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FGO

第一文学城 2020-11-22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长门有希
作者:时光d也挡不住我爱你saber 字数:10083 首发:Pixiv(id=13467695)   池边十三,一名幕末的流浪剑士,他从小体弱多病,但是对于东国流传过来
作者:时光d也挡不住我爱你saber
字数:10083
首发:Pixiv(id=13467695)


  池边十三,一名幕末的流浪剑士,他从小体弱多病,但是对于东国流传过来
的一些战术策略、格斗技巧颇有心得,因此在流浪到壬生村村落的时候被近藤勇
所招募,成为了新选组的一员。而后作战虽称不上英勇果敢,但维新志士们的战
略安排屡屡被他所识破,因此即使体弱身子虚,看起来苍白瘦弱的样子,近藤勇
还是迫于他的能力给了他一个小队长的职位。

  进了新选组后,他便认识了新选组的领头队长之一,土方岁三,那个面相凶
恶的男人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然而令他吃惊的是,新选组里竟然也有女性。
寒冬时节,当时他们正坐在一起下棋,开了暖炉后,整个房间里充满了男人的脚
臭味。作为读过书、上过学的池边十三无疑成为了类似小队中智囊的人物,他与
另一个小队队长在对弈着,一位赤足女性走进了房间。

  「诶啊啊!外面真的好冷啊!阿虎快给我让个位置,我暖暖身子!」

  说完便揪起一位新选组组员,将自己的下半身舒舒服服地躲到暖炉中,正在
专心对弈的池边抬头不满地看了一眼,他被惊艳到了,一位面容姣好,脸蛋被冻
得发红的女孩子身着樱花色制服,在那和其他新选组队员打着招呼。

  「总司大人晚上好!今天出的任务怎么样?土方老大没有又为难你吧?」那
些队员似乎都对这位冲田总司的人很尊敬。

  「唉呀唉呀,土方说什么要抢维新人士的储备粮,结果还不是看上了人家仓
库里的腌萝卜!我~ 真~ 的~ 一点都不想再吃腌萝卜配饭了啦!」冲田小姐一边
掰着桌上的橘子一边充满活力地抱怨,与此同时,冲田小姐的裸足在暖炉底下不
安分地动着,在她侧方就坐的池边十三感受到了一个柔软的小东西不时和自己盘
起的小腿接触。

  「嗯?这位队员,你的脸色好苍白啊,我之前好像没见过你?哪一期的队员
啊?哦哦,是近藤老大新招的人呀!哎呀欢迎欢迎!我就是负责小队攻坚的新选
组一番队队长——冲田小姐!今后你们每天早上都会被我叫醒训练啦!现在请多
多指教!」可爱的冲田元气满满地向池边打招呼,「可别抱怨太早或者太冷哦?
这毕竟是土方老大安排的,连我这种娇弱的女性都能坚持下来,你们肯定也没问
题的!来,啊~ 」冲田随手把刚刚掰下来的一瓣橘子送到池边嘴旁,池边从来没
有被女性这么亲密地对待过,当即脸色发红。旁边新选组的其他队员看到了就笑
他,「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害羞,冲田大人亲手掰的橘子都不吃,冲田大人要不
给我吧!」「给我给我!你一边去!总司酱之前在训练中一直给我鼓气呢!」就
算被比自己身份低的人直呼姓名,冲田小姐也一点都不在意,娇笑着把一瓣橘子
塞入凑过来的某个人口中,其他队员都羡慕地看着这个幸运儿,「嗯啊!冲田大
人亲手掰的橘子就是甜!」

  冲田总司笑眯眯地看着其乐融融的新选组,她久违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在
这里每个队员都对她很尊敬,她也受到众人的喜爱,虽然,嘛,她自己有时候觉
得某些喜爱比较变态~ 但无所谓啦,总司这么想着,这些可爱的新选组队友都是
我的亲人,要好好对待他们才可以。

