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偏偏要做你的M】(3.10)【作者:deltat】

第一文学城 2020-11-16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deltat
  第3。10章   我打扫完卫生后,回到了女神的跟前跪好,做出乖巧而任由她差使的样子。
  第3。10章

  我打扫完卫生后,回到了女神的跟前跪好,做出乖巧而任由她差使的样子。

  毕竟,跪在她的脚边任由她的安排和使唤,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梦想得以
成真,自然要好好珍惜。

  吴小涵看了看我的下身,说道:「既然你的尿道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我就
来训练一下你别的需要练习的东西吧。」

  「嗯。」我不禁期待起来。

  「我在网上看到过别人玩那种用绳子拴在蛋蛋上来把整个人吊起来的,但是,
听说这东西需要长期练习才能做到,所以,我从没在我的M身上试过呢[ 1] …
…我打算从你开始开发。」

  「那……好呀。」听起来确实很赞。

  吴小涵说:「不过,我还是想看看有没有可能一日速成喔。」

  阴囊负重一日速成?当真不是天方夜谭?

  无论如何,在吴小涵的命令下,我还是乖乖拿过绳子来,让她把绳子在我的
阴囊根部拴稳,然后把多出来的一截绳子拴成一个十多厘米半径的圆圈。

  吴小涵命令我站直了起来——然后,她便很自然地把双脚搭到了那个绳圈里。

  这样,她两条腿的重量就挂到了我的蛋蛋上。

  对于第一次这么玩的我来说,光是这两条腿的重量,就已经足够受的了。

  我感觉自己的蛋蛋被勒得先是剧痛,又是带着麻木的酸疼,然后越来越难受,
感觉像是要被绳子活生生勒碎一样。

  我憋住气,本能地用力上提着耻部的肌肉。

  可没过十几秒,疼痛就已经让我我双腿发软,忍不住向下屈弯起膝盖。

  吴小涵不为所动:「坚持住别乱动噢。我这两条腿压在绳子上的重量应该连
二十公斤都不到吧,你这都坚持不住就过分了。」

  我疼得用力咬紧牙关,直直看着她的脸庞。

  凭着她眼神的支持,我才算勉强熬了过来。

  可是到了一分多钟的时候,我实在熬不住了,开口乞求:「小涵学姐……我
真的不行了。」

  「再坚持二十秒吧。」她开始倒计时:「二十……十九……十八……」

  这种仿佛看得到曙光的感觉,给了我最后坚持的动力。

  可是,倒数到「……四……三……」的时候,她却说:「不错,再来二十秒。
二十……十九……」

  我简直要崩溃了——我的蛋蛋都已经要碎了,纯粹是想着很快就能解脱,刚
才才坚持的呀。

  终于,当吴小涵再次数到「七」的时候,我的身体彻底无法坚持,倒在了地
上。

  「还差七秒钟,你知道怎么偿还这七秒吧。」吴小涵说完,拿出了电击的遥
控器。

  「我……」我连忙喘着气求饶:「我错了,小涵学姐。」

  她没理会我,还是狠狠按下了电击的开关:「表现不好当然就要受惩罚,不
