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虫噬天下】 2

第一文学城 2020-11-22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救赎域"> 个人空间</a></li> <li class="pm"><a href="pm.php?action=send&uid=13199259" target="_blank" id="ajax_uid_107564487" onclick="ajaxmenu(event, this.id, 90
作者:神之救赎 2020/10/26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1697 第二章,第一次激情尝试

作者:神之救赎
2020/10/26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1697



第二章,第一次激情尝试


先是那不知道是文胸还是背心的白色小衣裳上的两条不过二指宽的肩
带,被从那白皙细腻又宛如刀削的双肩缓缓滑落。

接着又因为那后面的锁扣打开,这件小衣裳宛如瑟瑟秋风下的落叶般
滑落。

一对虽然尺寸不算夸张雄伟,却也显出性感玲珑弧度的玉乳与那宛如
圣洁雪峰上两点嫣红寒梅般的乳头,便彻底展现在了空气中。

然后,那半透明的薄纱被从腰间解下,随着楚云宽大的手掌一扬,轻
盈宛如薄雾般飘零到远处,接着白色的短裙滑落间那修长匀称的性感
美腿与素色的蕾丝内裤也暴露在了楚云的面前。

不知道是谁曾说过这么一句话,你了解我的千般心机,我懂得你的故
作矜持。

在彼此虽然没有明说却已经有默契的配合下,当楚云那一双宽大手掌
只是轻轻地在阿朱的那白嫩细腻的双肩下缘压了一下后……。

“嘤……”

一声微微荡漾着春情的低吟,从阿朱那微启的纤薄冰凉朱唇间倾泻而
出,那性感白皙的娇躯就那么仿佛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软软的
瘫在了身后那拼出来的大床上,显出一种越发旖旎的春情。

“嗯……”

感受着楚云那一双宽厚又略有些粗糙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摩挲探索中
传来的那种炙热感;还有那早就落在自己上半身的狼蛛在完全无规律
爬行间带来的异样摩擦刺激,以及因为狼蛛的巨毒而在心中升起的一
丝畏惧,双眸闭着的阿朱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内心中已经觉醒的情欲
越来越旺盛了,又一声压抑而含糊的呻吟声再次从阿朱口中发出。

不过这种旖旎的气氛才在阿朱心底宛如墨汁般化开,一点点玷染内心
的理智,让自己地欲望随着那溢出的呻吟越发升腾,下身那不知道何
时已经变得粘腻的紧窄淫穴中开始传来一阵阵空虚与骚痒时,阿朱便
突然感受到那压在自己诱人娇躯上缓慢抚摸揉捏自己娇躯那一寸寸细
腻柔嫩肌肤的炙热双手,突然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甚至有脚步声渐渐
远离。

于是,一双微微闭着已经在情欲迷惘下有些曚昽水雾的动人双眸又缓
缓地睁开,隐约间那迷蒙的双眼深处还凝着微不可查的失落与疑惑。

不过,只是片刻后,那还有些朦胧的双眼便恢复了清明,同时阿朱也
看到了一个个大小不同甚至颜色深浅不一的玻璃瓶已经被楚云从带过
来的一个小背包中逐一取了出来。

而在那十几个小瓶子中,几只猩红色宛如火玉的蝎子,三只狼蛛,以
及几条紫黑的大蜈蚣,还有一些小蜈蚣,普通蝎子以及其他的几种昆
虫,都无比清晰地出现在了阿朱眼前。

更强烈的畏惧与莫名的寒意,因为这些虫子的出现在阿朱心底开始滋
生蔓延,让阿朱那娇嫩性感的身躯都不由得一僵。

可是同时却又有一种异样的刺激与兴奋感也开始在心中升起,随着内
心的畏惧一起宛如潮水般冲击着阿朱的大脑,让她感到自己身体都变
得越发敏感了,体内那种欲望也变得越发强烈难以抑制。

楚云扫了一眼已经摆在床上的一共十四个玻璃瓶,以及瓶子中那似乎
感受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越发躁动的虫子们,脸上露出了一抹邪异的
笑容,甚至让本来长相很一般的他都似乎染上了一种异样的魅力。

然后楚云便又将目光望向双眼带着迷离的阿朱,右手丝毫不在意阿朱
玉乳上还有一只狼蛛就那么很自然的一点点划过阿朱一对白嫩柔软又
带着性感弧度的玉乳中间那诱人的沟壑,低声问道“这些,你……?


