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禁锢的爱情 上部:迷失 】第21章 发觉被算计

第一文学城 2020-11-20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hen2008120
作者:shen2008 2019/10/25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4390               21发觉被算计

作者:shen2008
2019/10/25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4390

              21发觉被算计

  想着之前性生活的不满意,把妻子叫回屋后,这一晚,梁文昊久久都无法入
睡…

  隔日,在机关餐厅吃午饭的时候,梁文昊刚刚坐下,就听到旁边一侧的两个
中年女同事一边吃饭,一边在低声的窃窃私语,「听说了吗,老彭刚刚被窦副局
长叫过去问话了。」

  「为啥?」

  「前天晚上执法的时候,对方往他车里丢了两条烟,据说里边塞的全是钱,
有人打匿名电话把他给举报了。」

  「不是吧,有这种事,老彭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收别人东西的人啊,你看他
平时穿的多简朴,过年的时候都不舍得买件像样的新衣服。」

  「哎~ !人不可貌相,表面看似忠厚肚子里指不定一肚子啥坏水呢,况且老
彭的爱人有肝病,平时吃药得花多少钱,你不想想,他能不缺钱吗。」

  「说的也是。」

  听着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同事彭治,梁文昊想起了刚刚下楼的时候,
确实看到彭治进了窦副局长的办公室,虽然自己和他不是很熟,但是毕竟都在一
个机关里任职,俩人照面还是会打招呼。

  彭治今年50出头,科级干部,平时穿着打扮比较简朴,上下班只是骑着一辆
电动车。在梁文昊眼里,对于这个年长自己的老大哥的印象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如果不是此刻听到这两个女人议论,他也想不到那样一个外表忠厚的老实人会收
受对方的贿赂。

  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了昨晚爱人提到的那箱酒,沈婷说自己轿车的后
备箱有一箱酒,她说的那箱酒是哪来的?

  梁文昊仔细的回忆着之前的事情。这时,他好像想起了前天周六那晚,自己
醉醺醺的被薛强扶着回到车里之后,通过车内的后视镜好像看到过薛强曾经打开
过自己轿车的后备箱,但是干了什么,他并不知道。

  想着这些事情,梁文昊心里不禁一惊,赶紧拿出手机给薛强打去了一个电话,
片刻后,电话就通了,梁文昊甚至都没有和他客气的打招呼,直奔主题,质问他:
「强子,你告诉我,上周六晚上我们喝完酒离开之后你是不是往我车上放了什么
东西?」

  「什,什么东西啊?」

  薛强装着糊涂…

  「你还装是不是?」

  「哦,你说的是那箱酒吧,那是苏姐送给你的一点见面礼。」

  听到这话,梁文昊顿时被弄出了一肚子气,「姓薛的,你可真有种,你告诉
我,苏静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样帮着她来坑自己的老同学?」

  「唉!文昊,不就是一箱五粮液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行,强子,你小子等着,等稍后见面咱们再算账。」

  挂了电话,梁文昊立马又给苏静打去了电话,结果没打通,他就在微信上给
她发信息,可是对方还是没有回。没办法,等晚上下班之后,他亲自开车去了苏
静的烧烤店找她,可是苏静没在,店里的员工告诉他,老板娘今天不舒服,在家
休息没有来。

  「她住在哪知道吗?」

  梁文昊的语气有些冲,对方以为他可能是来找老板娘麻烦的,就没有再说下
去。

  之后,梁文昊拿出了手机,让对方看了他上边记的号码,还有他们之间的微
信,的确是是朋友关系,这样对方才告诉了他地址。

  仅仅用了10来分钟,梁文昊就开车到了她的住处,站在门前,用力的拍响了
大门。

  片刻之后,门开了,苏静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睡衣揉着发困的眼睛站在门口,
看到来人是梁文昊,立刻露出了一副灿烂的笑容。

  「文昊,是你呀,来,快进来。」

  苏静把梁文昊招呼进屋,关上门之后,梁文昊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往里走,
一脸怒气的盯着苏静,开口说道:「别叫的这么亲热,我和你不熟。」

