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嫁给了野人】(06)作者:assistant

第一文学城 2020-11-18 03:04 出处:网络 作者:assistant
            (6)(翻译-精校版)   明白到自己身处于大脚野人的部族之中,洁西卡正学习适应他们强盛的性欲

            (6)(翻译-精校版)

  明白到自己身处于大脚野人的部族之中,洁西卡正学习适应他们强盛的性欲
和奸淫。她生活在部落中两只高大的雄性生物之间,开始一心一意地建立与他们
的关系。同时,她姐姐卡路莲在搜救行动中,意外地发现发这个大脚野人部落。

  洁西卡在这些刚刚认识和以性交为乐的生物的帮助下,可以说服卡路莲留下
来吗?

  *************************************************************

  洁西卡发出销魂的淫叫声,正努力挣脱身上的绳索。她和厄嘉一起时,厄嘉
在她身上不断地获得性高潮,两人还会探讨性爱的乐趣。不错,洁西卡正是这样
自我安慰,而在某程度上也不可否认的。洁西卡和首领住在一起,但她又喜欢和
厄嘉淫乐,在两者之间,使她感到难以取舍。现在,洁西卡要搞清楚,她是不是
如挂念领首那样想念厄嘉,把他当作一个固定的伴侣。她决定要了更多地了解厄
嘉的情况和行为,所以她来到他的小屋作客。

  厄嘉将洁西卡的双手紧紧绑在她的身后,并将她的脚踝绑在一起。洁西卡跪
在地上,肉臀高高举起,脸贴在用软草和树叶编织的垫子上,嘴巴用布塞着防止
发出那种声音。不过依然是无法阻隔洁西卡不断发出淫叫——响亮而清晰,一声
比一声响亮。厄嘉受淫叫声的激励,一下比一下用力地刺入洁西卡体内。他正在
操她的肛门;无情而粗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如你希望那样,操爆这紧小肉洞,这是唯一的方法。」他之前已经告诉过
她。

  洁西卡无法否认,她喜欢这样。厄嘉从不会停下来检查是否弄伤了她。洁西
卡和部落的女人不同,他可以为了自己的欢愉而去享用和虐待她的身体。他可以
为所欲为,然后要她乞求得到高潮。洁西卡别无选择,因为这是她来这里的目的。

  首领作为她的伴侣,会用非常温柔的方式去操她,这种狂野的性爱只是一种
补充。

  总而言之,她是一个十分快乐、享受性爱的女孩。

  大脚野人部落里的其他人仍然会操她,但洁西卡从他们那里得到的欢愉与首
领和厄嘉所给予的是无法比拟的。大部份族人只想得到紧小的肉洞和娇小、新奇、
没有长满体毛的身体。一些女人终于弄明白这点,但她们不能接受在她面前处于
劣势。她们决不能输给人类的女人。因此她们的伴侣现在少了来找洁西卡,这使
她有机会细心考虑自己将来的决定。

  首领说如果她的开心的话,她可以同时拥有他和厄嘉作为伴侣。洁西卡知道
这并不是他真正的想法,但还是很感激他同意她的选择。首领希望洁西卡快乐,
自从将她带到这村庄,将她过往的生活抹去,他就这么说过。洁西卡对他说过无
数次——他使她感到快乐。她生活在这里比起以往一个人在家中要开心很多。当
然,洁西卡会想念:互联网、自来水和她姐姐。还有……对,意大利薄饼或者芝
士汉堡,偶尔代替一下坚果、酱果和时令的蔬菜也是不错的选择。但那些都不重
要,而且洁西卡根本不会抱怨。她有两个男人会关心她,再也不缺少性伴侣,他
们的大阳具又总能使她阴户的满意,其他女孩可不会如此的幸运。

  洁西卡尖叫起来。厄嘉十分用力地刺了进去,快感使她的身体在抖颤。但想
要发乞求声却并不是容易的事,他还没扯掉塞着她嘴巴的布块。在厄嘉许可之前,
洁西卡不可以高潮。他十分明白她想要什么。从洁西卡挣扎和上气不接下气的样
子,谁都能轻易弄明白她的想要什么。