“嗯,只要爷您喜欢,不必顾忌奴。”

阿朱那迷离的双眼娇媚的望了楚云一眼,带着一种柔弱的娇怜,口中
低吟了一声。

在刚才楚云来的时候她便已经服用了特效解毒药,所以那些东西虽然
看上去恐怖,但是对于阿朱来说既是被这些毒虫叮咬了,也只是会出
现中毒症状并感受到很强烈的痛苦,用不了多久那些毒素就会自行化
解,不会对她有什么生命危险。

“那我就不客气了。”

楚云明显看出了阿朱那诱人美眸中有着一种畏惧,却也同时有着深深
的期待,所以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淫的弧度,然后在阿朱那微不可查的
点头与低吟肯定后,伸手拿过一个玻璃瓶并将瓶盖打开。

下一刻,瓶子中楚云临时抓来的足足十六条长短不一,最长大约十二
公分的青紫与黑红色蜈蚣,便被楚云仿佛在随手间洒在了阿朱那平滑
紧致的白皙小腹上。

这些蜈蚣才被楚云洒出来,便迈动着数不清多少的腿,开始胡乱的在
阿朱平滑小腹上爬行着,甚至有的已经径直朝着阿朱那一对带着诱人
曲线的玲珑雪峰玉乳爬去。

“唔……唔……。”

感受着自己身体上那种粗糙的摩擦感,不断地从自己平滑紧致的小腹
上朝着四周扩散,一种异样的刺激从被蜈蚣爬过的肌肤渗入体内,阿
朱眼中的炙热情欲越发浓烈,诱人的娇躯似乎有些不安的扭动着,口
中发出一声声压抑含糊的呻吟,似乎是想摆脱这种情况,却又似乎在
挑逗着那将目光投在她身上的任何男人内心深处最炽烈的欲火。

“你这个骚货,真他妈下贱。”

楚云随口骂了一句,看着阿朱那不断轻轻扭动的诱人娇躯,感觉到自
己体内的欲火也越发旺盛,一种似乎很陌生的暴虐冲动随着欲火灼烧
也从心底觉醒。

然后,便在这种暴虐冲动下,眼中带着暴虐欲火与深深侵略欲的楚云
便猛的伸出左手用力一卡阿朱那性感诱人的下巴,让阿朱那还不断发
出低吟的嘴一下子张大。

接着,楚云右手拿起了旁边的一个玻璃瓶,就那么用手指一挑便将瓶
盖挑了起来。

紧跟着,楚云的右手便将打开盖的瓶子悬在了阿朱大张着的嘴上面。

“唔……”

隐约猜到了下一刻要做什么,阿朱看着瓶子中那一只只让很多人会觉
得头皮发麻的红褐色蟑螂,口中再次发出一声低吟,一对诱人美眸中
闪着一种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畏惧的神情。

不过无论是阿朱心中怎么想的,这个玻璃瓶都在楚云手中倾斜成一个
夸张的角度,瓶子中的四五只分明还活着的蟑螂毫无意外的被倒进了
阿朱的嘴里,并开始在里面挣扎爬行。

“呃……”

虽然经历过几次虫虐了,也吃过一些被人称为黑暗料理的虫子大餐,
比如一些蝗虫、田鸡、蜈蚣、蝎子、包括蟑螂与蛆虫,可是那些无不
是被厨师烹饪好的,此时几只活的蟑螂被粗鲁的放在嘴里不由得让她
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干呕,一对好看的柳眉都不由得一皱。

“骚母狗,给我把它们嚼碎,让我看看你多么下贱。”

林江松开捏着阿朱下巴的手,双眼带着一种暴虐的侵略欲望着阿朱,
用那因为欲火灼烧而微微有些沙哑干涩的声音,沉声道。

在商场向来可以从容自信的她听着林江的话,看着林江的双眼,不知
道为什么竟然罕见的下意识生出了一种不敢拒绝的想法,甚至大脑都
没有细想这种以前接触一些其他自称S主的人从来没有生出过的感觉
怎么会在这个分明应该只是第一次调教女奴的男人面前出现,便本能
的赶紧用那宛如编贝的皓齿银牙快速咀嚼。

那些试图从阿朱口中爬出来或者想要沿着她的咽喉爬入她咽喉与气管
内的蟑螂只在她几下快速咀嚼中便被彻底碾碎,甚至一些恶心的液体
夹杂着一股异样地气味因为她这种咀嚼动作从嘴角滑了出来。

“你这个下贱的杂种,张开你的狗嘴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听话?”

不过半分钟后,快速脱掉自己身上衣服脱掉,露出了那微微发黄的皮
肤与有些消瘦的身体的林江猛的一个耳光扇在了阿朱的脸上,让阿朱
左脸出现一片明显的红肿,继续沉声喝道。

“唔……”

阿朱口中不由得发出一声压抑的痛哼,一种更深层次的羞辱感与刺激
随着这些动作在阿朱心底升起,却又让阿朱感到一种变态的兴奋感。

同时阿朱也终于看到了楚云那被自己闺蜜说的那条大鸡吧,尽管已经
有所猜测,可是这时候看着楚云这条已经涨硬的鸡巴她依然感到一阵
惊讶。

这条暴露在她面前的赫然有三十来公分,一条条青筋宛如怒龙般缠绕
在上面,有些地方更是纠结成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疙瘩最大的甚至超
过黄豆大,让本来硕大的它显出一种邪淫的狰狞,最前端那似乎并没
有什么性经历而显得淡红色的龟头分明比一个鸡蛋还要大。