  但此时坐在火炭网格下取暖的池边可不像其他的新选组队员一样争相献媚,
他入迷盯着这位女性队长,她笑起来的脸庞就像是流星落满冬日的池塘,丝毫看
不出是平日里战场上的「杀人鬼」。

  【她是一番队的队长,我则是小队长,只要稍加努力,让土方大将更加欣赏
我的话,也不能说是没有机会……如果能娶了这位女人,此生无憾。】池边在脑
内做着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时不时地偷瞄和队员们打趣的冲田总司,后果就是,
当晚他被另外一位队长杀得丢盔弃甲,狼狈不堪。

  【太晚了!只是为了放松一下心情去雪地里解手,回来就已经过了宵禁时间!
惨了惨了,要是被巡逻的人抓到,明早就少不了一顿骂,可不能给土方大将留下
不好的印象啊!】冻的发抖的池边靠在木屋墙角,瑟瑟发抖地盯着那几位夜巡的
组员,毕竟和他们还不熟,没法打个招呼混过去,自己目前还未被通报的原因就
是身为小队长,有和另一位队长合住的起居室,大约有六叠榻榻米那么宽,平时
基本上不会有人打扰,不像一般组员的大通铺,谁要是敢在晚上跑入城里寻刺激,
不出三个时辰就会被其他组员捉拿归案。

  【难办啊难办,土方大将设置的巡查路线还真是密不透风,话说这也参考了
我的意见吧!真是给自己挖坑了……】捂住口鼻打了个喷嚏,再不进屋,以池边
的体质第二天绝对会出事。灵光一闪,他意识到主将的单屋基本上不会有巡查人
员,谁敢夜袭大将的屋子,恐怕会被当场斩杀。而且主屋里几条走廊可以通往组
员的通铺,转个弯就能到达小队长的单独起居室。虽然要冒着被大将发现的危险
进入,但后果也只是被大将骂几句罢了,别看土方岁三平时严厉又凶恶,那种对
待组员温暖的小故事早已在新选组内口口相传。

  做了决定后,池边蹑手蹑脚的攀爬到主屋内,风雪愈发大了起来,晶莹剔透
的白雪重重打在庭院的树枝上,压弯了枯枝败叶,估计明天会是个出操的好天。
拍了拍布衣上残留的雪晶,像佝偻着的老人一般,池边缓缓地在木质地板上爬动,
此举也是迫不得已,攀爬过矮墙已经消耗了他所有的体力,此时只能在风雪声的
掩盖下,慢慢地爬过无人的走廊。

  但是,有某种奇特的声音混杂在树木被大雪压弯的喀哧声与狂风的呼啸声中。

  起初池边以为是自己太靠近地板,裂缝中灌入冰凉的风息所造成的嘶嘶声,
但是仔细听来也太有规律,而且仿佛混杂着话语?

  【机密??土方老大半夜在和其他人讨论机密吗?】对未知的热爱与探索是
池边聪明的由来,他轻轻地将耳朵靠在隔板门上,侧耳倾听。

  此举完全改变了池边十三生命中的桃花运,让他得以纵享人生极乐。

  「啊!啊……啊……好舒、服……老大……啊!……嗯啊……」

  池边虽然听不真切,但毋庸置疑,这是春楼女子的叫床声。他很明白像土方
岁三这样的人不会缺少女子追求,但是将青楼的女子带回组内享受,怎么说也太
破戒了一点。【不,也许是土方大将觉得今晚风雪声太大了,可以掩盖行事的声
响吧。】池边能理解男性的需求,就是没想到像土方岁三这种沉着稳重,类似于
新选组精神支柱一般的存在也会沉溺于性欲。

