便在这篇纯
爱向的同人文里,他也还是没办法让爆发模式实际地起到作用。

  那么,以上——请尽情享受。

                正文

  ——香水乃是少女的最后一道防线。

  不知道是谁所说,对于浪漫的法国人而言,亲吻嘴唇并未代表着敞开心房,
掀开裙摆也并不代表敞开心房……甚至,纵然在床上共度一宵,也总归有着微微
的隔阂。

  因为她的身上仍旧有着香水味。

  从相恋到同居,最后一步需要克服的,或者说是从少女到少妇所必须克服的
那道关卡——不是处子第一夜的落红,甚至也不是验孕棒上的两道细杠,而是她
的身上,不再有着香水的气息。

  那一瞬间,那个信心十足的骑士,那个夜场上的精灵,那个明艳优雅的魔女
——方才成了你的妻子,尽管她曾经握住过不止一柄利剑,但她最后的一道贴身
甲只会为你解开。

  脑海中淡淡的香水味轻巧地游走着,一并传来的,是相当轻的亲吻声,带着
淡淡的水声,此外,还有掠过头脑的,挥之不去的愉悦感触。

  他睁开眼睛,大概,对于所有的男人而言,这都足以算作是令人血脉贲张的
场景。

  那位精致的银发少女,此刻,正以不着寸缕的姿态,跪伏在他的两腿之间,
仅仅是感受到他的动静,抬起眼帘,用忽闪的睫毛下那含笑的眼神凝视着自己的
样子,便足以令青年人发生某种变化。

  并非仅仅是下身的怒龙已经膨胀到了极限——那根阳物本就在晨勃的作用下
刚硬不已,此刻在少女那灵巧的唇舌侍奉下,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那根阳物中血管
跳动的感触,而身下的银发少女,便如同理所当然一般,不住挑逗着那根怒挺着
的阳物上那根微微跳动的青筋,每一次轻吻,都有丝缕的唾液顺着她的嘴角滴落,
只是她却并未在意这些。

  更加糟糕的是,这还仅仅是早晨——他的头脑,便因为这种挑逗,而被强制
地,切换到了【爆发】的姿态。

  大概,在之后,这会带来全身的疲倦和酸痛………不过,伊人在侧,纵然是
身体稍微受损,那又怎么样呢?

  「亲爱的贞德,作为早安的问候……真是有劳费心了。」

  他的嘴角流露出略带得意的笑容,而那个努力进行着唇舌侍奉的少女,也在
亲吻着肉棒尖端的同时努力微笑,对他的声音做出回应,明艳的笑容一闪而逝,
旋即,就像是要在这里一口气将他的全部精液榨出一般,名叫贞德的少女,银色
长发微微晃动,开始了仍旧略显生疏的深喉奉仕。

  然后,他便伸长了此刻正被少女压在脚下的足趾,稍稍抬高——甚至都没有
费心寻找,那足趾便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少女的肉蚌上,轻巧地勾勒出那格外淫荡
的形状来。

  仍旧含着青年的肉棒的少女,身体猛然绷紧。嘴角不禁漏出了一声努力压抑
着的呻吟,却也因此,令落到自己身下的那足趾的动作,更加灵巧了三分。

  原本素白的脸颊此刻已是绯红,她的身体颤抖着,努力试图逃避那足趾的动
作,甚至连仍在口交中的肉棒,也被那一口贝齿轻轻磕碰了数下,她索性将那根
阳物吐出,只是,手指却仍旧不服输地,努力撸动着那根粗壮的阳物。

  「嗯……呀……陆先生真是………一直都,那么厉害……」

  舌尖凑近肉棒,如同舔舐牛奶的小猫一般,拼命地奉仕着这根粗壮的阳物,
但已然迷离起来的眼神,下意识地夹紧他的脚趾的双腿,和此刻他感到润湿不已
的脚拇指,都证明了此刻,少女的身体,相较于他还要更加临近高潮。