阿朱自信性经验也算不少了,却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国人有这么硕大狰
狞的鸡巴,也许只有那些被称为黑鬼让一些淫荡痴女甘心跪服的黑人
才会有这种尺寸吧。

尽管阿朱本身更喜欢虫虐对于男人性能力要求并没那么大,可是此时
看到这条硕大的鸡巴依然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种震撼与冲动,一时间感
觉自己心跳都变得更加剧烈了,一双眼睛中那朦胧的水雾与情欲变得
越发浓郁。

“骚货,没听到老子的话吗?”

就在阿朱因为林江那条鸡巴而心中震惊的时候,林江猛的再次抬起右
手又在她左边的玉乳上重重的抽了一巴掌,原本在阿朱左乳上的那只
狼蛛感受到阿朱饱满的左乳被这一巴掌抽的一阵乱颤,也仿佛受惊似
得快速爬开了。

“唔……”

阿朱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再次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然后赶紧
张开自己的嘴,同时用自己那灵活的舌头顶出嘴里那些被她嚼碎的的
蟑螂。

一时间污浊的液体再次沿着阿朱嘴角往下淌,甚至有一只身体残破的
蟑螂一条腿还在阿朱舌尖上不时抖动,让阿朱显得越发淫贱。

“给我吞下去吧,老子看着你这淫贱样子就恶心,你这个下贱的骚屄
母狗。”

林江再次捏着阿朱的下巴往她嘴里啐了一口痰,然后把手松开沉声骂
道。

“唔……”

一声低吟,阿朱连忙再次将这些被自己嚼碎的蟑螂与林江的唾液一起
吞下去,之后还不忘用自己那灵活粉嫩的舌头快速的将自己嘴角上溢
出的那道污浊痕迹舔入了自己口中。

林江看着这一切,脸上的表情越发邪魅,直接翻身跨骑在了阿朱那一
双修长匀称又带着紧致弹性的白嫩大腿上,那条硕大狰狞的鸡巴隔着
阿朱那条性感的蕾丝内裤紧紧地抵在了阿朱下身湿润的淫穴口上。

甚至因为贴得太紧最前面的那淡红色的龟头都顶着蕾丝内裤,挤开了
阿朱淫穴口那两片粉嫩肥厚的阴唇肏进去了近半公分。

一双大手则丝毫不在意那些蜈蚣还在阿朱那性感白嫩的身体上胡乱的
爬行着,偶尔几只蜈蚣与狼蛛相遇还会直接把阿朱着妖娆的娇躯当成
战场,直接展开一场追逐与厮杀,就那么在阿朱白嫩柔软的玉乳上粗
鲁的揉捏着,将它们捏成种种夸张的形状。

其中一只不小心爬到阿朱右边乳房又没有在楚云动作时及时躲开的蜈
蚣,都在楚云动作下被楚云的大手直接碾碎,使得阿朱右乳下缘出现
一片邪淫斑驳的污痕。

“嗯……嗯……嗯……嗯……”

感受着楚云那双大手上传来的熨烫感,粗鲁动作中一对乳房上传来的
夹杂着愉悦的痛苦,还有那蜈蚣与蜘蛛在自己身上爬行时传来的异样
刺激,阿朱体内欲火越发旺盛,脸上带着一种异样的淫欲与贪婪,纤
薄的朱唇微微开合间发出一声声细碎而压抑的含糊呻吟声。

而跨骑在阿朱大腿上的楚云此刻也感觉到,当阿朱吞噬那几只蟑螂的
时候,当这些蜈蚣与蜘蛛在阿朱身上爬行时,他那笼罩在阿朱与自己
周围的气息会本能的受到某种牵引慢慢渗入阿朱体内,滋润着阿朱的
身体。

然后阿朱体内也会散发出一种特殊气息循着一种玄奥的规律融入自己
的体内,尽管这种交换微乎其微,但是却让他感受到自己那本来已经
无比坚实的身体与体内的那浑厚能量都因此发生了某种莫名的变化。

在这种变化中楚云更是感受到自己那 因为情欲灼烧而燥热的身体内
似乎涌入了一种清凉与微弱电击按摩的快感。

一时间,楚云终于确认那个不知道哪个时空中被雷劈死的蛊师研究的
强化方向完全可行,彻底放下了自己最后一层担心。

然后便在体内传来的快感与内心欲火灼烧的催促下,越发粗鲁的揉捏
着阿朱一对性感柔嫩的玉乳,慢慢的一双大手更是渐渐不再只局限于
阿朱那柔嫩的玉乳,开始在阿朱身体其他柔嫩肌肤与敏感地带揉捏抚
摸。
让阿朱口中的呻吟也越发绵密,多了一种淫糜婉转的起伏与荡漾。

