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融爱】(第十一章 中)

第一文学城 2020-11-22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iiiooo111
作者:iiiooo111 2020年10月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5975   《融爱》第五季全新起航,母子爱恋再度升级,爱得真挚狂热,柔情蜜意到

作者:iiiooo111
2020年10月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5975

  《融爱》第五季全新起航,母子爱恋再度升级,爱得真挚狂热,柔情蜜意到
终章!

  「嗯?不回家吗?儿子你又要带妈妈干什么去呀?」

  一顿饭,沈祥吃得是幸福而煎熬,幸福,是因为他始终在大饱着眼福,妈妈
那一对在衣裙里不甘寂寞的白腻大奶,在席间,哪怕是妈妈在轻微地做着小举动,
无论是举手夹菜,还是低头喝汤,就能带动那一对肉奶的摇颤,在衣服里轻微晃
动,令人耀眼、使人眩晕,这也就是他觉得煎熬的缘故,因为一顿饭吃下来,他
必须要压抑自己那呼之欲出的冲动,分散那多次打算做点什么的思想。

  以致吃完饭,他必须得让自己凉快凉快,给自己败败火,开着车,再载着妈
妈去兜兜风才会好些。

  更何况,他还有一份喜悦要和妈妈分享,他要让妈妈更加开心和自豪。

  沈祥没说话,仍然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但他的一只手却从方向盘套上滑了
下来,又伸到旁边,不用看,就直接抓住了一个温暖柔嫩的物体,轻轻地攥在掌
心里。

  握着妈妈的小手,大男孩忙里偷闲地看了妈妈一眼,眼神中是满满的得意,
还有点小神秘,他要将卖关子进行到底,就不说一个字。

  车速很快,不一会儿的工夫,市区明亮的路灯就被其甩出了老远,沈祥开着
车,是去了人烟罕至的郊外。

  「妈妈,把帽子戴严实点儿,衣服也系好了,晚上这里很冷的,要比市区低
上好几度呢。」

  近二十分钟的车程,越野车终于停在了一片雪地之中,四周,放眼望去,到
处都是一片白茫茫的。

  之后,熄了火,倪洁就听见儿子在身旁的细心叮嘱,说完,他便示意自己下
车,去跟他走走。

  虽然是满脑子的疑问,完全摸不着头脑,儿子这次又在玩什么花样,又想让
自己开心了,但倪洁也没有过多的追问,因为宝贝儿现在讨自己欢心的本事,她
是再了解不过了,所以儿子做什么,自己都会无条件地跟从。

  「还行吧?妈妈,其实穿厚实点,这儿也没那么冷的,而且妈妈你做做深呼
吸啊,好好闻闻这里的空气,这没被汽车尾气污染的空气就是新鲜,就是好闻!」

  脚下,是咯吱咯吱的摩擦声,是母子俩踩在厚厚的雪地里脚步声,动静不大,
可在这空旷无垠的场地中,却也是格外清晰,使人听得真真切切。

  儿子走在前面,他明显对这里很熟悉,说不定都来过不止一次了,因为天黑,
倪洁只能一步一趋地跟着他,不过还好,从车上走下来,至始至终,母子俩一直
都是手牵着手的,所以速度并不慢,没一会儿,就走出了好远。

  「好了,就在这儿坐一会儿吧,妈妈。」又走了几步,大男孩便停了下来,
而后他便松开了妈妈,自顾自地,便坐在了绵软软的雪地上。

  皎洁的月光,银白的雪色,不得不说,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里,还真的颇有几
分人间仙境的意味,宛如在广寒月宫一般,再加上呼吸着这清爽宜人的空气,的
确是让人很舒服,很是神清气爽。

  于是,倪洁也有样学样,跟着儿子席地而坐,又向着他身边靠了靠,想着母
子俩报团取暖。

  「妈妈,你看这里好看吗?要是夏天啊,那才更好看呢!那边……就是我手
指的方向,来年就变成人工湖了,还有啊,你看看周围,是不是有点光秃秃的,
显得凄凉是吧?那要是把这里都移植上绿绿葱葱的白杨树,夏天的时候绿树成荫,
冬天的时候又显得古树参天,是不是就好点了?总之呀,这里将来要是做一个高
档绿化住宅区真是再合适不过了,空气清新,环境还这么宜人,这里啊,就是个
天然氧吧!」

  大男孩盘着腿,又举目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他就开始滔滔不绝了起来,详
细地给妈妈讲着这里在将来的规划和设计蓝图,边边角角,林林总总,他说得很
确切,这副样子,一板一眼的,就好像他是这里的总设计师一样。