  「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发这么大的火?」苏静疑惑的看着他。

  「苏静,咱们认识了也有一段时间了,相处的还算不错,我当你是朋友,可
是你就这样在背后坑我?」

  「怎么了,我坑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意思,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下午的时候我给你打
电话你为什么不接,我用微信喊你,你也不回,为什么要故意躲着我?」

  「我没故意躲着你呀,我只是身体不舒服,下午去看病的时候没拿手机,回
来之后喝了药,躺在床上就休息了,刚刚才睡醒。」

  苏静解释道。

  「行,你挺有理由的,那好,咱先不说这个,上周六的时候你教唆薛强骗我
去吃饭,然后趁我酒醉往我的后车厢藏了什么东西,这你心里总该有数吧?」

  「什么藏东西,说的这么难听,那只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咱们朋友一场,初
次见面总得送点礼物意思意思,表达一下心意吧,莫非你是嫌这些礼物轻了?」

  「好你个苏静,你知道吗,你这是在公然贿赂国家公职人员,就凭这一点,
我现在就能报警让他们来抓你。」

  「别说的这么难听,什么贿赂不贿赂的,那只是朋友之间的一点见面礼罢了,
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别来这一套,我不需要你好心送什么见面礼,你说吧,那一箱五粮液多少
钱?」

  梁文昊继续问。

  「这……」

  「不要吞吞吐吐,你快说多少钱吧。」

  「没多少钱,也就7000多。」

  一听到这个数字,梁文昊心里猛烈的咯噔了一下,只觉得脸颊乎乎发着烫,
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这箱五粮液不会太便宜,但是真正听到这个数
字的时候,心里还是着实吓了一跳,这并不是仅仅只是因为这个酒的价格,而是
平白无故被人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如果被上级领导知道了,自己会非常麻烦。

  前年的李副局长行贿被双规,去年的陈处长挪用公款包养二奶被判了5 年,
这些都是身边发生不久的事情。最近国家正在严打,况且现在还处在自己升职的
关键时候,这段期间千万可不能出任何的差错,让那些平时看自己不顺眼的人抓
到什么把柄。

  「你行啊,姓苏的,出手可真是阔绰,你说吧,你想拉拢我帮你做什么违法
的事情?」

  梁文昊气愤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哪有,我只是想结交你这个朋友罢了,以为送点东西你会高兴,可是没曾
想到把你给惹生气了,文昊,早知这样,我就不这么做了。」

  「别说的这么好听,苏静,大家都是明白人,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要是说没有
目的,鬼才相信。」

  「哎!文昊,我也是没有办法呀。」

  苏静看梁文昊直来直去,也不好意思再和他拐弯抹角,无奈的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是有人叫你这么做的?」

  「其实,其实吧,我是有件小事想请梁科长帮个忙。」

  「呵呵,小事。」

  梁文昊轻蔑的笑了笑。

  「来,你先进屋坐下,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你讲一遍,你就明白了。」

  苏静主动拉着梁文昊的胳膊,好说歹说将他带去了客厅,而后又给他沏了茶,
隔着茶几坐在了他的对面,一脸无奈的对他说道:「梁科长,是这样的,我堂弟
在临近的小县城经营了一家餐饮店,哎,都快干不下去了。」

  「是因为干了违法事情经营不下去了?」梁文昊讽刺道。

  苏静没有在乎他的挖苦,因为对于这件事而言,是自己首先耍了手段,对方
说些气话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并不会放在心上,继续对着梁文昊说:「当地县
税务局的王主任,经常领着一群人去我堂弟那里白吃白喝,吃完了就打白条,整
整1 年多的时间,1 分钱都没有付账,我堂弟找他们要了多少回了,可他们始终
都赖着不还。」

  「有这种事?」

  「文昊,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没有骗你。」

  「那你们为什么不拿着他打的那些白条去有关部门告他。」

  「告,像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一个当官的都不认识,能去哪里告?况且现在都
是,……都是官官相护。之前我们去了当地纪检部门,对方只说让回去等消息,
可结果就没有消息了。而且在那之后,我表弟还接到了恐吓电话,说什么如果再
敢诬告共产党的官员,就来封我堂弟的店,让他去坐牢。而且我堂弟那人胆子也
小,被别人这样一恐吓,就再不敢说什么了。」