  被旁人称为「爆发模式」的如同奇迹般的血统,可以在一瞬间将人的反应力,
甚至是身体行动的精密度与力道,都一并增强数十倍。

  这乃是专属于东瀛的远山家的,极为强横的血统,放眼世界的神秘侧,这种
力量也堪称可畏——只是,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名叫陆瑞的青年人,取代了那个
持有强大血统,却唯独在性事上有着怂包性格的主角。

  就像是所有的平行世界故事一样,并没有人对此感到怀疑。而青年人的道德
水准,尽管并未低到会对那些对自己持有好感的女孩主动出手,却也并未高到在
她们投怀送抱时,主动表示拒绝。

  大概也是因此,在这个被称为浪漫之都的城市,仅仅穿着贴身的蕾丝内衣与
19号香水的她在背后拥抱上自己时,青年人并没能表达出拒绝。

  于是,一夜旖旎,破碎的蕾丝衣装此刻散落在地上,其上多少粘着液体。

  那之后,便是日上三竿的此时此刻。

  「并非一直都是这么厉害的——该说,是贞德小姐的身体比起其他人来说要
诱人的多的缘故吧?」

  他淡笑着,足趾的动作却更加剧烈。这也是【爆发模式】的弊病之一,作为
「尽可能地攻略女孩子的芳心,全力布种」这句话的具现,他也会如同醉酒的花
花公子一般,说出一连串平常听着也会觉得羞耻的情话。

  「哈啊……陆先生……真是……爱开玩笑……嗯……呀啊啊啊啊啊!」

  手指努力抓握着肉棒,但此刻,她那努力缩紧身体,逃避那活动起来格外熟
练的脚趾的可爱姿态,让那不服输,却已经毫无规律地勉强撸动着竿部的手指,
像是败北的女骑士用长剑撑起身体的姿态,看起来令人想要更进一步的侵犯。

  然后,伴随着脚趾如同最高频率的按摩棒一般,准确地按揉着阴蒂的超高速
动作,女骑士在短暂地扬起脑袋之后,整个人如同断线木偶般趴了下去,下身不
住地抽动着,吐出粗重的吐息,绯红的脸颊埋在了一头银发里。

  「这可不是开玩笑哦。贞德小姐的身体就像是落在窗前的雪花一般,有着人
所不能及的完美呢。」

  对于冰之魔女的赞颂,即便两人已然跨过青年人必然会跨过的那最后一条线,
也永远是格外令人欣喜的。只是,贞德,却显得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

  「陆先生……为什么那么熟练呢。其实,和很多人都做过吧?巴斯克维尔的
大家,还有其他人——」

  她的脸上,有着略微的忧虑色彩。

  她早已对眼前的青年人心仪,更兼,接下来她无论如何都要拜托他与自己并
肩作战,去抵抗那些【眷属】一侧的强敌,冒着生命危险。

  并未后悔向他献上一切,只是担心,她所献上的这一切,究竟能否让有着不
止一位红颜的他,在这里赌上性命?

  面对这个疑惑,青年人却没有任何犹豫,便露出了微笑。

  然后,在贞德那羞愤却期待的惊叫声中,她被一口气抱起。

  本该包裹在胸衣里的一对丰盈白鸽,如同羚羊般精致修长的美腿,毫无一丝
赘肉的匀称腰际——尽管本是修长纤细的美人,此刻在激烈的高潮之后,她的娇
躯却颤抖不已,显出一种格外魅惑的小女儿态来。

  在昨夜之前,本就是处子的她,此刻还在害怕着。

  「现在,我最重要的人,无疑是贞德小姐哦。」拥抱住她光洁的脊背,青年
人挺起身子,那根肉棒,此刻正抵在她因为刚刚高潮的余韵而仍然颤抖不已的淫
穴入口,来回轻轻摩擦,仅仅是这种小幅度的动作便令她的身体仿佛要迎来再一
次的顶点。