  「噢噢~!啊~嗯啊……啊!……」池边苦笑,土方的肉棒可能太大了,女
子的喊叫在他听来几乎破音,没想到能这么剧烈啊~女子的呻吟实在是太好听了,
被寒冷压抑的兴致也渐渐高昂,【也是许久未曾自渎了。】池边想道,【不如从
这个缝隙观察,花个几分钟,当作以后的小菜吧。】费力地凑近木板门与榻榻米
之间地缝隙,池边偷偷向内张望。因为寒冷让血液不能很好地传导到大脑,所以
刚低下头时池边眼冒金星,只能模糊地看见一片粉色在上下飞舞着,等大脑充能
完毕后,他首先看到的是房间内两位交缠在一起的肉体。不,正确的说,是土方
大将盘坐着,维持着姿势几乎不动,头部稍仰,仿佛在沉思一般品味着阴道的快
感,一手撑着榻榻米,一手扶着面前的少女,健硕的大腿上一位娇小的女体在上
下起伏,扬起的衣边似樱花乱絮。

  一道惊雷击中了池边的脑海,方才整理好的大脑又开始混乱起来。和土方大
将进行剧烈运动的就是他今晚才见到,才从前线侦查归来的一番队队长——冲田
总司。由于从这个角度窥视,总司背对着房门,无法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但从这
种愉悦无比的呻吟来看。

  【冲田小姐她……完全是自愿的吧。】心中的梦破碎了,他想好好努力,冲
上更高的职位,在这个乱世中追求总司的美梦破碎了,但也是个对池边来说认清
现实的好机会,及时行乐,才是在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里对普通人最好的生活方
式。

  手指无法控制地伸入长裤中,多日未清洗的肉棒散发着灼人的热度,池边的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室内交合着的两人,跟随总司在土方生殖器上律动的臀部,
他也撸动着自己的肉棒。

  冲田总司娇小的身体并没有脱去樱花色的外衣,可能是因为病弱的关系,在
土方烧着火炉的温暖屋内还是感觉到冷,因此是穿着衣服做爱的。她类似鸭子坐
一般,双腿后摆,踏脚袜下因体温升高而显得粉嫩的足底完全暴露在池边眼前,
线条流畅的足型因为主人下体的快感而诱人地微微弯曲,精致修长的脚趾蜷缩在
一起,让人禁不住想含在嘴里舔弄。冲田总司的脚是独一无二的美足,极为修长
的脚趾恐怕能在玩弄男人下体的时候提供无限的快感,身为足控的池边不禁加快
了撸动肉棒的速度。

  「呃……啊………老大……快…差不多……啊……嗯…呃…啊……」断续的
高亢呻吟,总司主动抬起自己的臀部,再用力地落下,池边几乎可以想象那种力
度,完全会让阴道口和土方巨大的肉棒交合的时候发出「咕唧」的响声,被彻底
贯穿的冲田主动索求土方的肉体,伸出小巧的舌头在男人粗壮的锁骨和脖颈处舔
弄着,湿漉漉的唾液划过一道道清晰的痕迹留在土方的身上。此时一直闭眼享受
的土方突然睁开眼睛,略带厌恶地看了一眼身上的唾液。

  「成何体统,不要乱舔。」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丝毫听不出男人做爱
时所有的理智崩塌。

  「啊……啊……不要嘛……就是要…舔啦…啊」总司不断地律动让自身被肉
棒插得花枝乱颤,总司的脑袋已经是晕乎乎的了,充满活力的少女体内被重创后
理智丧失得比一般女性都要来得快。

  「哼,既然如此……」土方撑地的手移动后总司的纤细腰肢上。

  「啊……大将要…干什……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厉到夹杂了哭腔的呻吟,强壮无比的男人像打桩机一样从下往上挺动肉棒,
一次次有力地顶击,虽然池边从来没看过土方大将的,但是从土方改变做爱策略
后房间内立刻传出的剧烈「啪啪啪啪」声,他可以断定这种肉棒的长度和粗度是
总司所不能承受之重。