  「儿子,你咋知道的这么多啊?难道……难道你那几天那么忙,天天和你几
个同学通宵在一起就是设计这里的?」

  都说男人认真起来是很好看、很迷人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倪洁就找
到了这样的感觉,那一丝不苟的神态,那神情专注的眉眼,以及在他自己专业领
域上获得的骄傲,谈吐之间都透着一股成熟的气息,这些,都是让她这个做母亲
的极为欣赏的,是在心里,由内而外地高兴和自豪。

  之后,儿子见她笑意盈盈,显然是一副很爱听,很感兴趣的样子,他便更是
眉飞色舞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又带着熠熠生辉的色彩。

  他讲着,手舞足蹈,她听着,含笑不语,月光下,一对母子相谈甚欢,又肆
意扬撒着笑声,在这空旷的地方,清澈回荡着。

  「妈妈,你听我说!今天是我自己用能力和脑子挣了几百块钱,请您吃了一
顿大餐,我也用自己的专业水平让将来这里的建设有了我的一份功劳,一份好几
个日夜辛苦的见证,那么以后,我就要更加知道自己的前途和方向在哪儿,然后
我一定要更努力,更有上进心,那样,说不定用不了几年,我就能成为雇佣我们
的那个大老板,成为我们这个行业里的成功人士,那样我就能更有财力和能力照
顾妈妈了,妈妈……」

  最后,说到兴奋之处,大男孩也不觉得冷了,就连嘴里呼出的哈气,也仿佛
是热乎乎的,仿佛也和他的一腔热血融合在了一起。

  情深意切的话语说出来,紧跟着,一股冲动和担当又涌上了头,大男孩捧起
妈妈美丽且凉滑的俏脸,伸过头,在她冰冰凉的脑门上深深地印了一下。

  深情的吻,他深情地给了妈妈。

  「妈妈,以后……我就想撑起咱这个家,妈妈,我真的想照顾你一辈子!」
他眼神迷离,专注而温和,带着十足的郑重其事,十足的情深意切,款款地向妈
妈说出了心里话。

  当然,我更想爱妈妈一辈子,是那样的、特别的爱…

  一时间,倪洁是一脸的红霞,她的羞涩、她的甜蜜马上都快要从心房里溢了
出来,她轻轻地探过了身子,将红艳艳的小脸都埋进了宝贝儿的怀里,透过凉凉
的大衣,便能直接感受着他的暖,他的担当和成熟,她感到无比踏实而安全。

  这样的一个好儿子、好男人,或许……或许再放宽松一点,再给他点甜头,
也是没关系的吧?自己也能接受的吧?

  毕竟,儿子想要什么,他的渴望,自己都是心知肚明,毕竟,爱得热切炙热
之时,再吹吹风,再添一些情动之火也是可以的。

  儿子,妈妈现在只想让你爱,爱一辈子,都不够……

  同样的,他没有听见妈妈的心声,在此刻,自己最爱的妈妈那一份纯粹的内
心独白。

                ☆☆☆

  「啊……干什么呀?坏孩子!妈妈刚脱了大衣就这样,这可是妈妈新买的呢,
别给妈妈弄出褶子了!」

  回到家,倪洁刚在自己的卧室里脱掉大衣,她就被一个强有力的身体、一双
强有力的手臂从后面给牢牢抱住了,不由自主地,她身子一个倾斜,就和背后那
个坏小子双双滚到了她的床上。

  「妈妈,先别着急脱掉这件衣服好不好?妈妈,你今天好美,是完全属于我
的美,我就想这么看你一会儿,我想……摸摸你!」

  大男孩就像一条求生的八爪鱼一样,赶忙从妈妈的身后爬到了她的面前,轻
轻压在她肉肉柔软的身上,尽管是冬天,母子俩隔着都不是太薄的衣物,但身下
的妈妈,还是让他感受到了柔若无骨的舒服,压着妈妈的绵软娇躯,就像是有一
种身处云端的感觉,飘飘然的美好。

  轻嗅着那一阵阵的好闻体香,看着眼前的好看女人,他的性感温柔的妈妈,
目光再稍稍下移一点,就能收获那一片白腻,那一道深深的沟渠,都是那么大大
方方地袒露着,都是那么不羞不怯的招摇着,都是那么强烈地在激发一个年轻男
人的欲望,他满脸通红,彻底管不住了自己。

  下身,那种在外面,被冷却半天的欲火又再度燃起,再度坚硬,粗大的肉茎
已经变成了长枪巨炮,将狭小的裤裆当成最后一个突破点,吹起了集结号,即将
发动最后的冲锋。

  现在,他可是不管不顾了,一晚上,妈妈的暗示都那么明显了,特地为他穿
上如此漂亮性感的衣裙,衣着如此正式地与他共进晚餐,又将小脑袋缩在自己怀
里,和他搂抱了好久,种种的暗示,还不能表明妈妈也有着进一步的想法吗?