  「所以,我会和贞德小姐并肩作战的——虽然并不是什么骑士,但必要的时
候,就连充当贞德小姐的坐骑,一起冲入敌阵这种事情,我也能做到哦。」

  贞德的脸红了起来,因为青年人又躺下了,她羞恼地用单手捂住自己的前胸,
因为此刻他玩味的视线正在她那对形状匀称的乳房上来回游动着,但随即,仍旧
停留在小穴入口的那根阳物,与此刻微微颤抖着的双腿,已然提醒了她,青年人
这句话的暗喻是什么。

  「陆先生,您还真是……这样……您……就满意了吗?」

  她白了青年人一眼,抛弃了无谓的羞耻心。

  毕竟,昨夜,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已经给眼前的他看过了,又有什么值得
隐藏的呢——抱着这样的念头,她轻轻摇动起自己的腰际,然后,让那根因为刚
刚的口交侍奉,而坚硬如铁的阳物,慢慢送入了自己的小穴之中。

  仅仅是刚刚插入头部的一瞬间,那根粗壮的阳物,便令仍旧对快感毫无抵抗
力的她,发出了一声淫靡的喘息——然后,伴随着她第一次生涩地挺动腰际,那
对形状完美的白鸽,便在青年人的视线中轻轻摇晃了一下,显得风情万种。

  「骑士大人——那么,您觉得,我这匹战马是否还够格?」

  ——没有等到少女适应,那格外紧窄的小穴,便令青年人忍不住地,在肉棒
完全插入之前,开始了第一次的挺动腰际。

  如同脱力一般,少女的身体在这次突然袭击之下委顿了下去,以鸭子坐的姿
势,少女的整个身体都一口气压在了青年人的腰际上,随即,那凹凸有致的娇躯
也向下贴上了男人结实的胸膛,双乳摩擦着胸前的温软感触令青年人稍稍有些愉
悦。

  「一点……也不够格……顽劣的家伙,要多被骑……才能任我操纵的战马呢。」

  她嘴里说的严苛,实际上说出来,却温润如水,令人只能感到一种淡淡的嗔
怪意味。

  旋即,就像是要将调教的动作落到实处一般,银发的少女甩动那一头长发,
双手撑着男人的胸膛,努力挺起了娇躯。

  「嗯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仅仅是第一次插入,少女的身体便在激烈的高潮之中向后挺起,伴随着格外
激烈的向下坐去的动作,她那一头灿烂的银发便向着后方甩开,那姿态显得分外
华美。

  青年人因为那激烈的动作而微微眯起了眼睛,只不过仍旧双眼含笑地看着她
的脸,贞德那原本素白的脸颊,此刻早已经遍布红晕,但她努力用双手撑住身后
男人的膝盖,开始了比之前还要更加激烈的动作。

  「哼哼……怎么样……这下……该被我驯服了吧……」

  美目之中早已春潮涌动,少女那两条修长而紧致的双腿此刻用力夹住青年人
的腰际,伴随着格外淫乱的吐息声,那一双大腿也伴随着肌肉的绷紧而前后动作
起来,只是,显得格外生涩。

  无论嘴上如何强调自己作为淑女,懂得性事也是当然……她毕竟还是个昨夜
才刚刚脱离处子之身的少女,自然不可能在性技上和眼前的青年人相提并论,只
是,她咬紧嘴唇,竭力逞强的姿态也很可爱,所以,青年人干脆用双手抱住后脑,
看着她竭力地扭动腰肢,只是,对于如何借力丝毫不熟练的她,更兼每一次动作
都带来更进一步的快感,很快,她便无力再大幅度地扭动腰际,只能用撑住恋人
膝盖的双手上下动作,勉强继续着榨汁的过程。

  作为可靠的恋人,差不多——也该开始动作了呢。

  青年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然后,在【爆发模式】带来的强大技巧加持
下,他在贞德那紧致的纤腰抵达顶点,开始慢慢下落的瞬间,向着上方开始了激
烈的挺动。