“啊……”

蓦然不知道怎么的,一只青紫色的蜈蚣突然咬在了阿朱左乳下缘,明
明只是一小口,阿朱立刻感受到一种刺痛感从左乳被咬的位置传入脑
海,甚至随着这种感觉传入脑海阿朱还感觉到一种轻微的眩晕,不由
得发出一声痛哼。

听到了阿朱这声痛哼,看着阿朱左乳下缘瞬间出现一片异样的红肿,
几个齿印周围的皮肤还出现了腐蚀痕迹,楚云不仅没有任何担心,反
而因此感受到更多的特殊气息从阿朱体内逸散出来传入自己体内,让
他升起更加强烈的快感。

本来没有任何施虐心理的楚云不知道是自己内心的黑暗欲望被阿朱淫
贱的表现勾引出来了,还是因为接受那个蛊师的传承导致自己出现了
这种以前没有的心态,体内欲火也随着那强烈的快感越发升腾。

甚至开始灼烧着自己身体每一寸肌肤与骨骼,让他生出一种难以忍受
的燥热感与越发激烈的暴虐欲望。

于是,楚云两手猛的从阿朱身上抬起来,接着又立刻抓住了阿朱的性
感蕾丝内裤,直接一用力双手左右一分便将它撕碎。

下一刻,楚云那硕大狰狞的鸡巴直接挤开阿朱那光洁无毛的淫穴口两
片粉嫩的阴唇与里面层层叠叠的嫩肉一下子肏进去了大半,最前端那
硕大宛如鸡蛋的龟头更是重重的撞在了阿朱那紧窄粘腻的淫穴最深处

的子宫口上,硕大狰狞的鸡巴上一个个疙瘩也挤压着阿朱淫穴内一处

处敏感点。



“啊……”



感受着毫无征兆的肏入带来的那宛如撕裂的痛苦,还有那空虚瘙痒的
淫穴内突然传来的胀满以及子宫口被撞击时发出的酸麻,一声夹杂着
痛苦与愉悦的呻吟,立刻从因为那原本白嫩的玉颊上肌肉扭曲而显得
有些狰狞的阿朱口中发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也在瞬间浮现在了阿朱那
光洁的额头。

“肏你妈的臭婊子,老子肏死你。”

从来都只是靠着自慰发泄的楚云,感受着肏入阿朱下身淫穴内那硕大
狰狞的鸡巴上传来的紧窄包裹与粘腻感,体内的欲火一下子宛如火山
彻底炸开,口中低吼一声,右手直接抓起旁边一个瓶子将里面的两只
猩红毒蝎倒在了阿朱那一对白皙细腻的诱人双乳间的心口位置上。

接着便腰身激烈耸动着,让那硕大狰狞的鸡巴一下下重重的在阿朱下
身淫穴中抽插肏干着。

随着楚江一下下粗鲁的动作,那淫穴中嫩肉不时被肏的外翻出来,紧
窄的子宫口更是不断被粗鲁撞击着的阿朱,感受到以往从来没有感受
到的一种夹杂着痛苦、酸麻的巨大愉悦感,让那因为虫子与楚云粗鲁
动作挑起欲火而感到空虚瘙痒的身体得到了巨大的满足,甚至顾不得
自己诱人的娇躯上上还爬着那些蜈蚣、蜘蛛与两只新被放上去的剧毒
猩红毒蝎,纤薄的朱唇不断开合间一声声越发缠绵的呻吟混合着一阵
阵娇喘不断发出。

“啊……哦……好大……好涨……啊……”

“肏……肏死我了……啊……啊……啊……”

那白皙细腻又因为情欲涌动而玷染了绯红的娇躯,也在楚云大鸡吧一
下下抽插中不断地剧烈颤抖并淫荡的扭动迎合着;一对虽然不算夸张
却也带着饱满弧度的白嫩玉乳,更是在这娇躯妖娆扭动中荡漾起了越
发淫糜的肉浪。

让被彻底挑起暴虐欲望楚云双眼都泛起了血丝,口中发出一声声沉重
的喘息。

一边用那硕大狰狞的鸡巴,在阿朱湿润粘腻又被鸡巴撑开巨大尺寸的
淫穴内粗鲁的抽插着。

一边伸出双手丝毫不顾忌那些在阿朱身上乱爬的蜘蛛、蜈蚣与蝎子,
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在阿朱一对饱满白皙的玉乳,那平滑紧致的小腹,
修长纤细的玉臂,性感隆起的锁骨与耳垂、粉颈、腋下、两肋等各处
粗鲁而毫无章法的揉捏抚摸着。