  他不管了!不管妈妈有没有这种想法,反正他是想争取一次,将妈妈脱光光,
跟她睡觉!

  当然,这个「睡觉」只是字面上的含义,是不带有太多情色色彩的,他只想
在今晚,乃至今后的每一晚,都让赤条条的妈妈搂着,或者让她投进自己同样光
裸的怀里,母子俩一丝不挂地相拥而眠,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幸福。

  至于做爱,和最爱的妈妈真正地恩爱性交,只要妈妈不说,一天不吐出一个
字,他就不会去主动突破她身上最后一层防线的,他始终,会将这一点恪守到底,
不忘初心。

  「妈妈,你知道吗?现在什么样的男人是最让你们女人喜欢的?就是啊,白
天是乖乖的小奶狗,晚上呢,就是充满野性的小狼狗!嗷嗷嗷……就像我这样!」
他依旧笑嘻嘻地,依旧逗趣着妈妈,不知道是紧张,还是被自己这么一弄,对妈
妈来了个突然袭击,此时此刻,床上的这个成熟美母已经完全红透了娇颜,一张
粉嫩嫩的小脸简直都要滴出水来,好不诱人。

  「妈妈,我真的好爱好爱您!我真的是想你了,妈妈!」

  情不自禁地,大男孩说着话的同时,他的唇就柔柔地落下,柔柔地去含住了
妈妈的下唇,而后,便用自己的双唇将它轻轻地夹着,轻轻地裹挟在里面,用着
心,动着情去品尝那份芬芳与柔滑。

  「祥祥,妈妈的乖宝贝儿,妈妈也好爱你呢!……嗯……吻妈妈!」

  妈妈就那样仰躺着,伸出一双玉掌捧住儿子俊俏的脸颊,丁香暗吐、婉转相
就。任他温柔相对,任自己缠绵情动,回应着儿子的深吻,没有一点不情愿和想
要抗拒的表现,妈妈妈妈,真是一个好温柔的女人,对他这个儿子真是充满了无
限的宠爱和骄纵。

  于是,借助着妈妈对自己的这份情怀,他的胆量便又大了一分,他抬起手,
便轻放在了妈妈的身上,轻抚着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摩挲着那肉肉丰满的娇躯,
妈妈,全身都热乎乎的,手感又是软绵绵的,摸着自己这样的妈妈,真是一种不
可多得和舒服与享受。

  宽厚的手掌已经滑过平坦的小腹,已经攀上了高挺的山峦,这才是大男孩最
向往的,同时,那也是他最渴切想念的地方,就犹如攀登者都渴望问鼎珠穆朗玛
峰一样。

  一坨软肉,已然成为了自己的掌心之物,妈妈的一只大奶子,已然让自己抓
了个满满当当,并且,他可是胆大而直接,因为妈妈的胸口是深V的,空档很大,
一大片白白嫩嫩的都露在了外面,大男孩直截了当,一下子便从妈妈的领口伸到
了里面,一下子,便抓摸上一只温热热的大乳房。

  他是个急性子,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自己最爱的妈妈更是如此,没什么
可说的,和她亲密接触,抓住一切的机会,去亲近妈妈,去索要妈妈的一切,才
是至关重要。

  细滑的皮肉就在掌心里滑动着,大奶头,硬邦邦的,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下滚
动着,沈祥完全将宽大的手掌覆盖在妈妈的肉乳上,完全伸进了她紧绷绷的乳罩
里面,时而揉按,时而又轻捏,以变化多端的手法玩摸着妈妈的大奶子,一波又
一波地,不断刺激着她。

  先调情,后做爱,亦或脱光光,这是男人的手段,男人在性爱中一项必备的
看家技巧,和姐姐做着性爱互动时,你来我往,她就非常喜欢自己这样,非常迷
恋自己这样挑逗她,隔着薄薄的睡裙,或者就是光不出溜的,她哼哼唧唧地,挺
着一对肉呼呼的大奶子任自己肆意揉弄,随便把玩,不消片刻,她就不行了,原
始欲望和对性的饥渴都暴露了出来,纤毫毕现,她会主动将小手伸过来,来主动
亲近自己怒胀的小弟弟,会轻柔地爱抚,会温柔地抓弄,直到,姐姐那两只粉白
肉乎的大奶从松松的睡裙里弹跳了出来,直到,姐姐彻底给他扒了裤子,她无比
亢奋地吃着自己的鸡巴,同时,她的手指犹自在抠挖着自己的肉穴,毛茸茸的大
腿根处,尽是一片亮晶晶的水迹,那时候的姐姐已是到了一个饥渴的顶点,极其
地狂野和放荡。

  姐姐,还是个清纯靓丽的大姑娘呢,哼!那么大男孩就不信了,妈妈,对面
着她心爱的儿子,这样的摸奶挑逗、温柔接吻,她还能扛到多久,硬撑到几时?

