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41章 查房

第一文学城 2020-11-19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476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字数:6476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站在天鹅酒店侧门内通道的尽头,汪媚筠突然转过身,盯着韩玉梁说:“你
确定要相信叶春樱那个小大夫的判断?如果现在回去,白鸟夜总会的包厢我和沈
幽还能及时把剩下的查完,一旦开始调查这边,那边就只能放弃了。”

  韩玉梁是那种帮亲不帮理的性子,笑道:“我当然信她。”

  沈幽在手机上发送着什么消息,低着头说:“她懂东瀛语?”

  “嗯,她说她有妈妈是东瀛人,小时候学过,长大后自学学通了。”

  “什么叫……有妈妈是东瀛人?”许婷一愣,小声问道。

  “她爸爸可能挺风流,不止一个女人吧,她提过她生母是正经的汉族。”韩
玉梁懒得纠缠这些,“总之,春樱的推断很合理,我没理由不信她。黑天使威力
那么大,酒店怎么想也比夜总会合适啊。”

  汪媚筠倒不固执己见,点了点头,说:“这地方确实比白鸟夜总会合适得多,
看来我不稀罕学外语这个还真是吃亏啊……这里调查难度的确有点高,这么多房
间,一个个查过去吗?”

  韩玉梁一皱眉,“要不你叫部下来帮忙查?你一个督察打扮得跟窑姐一样亲
自来查案,有点蠢吧?”

  “别的地方还好,黑街的话,警署那边叫了就会打草惊蛇,特安课的部下如
果过来也不保险。”汪媚筠略一思忖,说,“走,先用我的权限查一下今晚这边
有没有张鑫爵的助理入住。”

  许婷不自在地摸了摸满胳膊的纹身,她这装束在白鸟夜总会还不太显眼,到
了这边就显得不伦不类,“我觉得吧……助理根本没必要来。这地方都说是高级
炮楼,有点钱的男人喜欢来这儿玩上点档次的鸡,那你们说,只要找个帮派控制
的皮条客,随便找个借口发给妓女,带进屋用不就完了。”

  沈幽摇了摇头,“黑街的妓女知道规矩,不敢主动沾毒品生意的。”

  “要不说是毒品呢?这东西按你们资料里的型号变化,显然是越来越容易口
服吸收的吧。”许婷撇了撇嘴,“要是打着新型壮阳药的旗号交给妓女去卖,估
计都有人出高价买了用。”

  “不能等了,媚筠,动用你权限通知南城区警署来扫一次黄,让他们快,越
快越好。”沈幽抬起头,目光变得锐利起来,在紫色的魅惑眼影下显得颇不协调。

  汪媚筠拿出手机,靠在墙上却没打出去,“这地方,我给警署打完电话一分
钟之内这里的嫖客和妓女就会撤……哦,我懂你的意思了。”

  沈幽的表情显得很不情愿,轻轻哼了一声,“没想到,拿着截获的情报还闹
到要惊动一堆人的地步,老孟回来还不定得怎么嘲笑我呢。”

  韩玉梁背手看着走廊墙上的宣传画,颇为期待地说:“汪媚筠,给报酬的时
候就来这儿吧,我看这儿情趣房间就挺多挺不错的。这个有架子有手铐的地方正
适合你。”

  汪媚筠拿着手机,细长的眼睛一横,没有理他,而是冲着许婷挑了挑眉。

  许婷一扁嘴,“你看我干嘛,我又管不了他这个。我既没个哥哥跟着老韩出
生入死把我托付过来,也拿不动好几吨的锤子砸人,我就随便心里酸一下。”

  韩玉梁伸手就捏了捏她唇瓣,“谁说的,你这明明酸到嘴边了啊。”

  这时,电话打通,汪媚筠飞快地下了一串指示,也不知道听见了什么回应,
气得一皱眉,怒道:“我是特安课副督察汪媚筠,我让你们来就来,再废话明天
就滚去放长假!”

  不知道为什么,韩玉梁一下子想到了之前叶春樱挺喜欢的一部电影中的台词
:“我是重案组总督察黄启发……”

  “老样子,兵分三路。”沈幽淡定安排道,“这里一共有两个应急消防通道,
一个正门,一个侧门,正门妓女们不会走,其他三个,咱们各守一处,观察逃下
来跑的人里,有没有异常的。”

  韩玉梁又想起了刚才进门时候看到的那个醉鬼,皱眉道:“许婷,刚才跟咱
们擦肩而过那人真的是喝醉了吗?”

  许婷不高兴地说:“是啊,我闻见好大酒味儿。走路还晃,碰我肩连不好意
思都不说一声,肯定是个醉到硬不起来被妓女轰下来丢了人的软蛋。”

  韩玉梁瞥她一眼,发现换了装束后她连说话的语气神态都和平时略有不同,
还真是个能随着打扮微妙改换气质的人才。

  汪媚筠把电话塞进包里,摸出一把手枪别到腰后用上衣盖住,“你们俩这打
扮太刺眼了,就在这儿守着吧,我跟沈幽去另外两处。”

  “行。”韩玉梁乐得省劲儿,带着许婷就往侧门外面走去。

  出来刚一站定,没多会儿,远处就有两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其
中一个扫了许婷一眼,吐掉嘴里的槟榔,“哪里来的落翅仔?讨生意前打招呼了
没?”