不时那炙热的双手,还用力的在阿朱那白皙中泛着情欲绯红的双颊与
不断荡漾着肉浪的玉乳上重重抽打着。

“啊……”

突然,正在发出缠绵呻吟的阿朱,口中发出一声高亢凄厉的痛呼,那
潮红中带着淫糜欲望与痴迷的脸上不断地扭曲着,甚至显得有些狰狞


赫然是一只被楚云气息压制在右乳上的猩红毒蝎,在阿朱乳波荡漾中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将蝎子尾针直接刺入了阿朱白嫩右乳顶端
那粒殷红宛如盛开梅花的乳头上。

尽管因为已经服食了解毒药剂不至于出现什么生命危险,但是那种神
经毒素引起的剧烈痛苦却丝毫没有减弱,一时间阿朱感觉好像自己那
里乳头被锥子在一遍遍的反复穿刺着。

听着阿朱那高亢凄厉的呻吟,看着阿朱那骤然溢出的一滴滴汗珠,感
受着阿朱身体那种在剧痛中的颤抖,以及自己硕大狰狞的鸡巴上传来
的阿朱下身淫穴内嫩肉越发紧致的包裹与束缚。

楚云不仅没有生出任何怜惜,反而被这邪异残忍的美感刺激出心底更
深处的暴虐。

“骚屄,贱货……,老子肏死你……肏烂你这个狗屄……”

剧烈喘息着,楚云双眼透着赤红的血色,口中不断地发出一声声沙哑
低沉的怒吼,左手卡着阿朱那修长的粉颈,曲着的食指更是紧紧的压
迫着阿朱的咽喉,让她即使大张着嘴,也只能勉强呼吸。

那硕大狰狞的鸡巴,随着楚云右手不断地在阿朱那泛着潮红的俏脸与
白嫩饱满的玉乳上抽打的节奏,一下下重重的肏着阿朱被撑出夸张尺
寸的的粘腻淫穴。

尽管动作并不快,但是每一下都无比深入,足足三十公分的粗大鸡巴
最前端那如同鸡蛋大的淡红色龟头粗鲁的冲开阿朱紧窄淫穴内层层叠
叠的嫩肉包裹,不断地重重撞在阿朱淫穴最深处那宛如娇嫩淫花的子
宫口,让阿朱感受到一种夹杂着难言的酸麻与快感。

当这条鸡巴向外拔出时更是不仅带出一股股淫糜的液体,还让阿朱淫
穴内红色的嫩肉大片的蠕动翻腾仿佛一个河蚌一般。

“啊……哦……好大……肏……肏死我……啊……”

“爷……爷……母狗……好…………好痛……好爽…”

“…要死了……啊……啊……让母狗死吧……”

在楚云激烈的动作下,阿朱感受着那一次次以前没有感受过的粗大胀
满与野蛮的冲撞,还有那一只只令人畏惧厌恶的虫子在自己白皙中泛
着情欲绯红的娇嫩细腻肌肤上胡乱爬行,一种异样的快感不断地冲击
着阿朱的大脑,让意识已经完全沉入这种变态欲望的阿朱,口中不断
发出越来越激烈的婉转起伏呻吟声。

如果不是这个屋子隔音效果好,楚云又用那掌握并不熟练但是无比浑
厚的内力形成场域包裹住了他们,那么这些声音恐怕早已经传到了外
面走廊,甚至引发别人误会强行闯入这里了。

蓦然,当楚云又一次重重的将那淡红色的龟头撞在阿朱淫穴最深处那
娇嫩的子宫口时,这一次更加狂野的力量带着楚云内心更深的暴虐欲
悍然直接将着从来没有外人侵入过的子宫口撑开。

感受着那比处女淫穴还要强烈的紧窄包裹与束缚,楚云那条足有三十
公分出头的硕大狰狞大鸡吧第一次完全肏入了阿朱淫穴内,前端的龟
头宛如一个小拳头一样在穿过阿朱淫穴深处子宫口时,重重的砸在了
阿朱那神圣而又淫秽的子宫内壁上,让阿朱平滑的小腹都出现了分明
不正常的隆起。

同时,在楚云意志控制下,因为楚云无所顾忌的动作而被碾死数条后
仅剩的五条毒蜈蚣,在这一刻齐齐的咬在了阿朱那两个饱满白腻的玉
乳,两片带着性感曲线与隆起的翘臀,还有那平滑紧致的小腹上。

剧毒的狼蛛趴在了阿朱那修长白皙的粉颈正前方,如同一个邪异而另
类的装饰;那两只殷红宛如玉石的毒蝎更是在楚云气息引导控制下同
时将两只毒针沿着阿朱的乳孔刺入了进去,一时间甚至让人觉得阿朱
双乳上带着两只红玉蝎子乳环一样。

“啊……啊……呵……呵……”