然怎么称作训练,怎么称作调教?」

  不过,那彻骨的剧痛没有持续七秒之久;她很快就停了下来:「饶过你一次,
少电击你几秒。下次好好表现吧,不然我就真不客气了。」

  「嗯。」我趴在地上颤抖着感激道。

  「好了,站起来,自己把绳子拉好让我放脚。再来一组。」她命令道。

  这一次,她把双腿的重量挂在我的阴囊上后,我立刻咬紧了牙,自己在心里
数起数来鼓励自己。

  她则漫不经心,一副完全不顾我痛苦的样子,一边吊着我,一边拿出手机自
顾自地玩了起来——甚至还用手机给我拍了两张照片,说是「要把这便秘的表情
拍下来做表情包」。

  对于并不喜欢刑虐的我来说,这一切却是纯粹的煎熬。

  我下身的疼痛越来越甚,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幅度越来越大。

  吴小涵猜到我快受不了了,拿出手机设了个一分钟的定时器,放在一旁:
「最后坚持一分钟,这次不骗你。」

  我艰难地坚持完这一分钟后,立刻如同被抽掉骨头一般,直直瘫倒在地上。

  「感觉怎么样?」她把那高傲的皮靴踩到我的身上,问道。

  「疼,又疼又麻……」我如实说:「感觉蛋要被勒碎了。」

  「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就直接悬吊你咯。」

  「啊?」我听了简直被吓坏了:「我的蛋肯定会受不了的的吧……现在这样
就已经受不了了……」

  吴小涵只说:「没事的,到时候你就受得了了呀。我相信你的。」

  最后那句「我相信你的」的语气,倒当真像是女孩子在给自己喜欢的男生鼓
劲呢。

  ????????

  我只休息了一会儿,吴小涵就指引我进了调教室。

  她让我躺好在桌子上,然后把重新拿绳子拴牢了我阴囊的根部,并把绳子的
另一端拴好在天花板上的那个钩子上。

  她还把我的双手也用绳子绑好在身后,以免我一会儿乱挣扎或是用手去拉住
绳子。

  现在,她只需要移开我身下的桌子,我的全部体重就将由自己蛋蛋上拴着的
那根绳子来承担了。

  如果我的蛋蛋没在移开桌子的那一瞬被猛力的冲击给弄碎的话。

  但是,吴小涵不知是心软了还是忽然理智了,竟然说:「你放心,不会就这
么让你被挂着的,毕竟第一次,你的蛋要是真被勒坏了怎么办。我会给你别的受
力点的。」

  她从柜子里拿出了两个大铁钩——我一眼便认出来,这就是上次穿过魏麒的
龟头的那种铁钩。

  我吓得一颤:难道,吴小涵要用铁钩穿过我的龟头悬吊起来?

  难道,今天我的龟头也难逃一劫?

  还好,吴小涵并没有看向我的龟头——她拿着铁钩,来到了我的胸前。

  她用穿孔钳捏住了我的乳头,然后用力把铁钩从我乳头的根部穿进去。

  铁钩实在太粗,以致我胸前的肉都被肉里的钩尖扯得扭曲起来;终于,在吴
小涵粗蛮的力道下,钩尖从乳头的另一侧穿了出来。

  乳头终究比身上的大部分地方要敏感,我咬紧牙关忍住疼痛,果然又疼出了
一身汗。

  两侧乳头都被穿过后,吴小涵又把穿过乳头的这两个钩子也拴上绳子,并把
绳子的另一头同样挂到天花板上的那个钩子上[ 2].这样一来,她移开桌子后,
我的体重就会由三根绳子共同承担了。