  「明白了吗,冲田?区区帮我处理性欲的女人,胆敢反抗我,未免也太不知
羞耻了。话说你的阴道是不是有点松了?有点松了吧!喂,你该不会背着我和组
员玩乐吧?没关系,尽管和他们去玩,但是不准怀孕,否则我就把你子宫内的孩
子插出来,你不会不相信我下面那个没有这种实力吧?」土方在对待冲田总司方
面倒是尽显凶恶,不知还未英灵后的他是不是性格使然,几乎有成年人一半拳头
大的龟头暴怒着顶在总司已经非常紧致的阴道内,恐怕是因为土方的肉棒太长太
粗,而总司的娇躯太过小巧精致了,阴道甚至都无法包裹一半的阴茎长度,为了
寻求更多的快感,土方只能被迫放弃龟头顶在子宫口处的吸吮,改为用阴茎前段
小幅度地抽送着阴道内壁,一连串的抽送让龟头充分研磨了总司阴道内的敏感点,
极为被动的冲田小姐只能在这种粗暴的刺激下用喉音发出激烈的叫床声。

  「呃……啊啊啊……」阴道壁被穿插似地猛击,冲田地哭腔愈发明显。

  「知、知道了……啊……啊……大将……想要更多……」这还是白天那和组
员打成一片地少女吗?池边看到的是索求肉欲的女体,总司的脚掌已经完全绷紧,
全身的肌肉都在配合着土方岁三激烈的抽插节奏,葱白的手指紧紧握着男人宽阔
的肩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肉色指甲用力掐入男人的肌肉中,就如在狂风暴雨中
摇荡的小舟一般,在用可怜的努力防止自身的崩溃。

  在龟头的插弄下,覆盖于衣物下的小穴已经被完全插成了O型开口,阴唇外
翻,淫水肆意流淌在总司的大腿内侧,无间断地滴在土方硕大的睾丸上。

  「差不多了,今晚的第一波就此打住吧,接下来的射精部分就由你来帮我榨
出,明早还要出操,有点疲倦。」土方从容地停下身体。

  「不要啊…大将…啊…想要继续…」激烈动作后的肉棒突然停下,体内的空
虚感令冲田总司几乎发狂地向下抖动臀部,索求着圆润龟头的研磨。

  「急什么急?距离我射精还有好一会,冲田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好,就别当什
么一番队队长了!」

  「不…不要嘛,那我自己来好了。唔——哈,啊…啊…啊…」冲田调节了一
下交合的坐姿,有规律的呻吟再次激荡开来。

  池边的欲火几乎要化为实体喷薄而出,屋内土方大将和冲田小姐疯狂的交合
看得他下体高抬,光是五姑娘的慰藉让他没有一点安心感——视线落在了置于门
口的两双皮靴,一双较大且通体黑色,一双小巧且是精致的棕色牛皮革制。土方
大将的摆布得非常整齐,黑色的鞋面光洁暗亮;而另一双小了三号的明显是冲田
小姐的,看得出总司进入房间非常随意,一只靴子直立,另一只斜斜靠在木板门
上,靴口对着池边,接着屋内的灯火依稀可以看到靴内底面上有些许的污渍。【
这一定有冲田小姐的气息……我——】池边像做贼一般,急切地拉过冲田小巧的
靴子,再偷偷摸摸地凑近「观察口」欣赏这篇活春宫,房间内的两人丝毫没有意
识到有人在偷窥,总司的脸颊像火烧云一般艳红,高耸着脖颈,腰部不断抬起又
落下,用自己的阴道在肉棒的尖端上来回刮蹭。【大将就可以享受冲田阴道的夹
磨,我却……】自暴自弃地把冲田地短靴靴口套在口鼻上,深深地吸气,涌入的
是潮湿的酸气和稍重的足臭气息,还有似有似无的花香肥皂味。迫于经济条件,
新选组不可能让队长之类的高职务人员都每日沐浴,基本上大伙只能一周去一次
澡堂,更别提什么换新靴子了,像总司这么呵护自己玉足的人也差不多半年才能
换上新的定制皮靴,还是在土方老大对她的性爱服务极为满意的情况下。