在这突如起来的巨大痛苦刺激下,阿朱浑身一僵,口中发出一声凄厉
不似人声的惨嚎,一滴滴汗珠立刻从全身涌了出来,顷刻间将身下的
床单都润湿了大片,然后双眼猛的上翻,意识陷入了一种半昏迷的恍
惚,口中的痛呼也变成了一阵阵含糊而低哑的痛哼。

同时,随着那宛如被水浸润的动人娇躯一阵阵宛如无意识的颤抖,阿
朱下身被楚云肏着的淫穴中淫糜的粘液与尿道内那淡黄的尿液一起喷
涌而出,宛如一道淫糜的喷泉,赫然在着强烈的刺激下达到一次记不
清多久没有达到的强烈高潮。

即使是阿朱服用了解读药剂,在情绪如此亢奋的情况下同时被这么多
有毒虫子攻击,尤其是其中的狼蛛与猩红毒蝎分明是剧毒虫子,而且
她身上被攻击的地方还有敏感部位,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也会很危险,
会对身体造成不小的伤害,甚至会有小概率死亡发生。

但是因为楚云身上散发的气息与真气的浸润,那些涌入的毒素除了让
阿朱感受巨大痛苦外,没有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反而对阿朱的身体产
生一种强化效果也让楚云与阿朱之间的气息交换变得更加剧烈。

越发强烈的特殊快感就这样因为虫子在阿朱身上肆虐,而使得彼此气
息交换加强,传入楚云每一寸肌肉与骨骼。

与第一次真正肏女人并让女人高潮时,那硕大狰狞的鸡巴在阿朱下身
淫穴内那汹涌澎湃的淫水冲刷,产生的强烈快感彼此相容。

让楚云在这足以令无数男人会情不自禁秒射的情况下那本就如同火山
爆发的欲火与暴虐再次点燃成宛如汹涌奔流的火焰洪流,一条硕大狰
狞的鸡巴一时间似乎都变得更加坚挺炙热了。

丝毫不在意那混合着淫水与尿液的液体,大半直接打在了自己的小腹
上,也不在意身下的床单被打湿。

楚云双手猛的卡住了阿朱纤细又带着紧致弹性的腰肢,然后随着腰身
后撤的间隙将那硕大狰狞的鸡巴从那并不算粗壮的双臂猛的一发力,
轻易地便将阿朱那仰躺着的身子整个翻转了过来。

接着左手卡着阿朱那纤细中带着紧致力量感的腰肢,让阿朱如同一只
下贱淫荡的母狗一样,跪爬在那带着湿润与淡淡骚臭的大床上,右手
用力一拉阿朱那微显凌乱的枫糖色长发,让阿朱那带着深深情欲与淫
荡的渴望的俏脸抬头看着对面那精致华丽的梳妆镜。

然后,随着腰身向前一挺,宛如无缝衔接一样,楚云那硕大坚挺的鸡
巴再次肏进了阿朱那湿润粘腻,还因为自己之前的动作张开着夸张尺
度的淫穴内,足有鸡蛋大的龟头又一次挤开阿朱那没有被外人开发过
得子宫口,肏入阿朱子宫内。

接着便是一下下重重的抽插,几乎每一次都让那淡红色的龟头如同小
拳头一样撞击着阿朱神圣又淫糜的子宫内壁。

“啊……肏……肏死我了……啊……”

“爷……爷啊……爷……好猛……好大……”

“啊……啊~啊……啊……啊……”

仅仅一分多钟,阿朱便在楚云这粗暴的奸淫下,微微缓过神来,口中
便再次发出一声声婉转起伏的淫浪呻吟。

一双因为情欲泛滥而显得迷蒙的双眼有些失神的看着对面镜子中自己
那淫贱的样子,时而知道那是自己,时而又在恍惚中仿佛感觉那是某
种神秘的指引与诱惑一般。

让她感受着身体那些有毒的虫子们不时的叮咬与楚云粗暴折磨下的痛
苦与随着那痛苦慢慢升起来的一种另类愉悦感还有心底某种淫糜堕落
的狂野释放。

那带着一块块毒虫叮咬红肿与痕迹而显出一种邪异残忍的凄美娇躯不
断地淫荡扭动着,让彼此在炽烈欲望下动作越来越激烈,便宛如不断
地朝着更高山峦攀登一般。

偶尔,阿朱又被某只毒虫叮咬,诱人的娇躯轻颤间呻吟的声音骤然高
亢,楚云肏着她下身淫穴的那硕大狰狞鸡巴也同时感受到一阵更加强
烈的包裹压迫感,更是会让楚云本来就激烈的动作仿佛受到鼓励一般
再次变得更加狂暴激烈。

然后随着稍稍放缓后,二人便再次带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心情等待着
下一次狂风暴雨的到来。