  近乎瞬间击沉般,刚刚便已经高潮过的少女,激烈的淫声仿佛足以令楼外的
路人们都听见。

  「嗯……呀……一点也……不听话……」

  少女双腿上的汗珠,顺着交合的双腿滴落到了青年人的大腿之上,然后又一
滴滴渗进了下方青年人身上穿着的睡袍之中。

  尽管在某个过分优柔寡断的青年人那里,从未得到实际使用的机会,但作为
「守护女性」而存在的爆发模式,哪怕是作为胜利之后的余兴节目也好,又怎么
会不增强人的性技术。

  就像是勉强骑在顽劣的马匹上的见习骑手一般,原本就不怎么擅长骑马的贞
德只能努力抓紧男人的双膝,伴随着每一次青年人的动作,她的身体便被激烈地
向着空中弹起,然后再脱力落下,那姿态显得淫乱而诱人,青年人也涌起了几分
开玩笑的兴趣。

  「贞德小姐,接下来就要一口气冲到战场了哦——前面就是阿金库尔,应该
能看到英格兰人的旗帜了——」

  当然,就算是历史上的贞德,也是在十多年后才作为圣女而活跃的,那个时
候,仍旧是萝莉的贞德,当然不可能去参加什么阿金库尔,但一本正经的少女,
一时间从绷紧的下身中勉强挪开注意力,口齿不清地反驳。

  「不可能的吧——这种事情,阿金库尔什么的………呀啊……再怎么说……
也该是奥尔良吧……嗯呀!」

  ——少女再也无法做出任何动作,放任自己的娇躯在青年人的玩弄下不住地
向着上方弹跳跃动,然后再格外淫荡地滑落,而每一次她竭力鼓起勇气打算夺回
主动权,下方最为敏感的部位都会被更加猛烈地摩擦,终于,伴随着她的身体失
控地倒下,青年人用双手撑住了她的肩膀,两人的眼神在格外接近的位置相互对
视,那美丽的红色瞳孔此刻因为额头上滴落的香汗而微微眯起,然后,青年人将
纤细的少女抱在怀中,亲吻着她闭上的双眼,在少女的嘤咛声中发起最后的冲刺。

  「哼哼,劣马当然是会走错路的哟?如果贞德酱求我的话,我也是可以从英
国人面前逃开的哦?」

  下身激烈的交合与如同雨点般的吻,令冰霜魔女此刻的身体如同火炭般热,
大概,青年人的身上也有着同样的热度吧,甚至开起了平常大概不会开的玩笑。

  而从剧烈缩紧的下身看来,大概这个玩笑,让对方燃起了非比寻常的斗志—
—只是,就算是有斗志,性经验上的差距也没办法简单地弥补就是了。

  咬着嘴唇,贞德的双手撑住本就已经翻开的浴袍中青年人结实的胸膛,那一
对丰满的乳房伴随着她几乎足以称得上是穷尽了最后体力的性爱动作而不断地弹
跳着,而她的声音中,饱含着胜利的意志——尽管这份胜利的意志因为剧烈的交
合而断断续续,听起来格外色情。

  「不……面对谁,都不会逃的……无论是英国的小不点也好………呀啊……
远东的巫女小姐也好……哈啊……都会一口气赢下来……」

  ——亚里亚和白雪招惹到你了吗?