  洁西卡断断续续并且含糊不清地在咒骂,厄嘉对此毫不理会,这使她不顾一
切地淫叫。洁西卡不知道如果在未经许可下达到高潮,会有什么后果,而且她也
不想知道。幸好,厄嘉是一个喜欢支配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残忍的男人。他的内
心正在偷笑。

  「高潮吧!」他不断地操着她说。

  洁西卡还未来得及发出尖叫,就已经到飞越漫长、强烈性高潮巅峰。她整个
身体在欢愉中摇摆。如果不是厄嘉用手抱着她的肉臀用力地刺插,洁西卡早就倒
塌在地上。一声哼叫之后,她感到厄嘉烫热的精液急不及待地射进体内。他迅速
抽了出来,让余下的精液飞溅在她的屁股上。厄嘉不再抱着她,洁西卡无力地倒
下来,诱人地倒在地上。厄嘉扯出来塞着她嘴巴的内裤,洁西卡上气不接下气,
呼吸急促。

  「天啊,厄嘉,」她喘着气,依然被绑着的她缩成一团。

  厄嘉低头笑着,并拨开她脸上的头发。「你喜欢这样吗?」

  「你总是这样问,这还要解释?你没看见我的高潮多么强烈吗?」洁西卡回
应。

  「对,但我想得到确定。」

  「喜欢,我喜欢这样。」洁西卡告诉他。「我一直很享受。」

  「那么你已经作出决定了?」

  洁西卡叹了口气,她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但她想当她宣布时,要确保谁也
不受到伤害。首领对她很好,如果她让厄嘉成为第二个伴侣,她就必须保证首领
能得到真正的快乐。洁西卡不知道如何解释,因此她摇摇头。

  「还没有。但我很快会有一个决定。」

  厄嘉点点头。他知道一个如此重要的问题,不可以逼得她太急。他的手指开
始迅速解开洁西卡身上的绳子。这很奇怪,因为通常在解开她之前,他们都拥抱
一会。他当然有注意到她诧异,因此他耸耸肩。

  「不久会有召集,」他解释。

  「什么事要召集?」洁西卡边问边搓弄着手腕使血液流通。

  「猎人发现了入侵者的足迹,他们会捕获它,并将它带回这里。首领会决定
如何处置。」

  洁西卡发觉这部落对入侵者并不仁慈。他们的生活方式十分隐蔽,尽可能避
开人类。他们信任洁西卡是因为她是首领的伴侣,但其他人不会得到同样的礼遇。

  她悠然地在厄嘉的小屋里休息,直至听到外面的骚动——叫喊声和刺耳的尖
叫。

  洁西卡做了个鬼脸站起来,她有一点疼痛,而且大概是时候去洗掉那布满全
身的干涸精液了。不管怎样,她想去搞清究竟为什么会有骚动的声音。作为首领
的伴侣,她在集会的作用是无用置疑的。洁西卡从小屋走到空地上望向首领。整
个部族正包围着某个物体。首领微笑着招唤她过去。

  「过来伴侣,」他说。「过来看看我们的入侵者。」

  「我不是一个入侵者,你……无论你们怎样说!」一把尖锐的女声在大叫。

  洁西卡瞪大双眼。即使是双重失忆,她也不会忘记这声线。声音里好像充满
了从未有过的恐惧,但应该没错,问题是她是怎样来到这里的?该死的!