  但这种味道完全就是对池边的催情剂,他更加用力地将口鼻按入短靴口,贴
合在冲田的足跟处,平日里她常穿的踏脚袜的足跟和前脚掌部分是裸露在外的,
所以皮靴内足跟位置的汗液也有不少,沉淀在鞋面上,形成淡淡的痕迹。池边费
力地伸出舌尖,忘情地舔舐起那些汗渍,那些汗液是冲田总司平时和敌手艰苦战
斗的证明,娇嫩的足跟点地,快速地上下挥动佩刀,这种作用方式使得此处的凹
陷较为明显,随着靴内底部凝固的污渍化开在池边的舌尖上,浓重的酸涩味传入
口腔中,池边陶醉地享受着。

  「啊……啊……不行啊…太慢了…啊…呃…哈啊…」

  毕竟不是英灵,总司锻炼得匀称有力的粉嫩大腿用力也是有限度的,上下起
伏速度明显放缓,就像有个粗硬的肉棒置于地上让她自慰一般,再这么持续地交
合下去,可能会被土方干到抽筋。

  但这悦耳的呻吟让闻着总司私密足部气味的池边爽到难以发声,夺过另一只
皮靴,他把虽然长但是棒身较细的阴茎狠狠插入到皮靴内部,坚硬冰冷的触感让
龟头为之一缩,但很快又在靴内的雪水与汗渍混合下勃起,池边尽自己所能来回
挺动着,口鼻中充满的是总司足掌的气息,他幻想着是自己在抽送冲田小姐的阴
道,无法克制的性欲如万蚁噬心,尤其是屋内焚火般可爱的呻吟,他主动配合着
总司的叫声抽送着她的短靴。

  「啊~嗯……啊~」随着身体的脱力,主动用小穴套弄土方的冲田小姐以肉
眼可见的速度在放缓节奏,但她力求每一次的抽插都能顶到身体内的敏感点,纤
长的脚趾甚至在用力的过程中流下汗液的痕迹,足以证明这性交之火热。

  「嗯……嗯……」

  「呼哈……冲田队长…喜欢……」屋内总司每一声欲望的低吟都让池边奋力
在靴内顶送一次,但即便是这样,肉棒尖端也只能在靴内中部摩擦,龟头在靴内
变热、膨胀,体温加热了放在室外的靴子内部,缝隙中残留的冰渣被融化为更多
的雪水,与池边分泌的前列腺液体混合,虽然温度不够适宜,但是靴子的内部渐
渐软化,使肉棒的抽送更为舒畅。与此同时,池边的舌尖终于够到了总司在靴内
五根脚趾的踏足点,这是他几乎把整张脸都埋入靴沿都回报,那里有明显坍塌下
去的五个凹陷,屋内油灯微弱地透出木板门,本就泛黄的痕迹显得更为浓重,那
里的味道是强烈的咸涩味,包括靴子前端经常进入雪渣的缘故,长期运动的汗液
和水给总司靴内的微生物极好的生存空间,所以味道浓重点也是正常,即便是这
样,有好好清洗身体的她还是在靴内留下了若有若无的皂角淡香。池边可管不了
那么多,舌苔上富含的大量唾液将总司的气味全部卷入,细细品味着,下体在总
司前脚掌的位置猛烈抽插,真的是像干着少女靴内小穴一般用情,一直到屋内的
男人把脱力、几乎要晕过去的总司固定,开始最后的冲刺。

  「呃……啊………」冲田小姐有气无力地发出最后的呻吟,她今晚实在是太
辛苦了,陪组员闹到宵禁时间不说,还用女上男下的姿势连续套弄这么粗大的肉
棒长达一个时辰………对她来说,还不如帮土方足交呢。但是女性本能使她用上
最后的气力夹紧阴道壁,像是在帮肉棒压榨精液一般。