  爆发模式下的青年人,将这些女孩子都看作自己的所有物。而后宫之中的争
奇斗艳,他自然也不打算过多干涉——当然,现在,就算他想要干涉也没有余力
了。

  比想象中更加紧致的少女蜜壶,就像是要将肉柱中的全部白浊都吸出一般,
每一次抽插都带着扑扑的响声,就像是此刻两人的下身也在学习着两人交合的嘴
唇一样深吻般,这样激烈的动作,令青年人也达到了极限。

  「嗯……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最后的一声尖叫,少女被强迫着抵达了顶峰,而青年人,也不过是多
坚持了一瞬间而已。

  没有再刻意忍耐高潮,于是,大量的精液便随着男人的动作,向着少女的娇
躯最深处喷射而出,就仿佛要在这一次射精中令她怀孕一般,伴随着猛烈的挺动,
最后的精液也被全部泵入到了银发少女那紧窄的甬道之中。

  然后,如同断线的木偶一样,抵达了顶点的贞德那纤细的躯体,向前扑倒,
趴在了青年人结实的胸膛上,吐露出娇艳的喘息。

  「在出门之前,再去洗个澡吧?」

  大概,爆发模式也快要抵达终点了——不过,并不是全力以赴的爆发,大概
结束之后也不会感到特别困倦吧。

  所以,他还有余裕抚摸着此刻正埋在自己的脖颈之间的少女那一头披散开来
的银发。

  「嗯。但在那之前……就这样,稍微待一下……」

  ——享受着难得的余裕时光,贞德幸福地眯起双眼,低声说。

  ——那之后,一同享用了迟来的早餐,然后在飘雪的巴黎打了雪仗。

  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巴黎会不会有某个忙于设计衣装的伪娘服装设计师①——
名叫陆瑞的青年人脑海中闪过这样无所谓的念头,不知不觉的便到了晚上。

  尽管他脑中的知识已然有所变化,但他们的工作并不因此而改变。

  巴黎歌剧院,具备超过百年历史的,能够容纳众多宾客的巴洛克风格建筑,
此刻正举办规模宏大的假面舞会。

  用来商议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不得不说是格外合适。

  只不过,此刻,贞德短暂地走开,和自己分头寻找被称为梅亚- 罗马诺的女
性,某个在战斗上运气完美,而其他方面则运气糟糕的人……然后,不可思议地,
相当轻松地就找到了。

  毕竟像那样惊人的身材,即便在身材卓越的西方人当中也是很少见的,就算
是戴着面具也是。

  然后,就像是那份不幸被蔓延到了自己的身上一样,甚至还没来得及对那个
豪饮着的少女说声「晚上好」,便被一口气转过身的少女撞上,连带着自己的脸
颊,一同埋进了她那对丰满的乳房之中。

  几乎足以令自己直接进入爆发模式的激烈刺激,却因为也在大致同时找到了
此地的贞德的出现,而被浇了一盆冷水。

  「真是……恶劣呢。」

  周围的男人们,就像是为了看热闹一样聚集了起来……该说不愧是法国人吗,
总是喜欢浪漫的场景……

  「抱歉,梅亚酱,这边得把陆先生稍微借走一下。」

  ——不知道从哪里的口袋中,少女掏出了小巧的鞭子,在空中转了半圈,看
起来就像是某种SM道具。

  「喂,这种时候,不是——」

  无力地反抗了几句,陆被拖拽着到了一个尚且没有人用过的盥洗室中——很
不幸,似乎是女性的盥洗室。

  「真是无节操,陆先生。您说,对早晨还埋在我的胸部里撒娇,晚上就去抱
其他的女孩子的恋人,该怎么处理才好?」

  ——不,我没有这样做过!

  只不过,陆先生自然不会就这样大喊大叫地反驳——只是,他的眼睛,却瞥
向了那晚礼服中,形状恰好的乳房。就算是两人都戴着用来掩盖视线的假面,这
样的眼神也瞒不过聪慧的少女的眼睛。

  略带气恼地,贞德用鞭梢轻轻敲了一下盥洗室的墙面。

  「你在看哪儿啊!想要摸胸部的话,就去摸更大的胸部啊!我这种高不成低
不就的身材——」

  「想要摸这个。」

  果然,自己大概是喜欢她的。

  即便连脸都埋进去都很难开启的爆发姿态,此刻因为银发少女晚礼服下的那
对丰满,而在呼吸之间自然地发动了。

  「你,你在说什么啊——」

  穿着晚礼服的少女脸颊绯红,佯怒地挥动手中的鞭子打算敲打一下眼前青年
人的胸口,却被轻巧地握住了手腕,那鞭子立刻便掉落在了地上。

  「可以吗?」

  他伸出空闲的一只手,揭开假面舞会的面具,用壁咚的方式将贞德按在了墙
上,被发带束缚的银丝垂落到赤裸的晚礼服裙肩头,显得格外优美,而少女那素
白的脸颊,此刻早已没有了怒火,反而涌上一丝淡淡的红晕。