  「卡路莲?」洁西卡走进人群中。震惊的她嘴巴张得大大的。她的姐姐就在
那里,她躺卧在地上,背囊里装着全副的旅行装备。「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怎么
知道我在这里?」

  那女人突然双眼望着洁西卡的脸。「洁丝?」她歇斯底里地说。「噢,我的
主,我就知你没有死!」

  「死?谁说我死了?」

  「警察!」

  洁西卡感到惊讶,但也觉得言之有理。她已经失踪超过两个星期了,而且不
怀疑理查会开着她的车回家。人们必定认为洁西卡死在树林中,甚至可能会认为
理查杀了她?洁西卡的确没有花太多时间考虑这事,她的心思都消磨在性爱上。

  「我没有死,我很好。」

  卡路莲坐起来望着她。「你怎会这样说?全身肮脏,还赤身露体,还有这些
是什么生物?他们看上去像……」她声音渐渐减弱,仿佛她无法说出话来。

  「大脚野人?对,他们全部都是。」

  「为什么你和他们在一起?」

  首领不耐烦地说。「伴侣,你认识这个入侵者?」

  洁西卡不安地看着抽泣中的卡路莲。「对」她回答说。「这是卡路莲,我的
姐姐。」

  众人议论纷纷,洁西卡看到男人们好像很高兴,因为想到将会有另一个人类
女性。但女人们看上去好像却不喜欢。

  「她仍然是一个入侵者!」伯嘉大叫。「我们不能给她回去,她会将我们的
事告诉其他人类。」

  「她来这里只是为了找我!」洁西卡大声说。「你别害伤她,伯嘉。我不会
允许你那样做。」

  洁西卡充满权威的声音,使卡路莲感到十分诧异,她眼光闪烁、摇着头。
「我不会制造麻烦。我只想带我的妹妹离开这里。我保证我不会将你们的事告诉
任何人。」

  这次洁西卡的表情更加不安;她要怎样去解释,她不会轻易离开这里,她现
在属于这里,与首领和厄嘉在一起。洁西卡知道一提到要离开,男人就会变得焦
虑不安,她感到在情况失控之前必要做一些事情。

  「伴侣,」她说,「我可以用一点时间和我姐姐说明和解释?」

  首领点点头。「好,带她到我的房子里谈谈,你们回来时,我们会做出决定。

                 「

  洁西卡微笑着说。「谢谢你,」伸手拉起她的姐姐。

  卡路莲拉着洁西卡的手站起来,紧靠着洁西卡,离开了这群野兽。她的妹妹
将她带到她和首领共用的大房子中。很快卡路莲就明白她们已经离开了大脚野人
的听力范围,她紧握着洁西卡的手臂。「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好,你知道我和理查一起去露营吗?原来他是一个混蛋,开走我的车并扔
下我。」

  「那杂种!」卡路莲说。「我知道他跟这一切有关。」

  「对,不错。然后首领发现了我,并且我们……成为了朋友,他将我带回这
里和他的族人在一起生活。」

  「他叫你做伴侣。那是什么意思?」

  「正如你所听到的那样。」洁西卡承认。「看……他们留我在这里的原因是
可以操我。他们自己的女人不像我们人类的女人那样有吸引力,而且他们喜欢操
我是因为我有更紧更小的肉洞,呃……我向他们示范了一些方法。」

  卡路莲呆望着她片刻。「你不是说真的吧。」她终于开口。「为什么你会容
忍他们这样做?」

  「因为这里的性爱好得让人无法想象。」洁西卡对卡路莲说。「看到他们身
上的阳具吗?相信我,他们知道怎样去运用它。我喜欢这里。首领对我很好,其
他的男人也经常和我在一起。这里的生活并不是那么差。」

  「但你必须回家,洁丝。大家挂念你!你是属于文明的,不是在这荒野里和
一群长毛兽在一起。」

  「不要那样叫他们!」洁西卡强调。「他们是不野兽。他们的智慧超乎想象,
而且他们和我们一样有感情。当理查——那人类让我独自面对命运时,他们在照
顾我。」

  卡路莲叹了口气,靠在小屋的墙边。「好,不错,你不是被迫的。你全身赤
裸而且肮脏不堪,但你好像很快乐。他们打算对我怎样?」

  「我不知道。他们确实非常不喜欢入侵者。他们会留你在这里。好处是你是
一个女性,而且有我替你说话。」洁西卡有点犹豫。「他们大概会操你。伯嘉肯
定会那样。」她姐姐惊恐的样子加快了洁西卡说话的速度。「但那会非常之美妙,
我保证。虽然他们粗暴而巨大,但那是值得的。你之前从来不会有那样的感觉,
相信我。」她从来都不羞于和她姐姐谈论性生活,这次也不例外。