  没有任何预兆,土方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就像他平时经常面对的军事报
告一般,大股大股的腥热精液在冲田小姐的体内爆裂,不单单是对着子宫口喷射,
仿佛要侵占整个阴道一般,总司娇小的身躯狂抖不止,每一寸阴道褶皱的缝隙内
都被土方充满活力的精子沾满,大部分穿过子宫口,射入到了孕育生命的圣地,
浑圆的伞状龟头抽动着迸发最后的液体,池边甚至可以从土方盘着的小腿内看到
从总司阴唇上留下的浓厚白浊。

  【我也要……让总司的靴子怀孕……呃啊!】池边长长的肉棒充分顶到靴内
前沿,冠状沟摩擦着脚趾的凹陷,在鼻息内充满总司脚趾气息的刺激下,池边也
放射了他从未进入过女性身体的精液,白浊一阵阵喷射到鞋面上,接着水迹,迅
速侵入棉布鞋垫中,若是总司接下来几个月都不换鞋,很可能那白皙的足掌会染
上池边精液的腥味,池边这么满足地想道,确实,这也算事侵犯可爱的冲田小姐
身体的一种,但新选组一番队内人人都被称为「冲田的足下之奴」可不是没有原
因的……射精后的池边疲惫地拿下遮盖在面颊上的短靴,屋内在他射精的功夫里,
已经用传教士体位开始第二轮授精,【真是,土方大将毫无节制的将体液注入冲
田桑体内,不怕怀孕吗…】已经对总司属于土方大将认命了的池边继续偷窥屋内
春宫,难耐的下体再次插入了散发精液热气的靴内。

  「笨蛋!在外别玩那么晚,要是被发现了咋办?」与池边同住一隔间的另一
位小队长——丸造不满地嚷嚷,他是个膀大腰宽的男人,凭借怪力在小规模战役
中立下功勋,被提拔至此。

  【倒霉,为什么我这种靠脑袋吃饭的和这种靠力气吃饭的人住一起。】自慰
了两次,实在是比不过土方大将的精力,在冲田微弱得快听不见的呻吟中池边拖
着精疲力竭的身躯回到卧室,不小心吵醒了丸造,池边只能道歉,在这起冲突被
单方面暴打的绝对是他。但是有一点可以庆幸的是,丸造十分讲义气,认定了池
边是自己人就总会在生活上关照他。

  「平时这个点被你吵醒没啥,但这可是冲田队长回来的第一天啊!而且明天
还会出操,一番队队长是会亲自来叫咱们起来的…这说明,嘿嘿嘿…」听不懂丸
造在傻乐些什么,池边好奇地询问原因,但这位平时爽朗大气的大男人此时却扭
扭捏捏,说什么「坐到这个位置可能等的就是每周一」,「记得明天队长来喊你
起床的时候不要马上起身,稍微等会,有天国般享受在等着你!」,「不觉得冲
田队长的裸足有点漂亮吗?」之类,但池边实在是太疲惫了,体力不支的他没有
过多细想,心里觉得队长来叫肯定要马上起啊,虽然冲田看起来好说话,起码要
留个早睡早起的好印象吧,决定不听丸造的胡言乱语,还是早起为妙。

  一夜无梦,大雪过后的晴天来得很早,为了操练在其他人未起床时池边已经
洗漱完毕,凛冽的空气让他阴柔的身体不住颤抖。规规矩矩地叠好睡被后,池边
安静地在桌板边读着有关大陆兵法的珍贵书籍。