  终于,妈妈轻轻推开了他,她眯着媚眼,浅咬粉唇,同时含着羞,一脸脉脉
柔情地看着他。

  「儿子……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妈妈的奶子都让你这个色孩子摸了半天了,
你行了吧……」

  绵软无力的话语,欲拒还迎的询问,根本就是在蓄意地挑逗,根本就不打算
让身上的小男人离开自己,根本就是想让阔别许久的缠绵再持续多一会儿,甚至,
一晚上,她都没什么怨言,都愿意和儿子疯闹下去。

  或许,这就是儿子的可爱之处吧?平时,儿子是那么温顺,乖巧听话,又视
她的话犹如圣旨,对妈妈毕恭毕敬的,可是今天难得一回,儿子如此强硬,连问
都不问就将她娇软的身躯压到床上,带着男儿的霸道和本性的冲动,这样的乖宝
宝,做着如此之大的反差,她都有点不认识他了,倪洁觉得好玩又新鲜。

  而最主要的是,她是个知道好歹的人,自然明白,儿子这样做,这样鲁莽且
没有了分寸,全部都是出于母子俩平日相处,已甜蜜亲昵到不分彼此的基础上,
儿子是因为太过爱她才不管不顾的,爱意太过浓烈,已经让这个乖乖孩子变得狂
野而奔放了起来。

  其实,不止是他,难道自己不也是这样么?穿着性感低胸的衣服,迷人的乳
沟,鲜嫩的雪肤是那样明晃晃的,昭然而显,全部面对着儿子,只让他一个人欣
赏,缠着他,又诱惑着他,那难道不是自己的心在做着暗示吗?暗示儿子,也暗
示着自己。

  她就像一朵在悄然绽放的花,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变得情感越发饱满而自信
了,变得越来越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去吸引和给予着儿子些许甜头了,这样的
甜头,便是宛如花蜜的情爱,让这个未经人事的大男孩如痴如狂。

  母子之爱如蜜甜!真好!

  「妈妈,您再给我洗洗澡吧!这几天,也是太忙了,还有,我可是一直在惦
记着妈妈呢,不想耗费精力,好几天,我都没有舒服过了,妈妈,现在这里好难
受!硬得生疼,咱们去浴室,再帮我弄出来好不好?」

  一只手,已经又向着妈妈胸衣里面伸去了一点,完全和妈妈的大乳房合为了
一体,完全被温暖的乳罩包裹在了其中,沈祥毫不客气,摸着妈妈的奶肉是那样
用力,那样动情,那样不顾一切。

  「哼!坏孩子,就知道黏糊妈妈,就知道妈妈好欺负!」倪洁乜斜着一双含
情明亮的美目,小嘴嘟嘟,嗔笑地瞟着儿子,这样子,完全没有了一个母亲在看
自己儿子的眼神,而就是,一个怀春的少妇在挑逗着自己多日不见的情哥哥那样
的目光,眸子亮亮的,其中盛满了柔情与妩媚。

  「那还不快去洗澡?去浴室里等着妈妈,你难道还真的要妈妈给你脱衣服啊?
小寄生虫!」

  素手抬起,紧接着,就是一声「啪」的脆响,柔嫩的手掌轻轻地拍打在儿子
的侧脸上,倪洁巧笑倩兮,继续逗弄着儿子,这个这样迷恋自己的小男人。

  美人关,真是最深不可测的一关,人的一生当中,或许会有好或多或少的不
如意,甚至还会有不可知的大风大浪,但那些,只是暂时的,缓一缓,咬咬牙,
也就挺过去了,然而,美人一笑,美人的眼波流动,以及美人的白滑身子,诱惑
胴体,那一旦拥有,便足以是攻心之祸,防不胜防,任你是王侯将相,还是一代
英豪,都在劫难逃。

  英雄难过美人关,确实如此!更何况,他沈祥根本不是什么英雄,他只是妈
妈的小狗熊,只会乖乖的,现在,莫说妈妈命自己去浴室,就是妈妈让他跳进十
万高温的火海,他也乐意,乐意将自己融化,让妈妈高兴。

  大男孩乐呵呵地抽出了手,离开了妈妈丰美滑软的大白喳,其后,就利落地
一个翻身,滚下了床。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