  「好吧,我会……如果我没有其它选择的话,那样好吧。但我不接受我们不
能离开这里。」

  「现在好了,跟我来,」洁西卡带着她的姐姐回到空地上,充满期待的族人
正在等候。

  「伴侣,」她边说边寻找首领。「我的姐姐想留在这里,并尽她所能去获取
你们的信任。」

  首领点点头。「那不错。伯嘉,如果我让你首先得到她,你会开心吗?」

  伯嘉想了想。「当然开心,但那要取决于她之后不会逃跑。」

  「她不会的,」洁西卡向他保证,轻轻地推着她的姐姐。「把衣服脱光。」
她在她耳边低声说。「给他们看到他们的收获。」

  卡路莲一脸无奈,地开始脱去衣服,她拥有一对丰满乳房和结实娇躯,最终
完全展现在众人眼前。当她脱去衣服和鞋时,雄性的大脚野人变得兴奋起来。当
看到她的姐姐的双眼被那周围正在勃起的巨大阳具所吸引,洁西卡感到十分有趣。

  洁西卡望向她的伴侣,他双眼正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在看什么?」她挑逗
说。洁西卡走过去,用双手握着大脚正慢慢充血的粗大肉棍。

  他微笑着拨开她脸上的头发。「我们可以向你的姐姐示范一下该怎样做吗?

  「大脚问。」我不想她受伤。「

  洁西卡微笑着点点头。「对,伯嘉干那事时一定不会温柔。卡路莲,边看边
学。」

  洁西卡跪下来,俯身亲吻首领阳具那蘑菇状的龟头。当她确定所有的目光都
集中在她身上时,洁西卡让龟头进入她的嘴里,吸啜长长的肉棒。她无法让整支
肉棒进入嘴里,所以要用手进行额外的工作,并在吸啜和套弄时,迅速摆动头部。

  首领发出哼声,手指纠缠在洁西卡的秀发之中,但并没有粗鲁地推摆她的头
部,只是将手放在上去,要她去取悦他。部落中的每个人都在观赏这位美丽的人
类吸着他们首领的阳具,这使得洁西卡更卖力、更认真地为他们表演。她吸舔阳
具并且用双手抚弄着布满阴毛的巨大睾丸。洁西卡知道她的伴侣喜欢她这样玩弄
他的睾丸。

  卡路莲双眼充满兴奋,为她的妹妹如此饥渴,以及能让那巨大的家伙放入嘴
中而感到震惊。她不清楚自己的双唇能否包裹着那些正指向她的巨大阳具。但淫
荡的洁西卡虽然嘴被塞得满满,好像却得心应手。卡路莲目睹她妹妹在性交,虽
然她们经常详细地讨论她们的放荡行为。但现在正不可思议的是自己正着迷地看
着洁西卡心甘情愿地取悦一只生物,它就如龙和独角兽一样,只可能存在于神话
之中。如果大脚野人是存在的,那么这里还会有什么呢?还有这些神秘的生物都
是性欲狂魔?

  她的妹妹已经失踪了几周,很明显她花了不少时间做这种事。洁西卡在那阳
具上放纵享乐,就如那是她品味过的,最诱人的物体。她的伴侣随着每一下呻吟
和淫叫中加快了刺插的速度,务求插得更深。那阳具是没法整支进入洁西卡嘴里
的,对于她的喉咙那实在是真的太粗了。另外,洁西卡并没有夸大这些生物的阳
具尺寸。就算是它们松弛的时候,也已经很粗大。但两个赤裸的人类女孩春光展
露,勃起的阳具都变成淫荡的巨兽。正当卡路莲怀疑它们刺插她时会否将她撕开,
她看到洁西卡将首领的阳具从嘴中抽出来。她的脸上满布精液,而那生物必定是
已经到达高潮,不过他依然坚硬。