  「。………可以。」

  长至脚踝的晚礼服裙,以及那形制完美的高跟鞋,此刻正伴随着少女双腿的
夹紧而忸怩地纠缠在一处。尽管她的容姿在平常也绝不是灰姑娘,但此刻,贞德
的容姿即便是吸引到王子,也绝不会让人感到奇怪。

  本就高挑的少女,再加上高跟鞋,身高与青年人已然相仿,所以,即便不低
头,也能清晰地看见她那温柔的眼神。

  「随……随便你吧……不,不准把衣服撕破哦。」

  像是在掩盖自己的害羞一般,她的眼神在短暂的对视之后偏向了一边,只是,
已经环上恋人脖颈的双手,已经证明了浪漫的法兰西少女,也并不在意在盥洗室
这样的地方追求刺激。

  仅仅是看着也令人沉醉——然后,他吻上了银发的冰霜魔女的嘴唇,手指则
灵巧地在少女的大腿上游走着。本就是高开叉的晚礼服裙,很轻易地便被掀开,
摸上了那精致的赤裸大腿。

  「嗯……啾……哈啊……」

  在一阵激烈的长吻之后,青年人的手指摸索上了那件系带式内裤,和晚礼裙
装格外相配的款式,也是因此,脱起来也格外方便——很快,那仍旧带着热度的
温软布料,便落入到了青年人的手心中。

  就像是想把这件内裤作为纪念一般,青年人将那件内裤塞进了自己的口袋之
中,旋即,无视了贞德羞恼的眼光,指尖滑落到了少女的股间,脸颊则向下舔吮
着她那素白的脖颈,留下一个个或浅或深的吻痕。

  少女的下身早已濡湿,而在青年人的指尖覆盖到其上的瞬间,更多的爱液流
溢而出,青年人的动作,也伴随着那爱液渗出的姿态而越发激烈,伴随着那手指
的动作,少女毫无一丝赘肉的紧致腰际,也开始不住地扭动起来。

  「嗯……呀啊……陆先生,坏心眼……」

  嘴上的声音无力,但作为魔女的她,自然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就像是要作
为反击一般,她修长的手指解开了男人的皮带扣,然后,晨间早已经释放过一次
的阳物,在经过了一天的休整之后,便再度以惊人的气势,伴随着拉链的拉下而
从裤裆中弹出。

  冰冰凉凉的指尖,就像是为了抚慰那根粗大阳物一般开始了温柔的爱抚动作,
却只是让阳物的温度更加升高了三分。

  「那么………失礼了。」

  与温度一并升高的,还有头脑的热度,就像是要让理性的弦崩断一般,青年
人用相当低的声音出声道,然后,并没有征求少女的许可,便弯下腰,旋即,在
贞德惊讶的眼神中,一口气同时抱起了那仍旧包裹在晚礼服裙下的双腿,在少女
可爱的尖叫声里,粗壮的阳物在重力作用下,一口气插入到了小穴的最深处,就
像是为了给予贞德适应肉棒的时间,阳物在青年人的腰力下,开始了比起之前的
性事温柔许多,却又因此而更加充分地刺激到小穴口和深处的每一个敏感位置的
性交动作。

  不知不觉地,银发的冰霜魔女,双腿已经自然而然地夹紧了青年人的腰际,
仍旧穿着高跟鞋的双足纠缠在一起,如同白玉般精致的一双赤裸小腿此刻正紧贴
着男性燕尾服下的结实腰际,每一次冲击,都令这双足更加缩紧一分。