就这样忽而急骤,忽而稍稍放缓,却又在那依然比比别人激烈的稍稍
放缓中,似乎压制着情欲酝酿着随时会来的爆发的情况下,楚云一边
腰身耸动间,让他那条硕大狰狞的鸡巴一次次深深地肏着阿朱下身那
湿润粘腻的淫穴,一边将剩下几个瓶子里的小蝎子、蜘蛛,还有一大
团蚯蚓二三十只样式不同的小甲虫,倾倒在了阿朱那诱人的娇躯上以
及身边,让这场淫戏多了一种更加糜烂堕落的邪淫。

而在情欲冲击与楚云摧残践踏下已经彻底迷失自己的阿朱,宛如一个
被丝线牵引的木偶傀儡一般,带着自己的都理不清的羞耻、亢奋、紧
张、恐惧、期待与因而产生的兴奋、激动以及那深深的狂热放纵,肆
意的在这早已经被她身上汗水与激情中喷发出的淫水、尿液打湿的床
上,随着一声声时而舒缓、时而激烈、时而轻吟浅唱、时而又高亢激
昂,最后却彻底化为了沙哑含糊的呻吟,不断在意识清醒与迷茫切换
中扭动着身体,变化着一些十分淫贱的动作,取悦迎合着楚云的征伐
与践踏。

游戏就这样持续着,被一直践踏征伐的阿朱早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经
历了几次高潮了,甚至因为那梳妆镜的映照下,到后来她已经恍惚中
感到自己灵魂以经脱离了那不断被楚云征伐肆虐,身上有各种虫子爬
行蠕动,不时还会被毒虫叮咬,或者被楚云将随手抓起来的虫子塞进
嘴里的淫贱身体,就那么悬浮在空中安静而不被任何人察觉的欣赏着
那肆意的淫乱,却又依然感到冥冥中有着痛苦与极乐混合成的汹涌潮
水冲刷着自己。

当楚云的动作终于渐渐放缓,并将那沾着斑斑污秽的硕大鸡巴在阿朱
那因为连续高潮精神恍惚以至于留着口水的口中肏了几下,又在她那
带着斑斑污垢与虫子尸体碎屑的饱满玉乳上擦拭了几下,然后意识有
些朦胧的阿朱隐约间似乎听到这次调教结束了以后,一向自认为自己
久经风雨的阿朱,面对这个在开始时也能够感觉到动作很生涩分明像
个雏,可是后来成长速度却又惊人快的楚云也彻底败下阵来,顾不得
多说什么,甚至顾不得感受自己是什么状态。

只是硬撑着身体与精神的双重疲惫与楚云又说了几句话将楚云送走,
然后给自己那个最好的闺蜜发送了之前便已经编好的信息,又模糊的
看到时间似乎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近五个小时,阿朱便彻底晕了过
去。

一阵清越的手机铃声骤然在安静的宾馆客房中响起,好一阵后,陷入
晕厥沉睡中的阿朱终于缓缓醒了过来,先是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一时
间就好像自己丧失了某段记忆,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甚至都不知道自
己是谁一样。

直到那缓慢转动的头,终于让一双动人的美目与那在床头随意扔着的
手机对焦后,这才渐渐地醒了过来。

伸手拿起手机,阿朱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喂。”

声音发出来后,才突然惊觉自己的声音完全不像平时的那种清脆中夹
杂着几许浩渺空灵,显得沙哑而低沉,就好像屋中有一个陌生人在开
口说话一样。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个声音,不要紧吧,我已经到酒店门口了,马
上就到你那里。”

对面的女人也听出了阿朱明显的不正常,语气中不觉带出了几分担心
与焦急。

“咳……咳……,”
阿朱干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然后感觉到自己力气也恢
复了一些,这才对电话里说道,“不要紧,这次玩的大了点,等会儿
就好了,门给你打开了,我先挂了,喝口水,快渴死我了。”

电话说道这里阿朱没有再听对方说什么,便直接将电话挂断了,然后
便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还残留着因为虫子被碾碎而造成的斑驳污秽,
有些勉强的移动了一下自己身体,让自己在狼藉中显出一种邪异的淫
糜与堕落的妖媚的动人娇躯,离开那大片被淫水与尿液浸润的大片湿
痕,半躺在床边上。

接着随手抓起旁边小柜子上的鲜榨橙汁,顾不得再去嫌弃什么品牌与
质量了,直接用那修长纤细的玉指拧开瓶盖,用一种即使很快甚至有
些豪放,却依然没有丢掉那仿佛长久以来已经浸润在了骨子里的优雅
从容,反而多了一种张扬与野性妖媚的动作喝了起来。

“咔……”

一声轻响,房门从外面被推开,然后一个黑发女人径直走了进来。

女人一头黑色的长发被随意的在后面扎成了一个马尾,随着脚步移动
轻轻的摇曳着。

一对狭长的柳眉与下面那似乎含着几分凌厉神采的凤目微微上挑着,
随着那白皙中泛着浅浅健康红晕的俏脸,微微抿着的纤薄冰凉朱唇,
修长粉颈支撑下微微上扬的精致下巴,还有那恰到好处的琼鼻玉耳,
让她在清冷的俏丽中显出罕有的英姿与飒爽。