  洁西卡笑着望向她的姐姐,并没打算抹掉脸上的精液。她站起来,双手搭在
她伴侣的肩上,然后跳起来用双腿缠绕着他的腰。首领没有浪费时间,顺势将阳
具插入她的阴户。洁西卡紧夹从下刺向她的阳具。她得意地高声叫喊,每当那粗
硬的家伙刺插她时,洁西卡都会大叫。大脚的阳具从来不会让人失望,洁西卡能
感受到阴茎上的每条突起的血管,它正紧贴着并撑开她的体内的肉壁。意想不到,
在那么多巨大的阳具插入她的阴户之后,那还是如此的紧小。洁西卡知道只是宽
松了一点点,因为不再像之前那么痛楚,但依然夹得很紧。对于女人身体的弹性
来讲这在预料之中。

  首领的双手托着洁西卡的肉臀,微笑着将她抱得更紧,然后缓缓地插入她,
并发出大声的嚎叫。当他缓缓地抽动时,洁西卡感到阳具滑过她每一寸敏感的阴
道壁;点燃连串的炽热快感直达她的脊髓。洁西卡希望将首领推倒在地上,更快、
更用力地骑着他,但以后一定会有这样的机会。现在她乐于给他做主导。他每一
下的刺插支配着她的身体;而他每一下插入都是那么的有力和缓慢。

  洁西卡可不会压抑她的淫叫,愉悦的叫喊声不断在空地上响起,挑逗着其他
人。她知道在这结束之前,还要满足他们多几个。不过,那实在是太好了,这就
是这里的生活方式。虽然洁西卡刚和厄嘉在一起,但幸运的是她已经得到休息。

  在她姐姐面前示范,如何向众人卖弄她的性器,这感觉是多么的淫荡。虽然
感到淫秽,但洁西卡希望和需要她的姐姐明白这里生活是多么的让人满意,尤其
在这一方面。

  伯嘉实在是无法再忍耐,他捉住卡路莲将她推倒在她上,卡路莲在惊恐和愤
怒中大叫。她被迫趴在地上,这正是伯嘉的最喜欢的姿势。他跪在身后,并将龟
头推入她的阴户。卡路莲在痛楚中大叫,设法摆脱这个野人的肉棍,但伯嘉紧抱
着她的臀部,让她无法弹动。

  「不要那么粗暴,伯嘉,」洁西卡用力大叫,尽管她自己正在猛烈高潮中喘
不过气来。「放慢点。」

  伯嘉抱怨着停止了推进,只好将龟头沿着肉缝磨弄,把渗出的精液当作润滑
剂。卡路莲不希望因为他的行动而令自己变得湿润。但怎可能?尤其在她妹妹表
演的诱惑下,而这粗大的肉棒正设法进入她的体内。卡路莲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
和别人在一起了,更不要说有伯嘉这么好的天赋了。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伯
嘉将龟头推入了毫无准备的卡路莲体内。尽管卡路莲发觉比自己平常所承受的要
充实得多,但其实并不是太过痛楚,她也意识到阳具将要继续插进去。

  这并不像以往卡路莲带回家中的男孩。虽然其中不少都让她有不错的感觉,
但和这实在相差十万八千里。她之前实在从未有过被一根阳具刺穿的感觉。伯嘉
简直就像要顶到她的胃部。他正深深地插入扭动着身体的卡路莲,他相信如果她
夹阳具不动,必定很快就会到达高潮。卡路莲全身都变得兴奋,快感使她颤动和
呻吟。尽管如此,但当伯嘉开始抽动时,卡路莲还是没有做好准备。在平时性交
时,她都需要刺激一下阴蒂增强她的感觉。这一次真是十分,十分的不同。