  「会……会被看见的………呀啊!」

  因为情爱而过分迟缓的头脑,此刻也终于意识到了这种事情似乎不太适当—
—只是,对于她来说,也已经不再有任何放手的可能性。

  背后抵着盥洗室的墙壁,而身前则是自己心仪的青年人,即便是头脑中的理
性还艰难地说着「无论如何换一个地方」,身体,却已经老老实实地扭动起来,
目的并非是为了给予眼前的男人更多愉悦的刺激,而是为了让自己更早一步地抵
达高潮。

  「那正好,让整个巴黎都知道我是贞德小姐的恋人——不是很好吗?」

  轻吻着她的脖颈,双手托举着少女此刻不着寸缕的娇臀的同时,也在揉捏着
那温软的臀肉。在充分享受到那因为恐惧而格外紧窄的甬道的美好感触之后,他
开始了激烈的冲刺。

  尽管嘴上说着这样的话,但实际上,他还是希望贞德这份因情欲而眼神迷离
的姿态,能够仅仅被他一人所享用,尽管在外人看来,她的身体仍旧妥帖地穿着
晚礼服裙。

  「嗯……好……我,是陆先生的恋人………嗯……呀……」

  ——然后,两人的嘴唇再度相贴,比起昨夜的生涩,此刻,在青年人的引导
下,贞德努力迎接着那探入到自己口腔中的舌,努力和对方交换着唾液,只有嘴
角不断地,漏出裹挟着银丝的呻吟声。

  在少女因为激烈的唇舌缠绕而分神的同时,他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几乎是
将少女按在墙上,持续着接吻的同时,下身的动作令格外合脚的一双高跟鞋在足
趾的晃动下被尽数甩落,只是,两人都已经不再有余裕在意这点了。

  「嗯……唔……啾……嗯呜呜呜呜呜呜呜!」

  然后,伴随着格外淫荡的水声,贞德率先抵达了高潮,只是,抽插却并未因
此而停止。

  只是,并没有多撑太久,在那因激烈的高潮而猛烈缩紧的小穴里,很快,青
年人也被榨出了精液,白浊和爱液一同混杂,搅拌成黏稠的泡沫,顺着少女的小
穴向外慢慢溢出,滴落到盥洗室的地面上。

  然后,两人的嘴唇才终于分开。

  激烈喘息了片刻之后,银发的少女满是汗珠的脸颊,埋进了青年人的肩膀中,
两人仍旧保持着拥抱的姿势,赤裸的足趾,此刻仍旧纠缠在青年人的后背上。

  显然,从青年人后背的起伏,以及那根丝毫没有委顿的硬挺阳物上,他的欲
望也远未穷尽。

  「要……再做一次吗?」

  她的声音格外轻盈,却也因此而带着致命的诱惑。

  在两人向着战场前进之前,这样的机会,大概还有很多。

  也许并不着急也可以——只是,抓住所有可以抓住的机会,也是武侦们必须
履行的工作。

                注释

  ①《少女理论及其周边》中的小仓朝日。当然绯弹的亚里亚原作里没有这样
的人物,但我们的主角毕竟是个穿越者,知道异世界的galgame也是理所
当然的。

[ 本帖最后由 冰凌宇 于 2020-5-31 16:49 编辑 ] emmm,等我有钱一定要换个能看全文的手机,٩(๑òωó๑)۶ 作者:兴趣使然的瑟琴写手.您好!【绯弹的亚里亚-香水,武装】 不全吧?
引用:
原帖由 浪子倾城 于 2020-5-31 14:49 发表
emmm,等我有钱一定要换个能看全文的手机,٩(๑òωó๑)۶
難得還可以看到亞莉亞的同人
之後亞莉亞有可能登場嗎 卧槽感动,竟然能看到绯弹的同人,好久好久以前看的番了,还特意去追了小说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