  听完她的这番话,梁文昊的内心有些沉重,因为他觉得苏静不像是在说假话。

  「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吗?」

  「有,证据都在我堂弟那放着呢。」

  「王主任,你说的那个王主任叫什么名字?」

  「王振军。」

  王振军?梁文昊不禁回想了一下,对于这个王振军,他还是稍稍有些熟悉的,
并且也曾和他有过一面之缘,这个王振军年龄大概在50来岁,身高还不到1 米6 ,
胖的像头猪,而且一脸的糟疙瘩,丑的有点不像样子。

  就在3 年前,他和爱人参加局里一个领导儿子婚宴的时候,酒席进行到一半,
梁文昊去了卫生间方便,可过了一会儿当他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看到一个男人趴
在妻子身后在跟她说话,那个男人一手扶着妻子后座的靠背,一手按在妻子身边
的桌子上,说话间那张老脸几乎贴在了自己爱人的脸上,而且露着一口的大黄牙,
脸上的笑容显得是特别的淫贱。

  因为周围都是一些自己单位的同事和领导,况且还是在这种喜庆热闹的场合,
沈婷索性忍着没有给这种人脸色看,勉强的来应付他。

  见此情景,梁文昊心里非常不爽,快步走去了爱人身边,俩人算是打了个照
面,那时他便认识了这个叫王振军的男人。

  看到对方的老公回来,老东西知趣的算是离开了…

  当时,梁文昊还只是一个地税局的科员,那个时候王振军就已经是崎阳县审
计局的副局长了,而现在梁文昊升到了副科,王振军却从县审计局副局长的位置
降到了县地税局担任主任。

  之所以会这样,梁文昊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因为这个老东西好色,喜欢玩
弄女性,记得在两年前,这个老东西玩女人的视频被人传到了网上。

  在一个小餐馆的包间内,他拉起一个穿着性感的中年女性坐在自己大腿上,
女人显得有些不情愿,可是又不敢和他翻脸,只能扭扭捏捏的向他做着反抗。老
东西死死的抱着她,并且还把自己的脏手伸进了女人的衣服里抓她的奶子。

  当时旁边还有人在起哄,说:「王哥,她再不听话,你就把她衣服扒了按在
桌子上,用你老二狠狠的操她一顿,看她老实不老实。」

  而这一幕不知是被何人偷拍了下来放到了网上,王振军受到了纪律处分,不
过这个老东西却依然能够保住自己的官位,只是事后被调离了部门,说明此人在
官场中很有门道。

  想着这些种种往事,随后梁文昊对她说:「这样吧,你把他在你堂弟那里白
吃白喝的证据整理成材料给我,我看一下,如果确实如此,这个忙我帮你。」

  「文昊,真的吗,如果这事你能帮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谢谢你,你知道吗,
为了这个事,我弟媳妇没少在家和我堂弟闹别扭,她都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打算
和我堂弟离婚。」听到梁文昊这么说,一时间,苏静激动的差点落下眼泪。

  「你放心,这是一个法治国家,总会有说理的地方,违法乱纪的腐败分子不
可能永远嚣张下去。」

  「嗯!」

  苏静开心的冲他点了点头。

  「还有,那箱7000多的五粮液零头是多少,我把钱用微信转给你。」

  「真的不用,那些东西就当是我感谢你的一点小礼物。」

  「感谢没必要一定非得送东西,我告诉你,我要是收了你的这些东西,日后
麻烦的就是我,你要是执意这样的话,我现在就回单位,把你送我的东西上交,
你的忙我也不会帮了。」

  「别,别!文昊,我全听你的,你说怎么就怎么,那箱酒,给我转过来个整
数就行了。」

  「这可不行,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在这件事上,多1 分我也不能要。」

  随后,苏静把具体价格告诉了他,7666的价位,梁文昊1 分不少的把钱转给
了她,虽然自己心疼的不得了,但是这个钱无论如何也得给她,因为那箱酒已经
被自己的爱人当成礼物送了出去,他没办法再将东西追回来原封不动的还给她。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