  卡路莲能感受到阳具在体内的每一下抽动。它不单只塞满她,而且完美地紧
贴阴道壁,用它的方式带来每一刻强烈的快感。值得庆幸,伯嘉开始慢下来,让
卡路莲的阴户有时间去适应,然后他紧抓住她的双臀加快了速度。卡路莲完全不
知道她的妹妹正到达高潮,她自己的淫叫、抽泣声是那么的响亮,将一切都淹没
了。

  完全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卡路莲就到达了高潮,比起她能想象的要更强烈、
更持久。在伯嘉的控制下卡路莲颤抖着、扭动着身体,淫液喷涌出来,沾满坚硬
的阳具。他嚎叫着感受那快感,并且加大了刺插的幅度,伯嘉在与自己的高潮竞
赛。大幅度的刺插并没帮助卡路莲在顶峰落下来,只会令她更兴奋;一个的一个
高潮正接踵而来。

  这不全是痛苦,她正接受更多的刺激,这使卡路莲无法保持冷静和安静。突
然她十分明白为什么她的妹妹享受这里的生活。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会这样吗?

  该死的,大概一天会有很多次,和很多人?她会否要取悦这部落的每一个男
人?

  望向她的妹妹,看到现在洁西卡正摆出一个和自己相似的姿势,一个生物在
她身下刺插着她的阴户,同时另一个插着她的肛门。如果那么巨大的家伙插入如
此紧小的肉洞会受到伤害的话,洁西卡就根本不会作这种表演了。她闭起双眼,
头向后仰,她正被更快、更用力地操着。

  卡路莲很快就发现,另一根巨大坚硬的阳具正在她面前,它肯定正滴着渗出
来的精液,卡路莲想也不用想就接受了这一根坚硬的阳具,伯嘉的阳具刺插着将
她推向前,她张开嘴巴将它的顶端放进嘴里,用她的舌头尽情品味那纯净的咸味。

  它们味道要比人类男人的要好,卡路莲想这是因为他们有更健康的食物。未
经加工的食物可能令它们的更纯净。她尽力张开嘴,让阳具更深地插进去。卡路
莲双手需要趴在地上支撑着身体,尽己所能不断吸啜着这巨大的阳具。伯嘉的刺
插使她在嘴里含着的阳具上上下摆动。每一下抽插都刺得更深。在其中一根阳具
的不断刺插让卡路莲迎来另一个高潮,她已经完全顾不上另一根阳具会令她窒息。

  卡路莲吸着的阴茎起了口塞的作用,让她无法发出快乐的尖叫,她的第二个
高潮正汹涌而至。这时伯嘉也到达了高潮,当他抽出来时,温暖、浓稠精液在她
被满灌的阴户里面流了出来。她卡路莲的叫喊使插在嘴中的阳具得到共鸣,它的
拥有者含糊不清地嚎叫,然后插入得更深,带来强烈的高潮,用精液灌满她的喉
咙。卡路莲马上吞下去,以免被那大脚野人阳具涌出来的大量精液弄得窒息。

  他抽出来,满身精液的卡路莲倒卧在地上。她用力呼吸,需要将空气吸进肺
里。这刻好像他们与她已经完事了。她的妹妹却正热情地骑在两根正用力撞击着
她的肉柱上。洁西卡大声尖叫,她的臀部在挺动,她的双乳在摇摆。卡路莲看着
她妹妹的脸,知道她快要高潮了。她的嘴巴大张,她的双眼在闭紧中颤动,然后
发出一声大叫。