上身穿着一件前面带着同色的细密仿金属鱼鳞片的长袖V领体恤衫,
仿佛一件黑色龙鳞软甲披在身上一般,又因为那虽然不算夸张巨大却
也饱满圆润的玉乳将胸前撑起的动人曲线,露出几分性感的妖娆。

那绣着淡淡云纹又分明比其他地方更加轻薄的双袖,让她那一双白嫩
纤细宛如玉琢的藕臂,犹如笼罩在一层曚昽的黑雾中,越发挑逗着男
人的窥视欲,也将一双修长柔嫩的纤纤素手衬托的越发白皙细腻。

一条藏青色的长裤宛如在随意间便勾勒出了那一双被遮掩住的玉腿那
惊人的笔直与修长,一双黑色的半高跟皮包裹住那精致的玉足,随意
走动间发出轻快却又不失稳重的脚步声,让女人那本就英姿飒爽的气
质显得越发分明。

“岚岚。”

见到这个自己为数不多地闺蜜,也是一个无论是人品还是能力都值得
她在任何时候完全放心的至交武晴岚,阿朱脸上荡漾出越发明媚的笑
容。

“阿朱。”

武晴岚也同样叫了一声,但是那洁白玉颊却因为嘴角勾勒出的一抹弧
度而显出一种有些玩味的表情。

“嗯……”

即使之前在楚云面前释放了内心黑暗欲望肆意淫虐的时候都没有羞涩
的阿朱,此时看到武晴岚这个样子,脸上却不由得露出一抹纯美的娇
羞,一时间那沾上了斑驳污垢的俏脸因为着淡淡的红晕而显出一种异
样的美感,让武晴岚的心神都忍不住一荡。

“真是个妖精。”

武晴岚不由得在心中叹了一声,随后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正常,几步走
到阿朱近前,白嫩宛如软玉的素手轻轻向前一探,中间三指便熟练地
搭在了阿朱同样纤细的玉腕上。

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眼阿朱此时的身体,看着阿朱那分明曾经白皙细
腻总是带着淡淡清幽体香的娇躯,此刻散发着一种淫糜骚臭味,上面
不仅有一些虫子被碾碎后留下的斑驳污秽,更是还能看到一些蛛丝在
那一对虽然不算夸张却也有着B 尺寸而在她纤细的娇躯上显出性感曲
线的玉乳以及那平滑紧致的小腹上。

看着阿朱那娇躯上一片片分明不正常的毒虫叮咬痕迹,以及分明被人
虐打的淤青。

看着那下身淫穴到现在依然没有彻底恢复而有些淫荡外翻,后庭菊花
穴也不正常的扩大而显得邪淫而残忍的样子。

知道阿朱的特殊癖好,因此对于阿朱此刻似乎被蹂躏的无比凄惨的样
子,早已经见过不止一次的武晴岚尽管觉得这次似乎更加夸张却也没
有任何愤怒,反而带着暧昧与好奇的眼神调侃道,“就这么几个小时
就把你折腾的这个样子,这次看来你是真的过瘾了,不过这真的是一
个男人做的吗,不是他找了八九个同伴把你轮了吧,我记得这种情况
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呢。”
“我哪有那么惨,那种事也就是遇到了两次而已,其中一次还是我故
意的呢。”

阿朱毫不在意的说了一句,然后微微动了一下身子,这个动作却又让
她一对纤细的柳眉微微一皱,这才继续说道,“这次就一个人,不过
这个男人跟个怪兽一样,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条鸡巴看着比AV中的黑
鬼还要大,连着四个多小时动作又一直那么激烈,弄得我跟被牲口轮
了一样,我最后感觉自己都完全不知道什么感觉了。”

“是吗,这样不是你更……”

说道这里武青岚的话突然一顿,然后一双凤目望着阿朱,话锋一转,
突然沉声开口道,“把你们做的过程跟我说一下。”

“啊,……”

骤然听到自己这位几乎可以与自己不分彼此的闺蜜说出这种话,阿朱
不由得一愣,随后那一双动人的美眸中闪过了一抹不宜察觉的狡黠与
戏谑。



(这是一篇以虫子和无底线虐杀为题材的的故事,我已经构思好未来的
大方向了,会是九层妖塔,一种主线九道分剧情的积木式故事,后期可
以根据不同人物的喜好进行适当的拆组形成自己喜欢的故事,因为是长
期是一个现实社会,所以重口需要一步步引导,换句话说情节需要前期
有些慢热,除了色情我也想展示一些故事线,当然这方面我很不足但是
也想要写写,因此前面的口味不会太重,大家可以慢慢期待后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