  而此时二十名新选组组员合睡的大通铺虽已全员睡醒,但是静悄悄的,无一
人在吵闹喧嚣,仿佛都在等某一时刻的到来。

  一刻钟后,轻快的脚步由远及近,年轻的小伙子们在寒冷的气息中屏住呼吸,
隔门被轻轻拉开,装睡的男人可以听到蓝白相间的羽织细碎地摩擦声。

  「好啊!明明是出操的好天气,都一个个在睡懒觉!冲田小姐可绝对饶不了
这种违反条例的事!」这种经历已经有过许多次了,冲田小姐莞尔一笑,她走到
最靠右边的一位健壮男子铺前,缓缓抬起被踏脚袜遮住足弓的玉掌——冲田总司
的脚掌在这冬天被冻得发白,平日里在自热光下是极为粉嫩的,整只玉足就是任
何一位在这个乱世中的男人,在战斗时无意中注视到那一截白嫩,都会发自内心
地感叹「好美」。确实,她的脚蹬裤恰好没有遮住那圆滑匀称的脚踝,从脚踝过
渡到足面部位的肌肤细腻而精致,如果用手去抚摸总司足面的肌肤纹路的话,估
计会有牛奶般的丝滑触感吧。不失光泽的足面延展到总司修长纤细的五根脚趾,
虽修长但让人看了决不会觉得臃肿,步行时微微翘起的脚趾们正好和收勒的袜底
形成优美的S型曲线。若是像现在一般右足前脚掌心点地,左脚掌踏上男人晨勃
的肉棒上,右足就会显得像绷紧的橡皮筋一样蓄势待发,整只脚掌更显得修长而
精致。

  隔着布料,总司裸露在踏脚袜外的前脚掌心凌空踏在小帐篷上,不偏不倚正
好贴合了男人早已脱去兜裆布的肉棒上,为了体验冲田小姐舒爽的叫醒服务,全
员早已在睡觉时褪去了内裤,距离总司的裸足足趾与粗大的肉棍间只有薄薄的一
层布料。

  「真是的!快醒来啦,看招~我转我转~」这位是个幸运的组员,通常在叫
醒的第一位足轻上面,冲田小姐会更有耐心,或者说更富有技巧一点。但修长的
脚趾没有弯曲,纯粹是用柔嫩的掌心在龟头上来回摩擦,马眼分泌的前列腺液体
润湿了布料,形成一小淌淫液的污渍在棉裤上。

  「还不醒?要最后进攻了哦!」冲田小姐狡黠地调整了一下身体重心,直接
用左足把肉棒压弯到男子的小腹上,裸足贴合于棒身,粗鲁地前后滑动,足跟处
用力挤压着肉棒根部,力度是一阵大过一阵。

  「哇呀呀!疼疼……醒了醒了,队长我醒了,啊~这周一还是这么美好,如
果队长能把脚掌让我舔舔再下一位就更好了~」这位村夫出身地新选组员充满希
望地望着总司俏丽的容颜。

  「笨蛋!你们一个个真是大变态!才不要,醒了赶紧洗漱一下去场地集合,
别让其他人等太久啦!」总司笑骂,身为队长的她也很无奈,某一天早上叫醒其
他人用了这种办法,结果就在队内传开了,土方岁三也提醒过她足趾实在是过于
美丽,建议换一种全覆盖裸足的方式,她没有在意,结果变成了一番队人人是足
控的局面。

  这种短暂的足交叫醒方式,接下来还有十九个人在等着。

  「终于,结束了第一段,冲田小姐大胜利~~~接下来只要给那位新上任的
小队长和丸造踩一下,就可以出操了……打起精神打起精神,喔哦~~」左足酸
痛不已,她打开了小队长单独的隔门,惊讶地发现池边已经醒了在那悠闲地读书。

  「早上好,冲田队长,今早也是很清冷的一天呢。要去出操吗?丸造位一直
叫叫不醒……抱歉啦。」池边努力向这位美少女展现自己最帅气最阳光的笑容。

  「呃…啊哈哈哈,嗯,是啊,早上好!池边君起得好早,话说你不用让我…
…啊不不不,没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冲田小姐有些郁闷地看着他,
【这家伙对我的脚没兴趣?那也是不错啦,不过难到要在他面前帮丸造踩吗?感
觉,好羞耻…但是也没办法,就让这位新人先适应一下。】池边惊讶地看到冲田
的脸颊涨满了类似昨日交合的那种红晕,【难不成这位冲田小姐是个害羞的人?
】他诧异地想,随即看到总司双手抱膝,缓缓在丸造的小腿上坐下。