  吴小涵完成这些工作后,果然开始轻轻把桌子推开。

  我明明知道她不可能半途而废,但还是恐惧而哀求地看着她。

  也许,我只是想要她轻柔一点,不要给我瞬间的剧痛。

  终于,桌子被推开得差不多了,我只剩下最右边三分之一的身体还在桌子上。

  左边乳头上的的铁钩已经拉得我疼得忍不住呻吟出声,而睾丸感知到的力量,
也已经达到了刚才被吴小涵双腿拉扯的重量。

  吴小涵继续推开桌子——终于,我和桌子最后的一点接触也被分开了。

  我自己的体重终于狠狠地拉扯在三处绳子悬挂的地方。

  我惨叫出声——三个地方同时传来的剧痛,已经让我的大脑要崩裂了。

  吴小涵愈发得意地看着我,问道:「怎么样?疼吗?」

  她显然知道答案——看我脸上快要爆裂的血管,都能知道我此刻是多么地痛
不欲生。

  况且,我就算回答「疼」,她此刻也不可能心疼我半点,减少我的痛苦。

  她之所以要那么问我,大约无非就是想听到我带着哭声的求饶,来满足她的
欲望。

  「疼……受不了了……」我还是实话实说,给出了她期望的答案。

  此刻,我胸前的两个钩子已经把我的肉拉扯地凸起来了好几公分,让我的胸
前雄起了两座尖锥;接近钩子的地方的肉甚至被扯得很薄,仿佛都能透过光一样。

  而我的阴囊已经被扯得快要比我勃起时的肉棒还要长了——我都不敢想象它
竟然能被拉伸得这么长。

  吴小涵并无法体会到我的痛苦,只是说:「受不了了?再坚持一会儿嘛。」

  我的体重将绳子越勒越紧,于是我的蛋蛋很快就就成了紫色——大约是血管
都已经被阻碍住,开始缺血了吧。

  可是,吴小涵却没有半点放开我的意思。

  她甚至站到了椅子上,伸手到天花板上的钩子那儿,把我睾丸上的那根绳子
收得更紧了些。

  这样一来,我的睾丸就被扯得更高,身体的姿态也因而变成了以胯部为最高
点,脑袋和脚分别垂下在两边。

  而显然,三根绳子上的受力分配也因而改变了——睾丸上的受力比之前更大
了,而胸前那两个铁钩给我带来的疼痛略微减少了一点。

  不知血液因重力而涌向大脑的缘故,还是下体愈发强烈的疼痛通过神经冲击
着大脑的缘故,我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开始一片模糊了。

  那个女恶魔此刻却从柜子里拿出了皮鞭。

  确实,现在被吊住的我,毫无反抗的能力——我要是扭动上一点,只会让自
己更加疼痛。

  我倒也不得不承认,吴小涵今天这身黑色的经典女S装束配上皮鞭,确实一
眼看上去就让人不寒而栗。

  这身皮衣和那高高的鞋跟,营造了一种奇怪的疏离感,仿佛在佐证着,眼前
已经不是那个温婉的吴小涵,而是一个视我为猎物的恶魔。

  她没有半点保留和犹豫,第一鞭就使出了最大的力气,狠狠抽到我的大腿上。

  我疼得一颤,咬紧牙准备挨着第二鞭。

  第二鞭依然抽到了我的腿上,留下了一条鲜红的鞭痕。

  鞭打的疼痛倒是不算难熬——甚至不及此刻我睾丸承受着的剧痛。

  可她的第三鞭却径直抽到了我的胸前,正正地击打到挂着铁钩的乳头上。

  在鞭子的扰动下,铁钩又猛然往拉扯起我的乳头,让我疼得忍不住大叫出来。

  吴小涵似乎发现了这种残忍的虐法,把接下来的几鞭,都全部抽打了在我已
经被悬吊住的地方——两侧的乳头和睾丸。

  当鞭子重重地击打在那两颗已被绳子勒得变形的睾丸上的时候,我终于再也
憋不住眼泪,又一次在吴小涵面前丢脸地哭了出来。

  这一次,吴小涵被哭声打断,倒是终于注意到了我的蛋蛋已经被勒成了深紫
色,只好先放放过我。

  她停下鞭打后,先是收紧了我胸前的那两根绳子,把我的胸口提高到了离地
两米的位置,又才完全解开了我蛋蛋上绑着的绳子,放我的蛋蛋自由。

  于是,我现在就变成了纯粹靠乳头根部的那两根铁钩来承受全身的体重。

  胸前那骤然猛增的疼痛让我疼得瞬间喘不过气来。

  好在,和睾丸上那种越来越疼的感觉相反,过了一段时间后,乳头上的疼痛
开始有所缓和。

  吴小涵于是开始放心地鞭打起我来。

  她那双皮靴细细的鞋跟在地面上叩击出「嗒嗒」的响声,挑动着我的受虐欲。

  也许是刚才的疼痛太过剧烈,相形之下,皮鞭的抽打已经没那么可怕,只是
感到热辣辣的。

  我似乎第一次觉得被鞭打有着一丝身心的双重快感。

  黑色的皮鞭在吴小涵的手中从容地划过空气,一次又一次亲吻着我的皮肤,
在我的身上留下她爱的印迹。

  在我全身几乎又印满鞭痕的时候,吴小涵才停下她的鞭打。

  停下鞭打后,吴小涵终于把桌子搬回了我的身下,把我放回到了桌子上。

  她也把我胸前的那两个铁钩从我身上取了下来——只是,在刚才的一番拉伸
过后,即使钩子被取下了,我的乳头似乎也被拉得从身体上垂下了一点来。

  不过,无论如何,我终于解脱了。

  恢复了自由身的我,满身大汗地躺在桌子上喘着气。

  我终于算是挨过来了这悬吊的玩法——虽然,感觉都快丢掉了半条命。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