  两只野兽也不甘落后,卡路莲看到精液从洁西卡体内渗出来,他们在刺插中
达到了高潮。一个野人走过去让洁西卡摇畅销晃着站起来,卡路莲认出那是首领。

  他将她带到软弱无力的卡路莲躺着的地方。

  「怎样,你觉得怎样?」洁西卡问。

  「真是……我从未……」她无法找到词语去形容她的刚才的快乐。洁西卡会
心地笑起来。

  「对,每一次都会这样,现在明白我为什么留在这里了吧?」

  卡路莲点点头,「越来越清楚。」她坐起来在颤抖中喘着气,发觉自己满身
精液和汗水。「我们可以找地方清洗干净吗?」

  洁西卡看到首领点点头。「要看好她,」他说。「她由你负责。」

  这使卡路莲不快。她不是一只被人看守着的没规矩的小狗。但卡路莲知道他
们不会折磨她,而且不会有这样的可能。她决定暂时享用一下她的运气。

  「我明白,」洁西卡说着,伸手将她的姐姐拉起来。「来,卡路莲,我带你
去小溪,我们可以在那里清洗。我也很想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

  手拉着手,她们经过小屋走进树林,向流水声走去。卡路莲来找洁西卡时,
就知道那小溪。她望向清澈的溪水,希望它能抚慰她越来越利害的痛楚。

  「伯嘉没伤到你吧,是吗?」洁西卡想知道。「他有时会很粗暴。他会变得
十分兴奋,而且喜欢用阳具惩罚他的女人,并奸淫她们。

  卡路莲摇摇头。「真的没有。我有点痛,但更多的原因是由于他那足有一尺
长的阴茎,而他并没有设法用它折磨我。

  洁西卡大笑起来。「对,那真是很痛。你要尽快习惯,那就会轻松一点。不
过一定会很快,但他们总是想性交。他们有这种疯狂的耐力,如果没事干,他们
大概会整天必将。首领为了给我多点时间休息,已经要他们少花点时间在我身上。

                 「

  「我不明白你每天怎样能被操那么多。」卡路莲坦白地说。「你一直躺在那
里,给一根阳具插着肛门来操。」

  洁西卡耸耸肩。「你真的要习惯它。我保证它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痛。」她步
入小溪,当凉爽的溪水拍打着她的肌肤时,洁西卡发出舒心的叹息。「而且我可
以作为首领的伴侣,要求他们离开。」

  「对,我明白,」卡路莲叹了口气。她走进水中,清洗她身上干涸的精液。

  「这是什么回事?你怎样会成为首领的伴侣?」

  洁西卡解释首领怎样发现她,他怎样利用她恢复他至高无上的权力,并达成
协议允许野人们去操她。「他也可以部落中和其他女人性交。很不幸,我要花一
点时间去说服她们,用不同的性交方式会更有趣。我已经使这里有很大的改变了。

  然后还有厄嘉。「

  「那是谁?」

  「他是另一个大脚野人,我像喜欢首领那样喜欢他。他是性爱的支配者,而
且十分、十分的美妙。」洁西卡说。

  「你让他支配你?」

  洁西卡点点头。「噢,对,我一直对此感到好奇,而且在一个晚上不知怎地
就发生了,我的高潮比之前的都要强烈,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不要忘了这些大
脚野人比起家中任何男人,都能给我带来更强烈的高潮。」

  卡路莲俯身进入水中,洗掉她上身的精液。「那么你也打算成为他的伴侣?

  你可以那样做?「

  「技术上,我可以。大脚说令我开心的事他都会支持我,而我也想和厄嘉一
起……但我不知道首领对此事的真实感受。我可不会要他伤心。」

  「言之有理;我想你必定会做你开心的事。」卡路莲说「我依然认为我需要
找办法离开这里。」

  「你大概可以在某个时候溜走。」洁西卡说。「我……我依然会留下来。」

  卡路莲清楚和她的妹妹争吵这事是无意义的,所以她继续清洗,直到洗净身
上的泥土、汗水、自己和生物们的淫液。当两人清洗干净,她们离开小溪,向村
庄走去,阳光晒干她们的头发和肌肤。充满活力的性交使卡路莲还是有点疼痛,
她很高兴洁西卡提供了一个睡袋让她躺在上面。洁西卡从外面取回卡路莲的背包,
将它拿进小屋里。她们一起享用卡路莲旅途上带来的食物。那是她姐姐准备好的
一切。虽然她不知道怎样准备好被一群淫荡的大脚野人绑架。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