  「!!!!那个,冲田队长?」池边大惊失色。

  「啊哈哈哈!不,这个没什么,是我们一番队特别的叫醒方式啦!你不用在
意的!冲田小姐很擅长这种方式哦?当然池边君不喜欢的话可以先去场所集合,
这个还是有点、有点不太符合你的认知的、吧?」冲田小姐羞涩地为他说明,足
上的动作可没停,灵巧的脚趾上下翻飞,以娴熟的操作将丸造的睡裤撸下,一根
比土方小不了多少的肉棒弹跳着顶在总司的前脚掌上,少女含羞观察啦这根肉棍
几眼,嘟嚷着什么「还是和以往一样大呢丸造」就开始用修长的脚趾灵活地按压
龟头面,似锦缎样柔美的脚趾趾腹轻柔地在马眼上刮蹭,肉棒感受到裸足的刺激,
强硬地站立起来,见此反应,总司心中明了,这家伙肯定是装睡,见丸造还没醒
来的趋势,冲田用双足足心夹住肉棒棒身,十根脚趾像花瓣开合一般将龟头纳入
趾窝中,借着龟头迅速分泌的液体,润滑着这温热的脚趾小穴,借着力,冲田总
司凶狠地用修长的脚趾紧扣龟头,直到前列腺液体完全打湿脚趾缝,因为用上了
力气,她脚背的肉色如同透明一般,隐隐地映出几条青筋,这种温热的挤压感让
装睡的丸造几乎爽上了天,冲田似乎不打算放松对他的刺激,右足的五根脚趾紧
扣固定龟头的一半,另一半的灵活脚趾蜷缩,用稍长的脚趾甲轻轻刮蹭着马眼,
从冠状沟处竖着划到龟头表面上,细致的触感使输精管像离弦之弓一般,压制许
久的精液迸发开来,强劲的动力使精液甚至洒在了冲田柔嫩的大腿上,脚趾缝、
趾甲内也瞬间溢满了白浊,顺着踏脚袜的边界缓缓流淌在柔滑的足心上。

  「还装?还装?是不是非要我踏扁你的这个啊!小心以后找不到老婆!」总
司看丸造还不醒,笑着踹了一下在软化的肉棒,丸造吃痛,睁开眼睛,一个近三
十岁的大男人嬉皮笑脸地恳求总司,「反正娶不到老婆就让冲田队长帮我解决一
下欲望,可以的吧?」

  「做梦啦你!帮你踩已经很好啦!累死我了,我先去洗洗脚再带你们训练~」
说完遍用手指拭去一些足上的精液,甚至没用布擦一下就蹦跳着离去。

  「咋样,叫兄弟你装睡不装,羡慕了吧?呵,没关系,下周一冲田队长没去
其他地方战斗的话你还有机会。」丸造窃笑着拍了拍全程呆滞地盯着冲田裸足的
池边,「我先溜了,指不定有机会看到冲田队长在水池边洗我的种子呢,找几个
机会套近乎,哪天能上了冲田队长我一定好好告诉你感觉~」粗鲁的男人离去了。

  池边还处于惊愕中,更准确的是在近处观看冲田灵活的裸足帮丸造足交的震
撼感,还有最后的爆射,那些白浊肆意地在娇嫩细腻的足趾上流淌,那种淫靡画
面对这位处男的冲击力是史无前例的。

  池边感觉他错过了一段人生。

  作为智囊的他,不能容许这种单方面的错过存在。

  丸造能让冲田主动帮他足交,那么池边就要更进一步,不但要足交,更要和
冲田队长交合,那位可爱的少女又不是天真无暇的璞玉,和土方岁三那种逼近放
荡的性交真实反映了冲田的性格,池边十三,觉得他也可以这么做。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