  许婷瞪过去一眼,拍了拍自己的纹身,“跟凯子开房,生意你妈逼啊。”

  韩玉梁立刻运气,暗想是不是要打一架。

  没想到那俩男人竟然满不在乎地点点头,就扭身往回走去。

  看来许婷只要不是来抢生意的婊子,被骂他们也不在乎,脾气意外地好。

  “你可真敢骂。”

  许婷用脚尖拍着地面,小声回答:“这种地方要得就是气势,气势出来了,
他们摸不清我来头,看场子做生意不愿意乱得罪人,我反倒没事。要是让他们看
出我心虚,才叫麻烦。”

  看来,外面这些活儿,的确不适合叶春樱来干。

  以后,就带着这个小辣椒四处跑吧。

  就是暂时咬不到嘴里,能看看这模样,闻闻辣味,也挺惬意。

  那两个男人走出没多远,其中一个就掏出手机,接了个电话。

  不过五秒,接电话的人脸色就变了,马上挂掉,对旁边男人说了句什么,两
个一起拿出手机,分开几步打了起来。

  不一会儿,韩玉梁就听到二楼有房间里传来女人焦急的声音,催男人赶紧穿
衣服走。

  这时,两个年轻点的男人从小巷另一头匆匆跑来,冲着先前的男人喊道:
“怎么回事?今晚上抽什么风了?”

  “谁他妈知道,赶紧打电话,快点的,他们二十分钟后到。听说是特安课要
求的,真他妈操蛋,今晚的生意算是黄了。”

  “你们俩怎么不守着巷口,跑他妈哪儿去了?”

  其中一个青年摸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回答:“在路口那边看热闹呢,听说
有个男人翻越护栏,一脚把栏杆给踢歪了。我俩不信过去看了一眼。”

  “吹屄呢吧,那栏杆俩指头粗,一脚踢歪?你武侠小说看多了?”

  “真歪了,不过是不是踢得不知道。我觉得应该是车撞了。谁鸡巴知道怎么
传成这个了。”

  “有可能真是踹的,我走近看了,那旁边还掉着踢崩了的鞋头片儿呢。”

  韩玉梁听着听着,觉得不对,一皱眉,把那几人的话转述给许婷,说:“那
要真是踢歪的……会不会就是中了黑天使的人?”

  许婷也有点拿不准,犹疑道:“难道……真是那个跟咱们走错肩的醉鬼?”

  “要不要去看看?”

  “那这边呢?”她一指门口,“这边谁来看?”

  “要不你单独守着……”

  “少来,我可不是瞎逞英雄的傻子,不要命绝对死得快。咱们还是先守着这
儿吧,那边那个毕竟已经跑了啊,谁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许婷盯着门口,“有
一就有二,说不定咱们马上就能堵到下一个。”

  正说着,已经有人穿好衣服跑下来了,赶在警车到达之前,匆匆离开。

  真有效率。

  “有理。”韩玉梁从善如流,退到巷子对面,集中注意力盯着陆陆续续有人
逃出来的门口,“先看这里面还有多少中毒的。”

  许婷观察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老韩,要是……中了黑天使的
人已经不想走了呢?那岂不是会剩在酒店里面?一会儿警察来查房,开门撞上怎
么办?”

  “那不正好抓出来。”韩玉梁笑道,“哪个嫖客中毒就抓对应的妓女,然后
找出拉皮条的,不就顺着找到源头了么?”

  许婷搓了搓胳膊,小声说:“总感觉……又要出人命。”

  韩玉梁淡淡道:“黑天使到的地方,免不了的。”

  “哟,你嘴里还能蹦出这么文艺的台词啊?最近看文学名著啦?”

  两人监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耳机里传来汪媚筠的声音:“到大堂
集合,警署的人到了,为了防止碰上中了黑天使的他们应付不了,你们装成我的
助手,跟着一起查房。”

  韩玉梁应了一声,带着许婷迅速过去。

  前台边上,已经呼啦啦站了一堆穿制服的,两个正对着前台服务员大声嚷嚷,
一个中年男人正站在汪媚筠面前点头哈腰,脸上的谄媚都快能拧出油来。

  “我已经说了,我没兴趣追究你在这边尸位素餐的事。我调动你们来做个扫
黄的样子,不过是帮助我查一起很重要的案子。你们的人带枪了吗?”

  跟这帮人说话的时候,汪媚筠明显换了一张面孔,严肃的脸上见不到半点先
前的媚态,如此美丽依然不怒自威。

  “没……来这儿还带什么枪啊。”

  汪媚筠懒得多说,见韩玉梁来了,一摆手,“那你们就都机灵点,走,马上
开始一层层查。老韩,小沈,小许,咱们跟着。”

  那中年男人急忙一边系制服扣子一边往楼梯那儿跑去,“走走走,都赶紧走。
听汪督察的命令。快快快快快……”

  韩玉梁肚里暗笑,心想要是把台词换成“gogogogogogo”就更
完美了。

  电影这东西果然还挺来源于生活。

  天鹅酒店炮楼之名远播,正常入住的客人在这种非旺季几乎没有几个,一般
房间的下三层很快就清查完毕,没有什么异常,就是扰了几对儿偷欢鸳鸯。

  而从四楼的情趣间里,他们终于找到了今晚的第一个目标。

  服务员拿着应急卡挨个开门以便突击检查,开到第三间房的时候,韩玉梁听
到里面正传出已经虚弱到可能濒死的呻吟。

  “小心!这屋里有情况。”他马上出声示警,一把将许婷拉到身后。

  汪媚筠和沈幽立刻掏出枪,示意服务员开门后就马上让开。

  一个有点流气的年轻警察不屑地说:“不就是嫖客和婊子么,能有什么情况。
让开。”

  说着,他打开门,抄起警棍大步走了进去,喊道:“都不许动,查房!抱头
蹲好,下来抱头蹲……”

  说到这儿,他愣住了。

  因为他已经看清了屋里的情形。

  一个胖男人正抱着被绑在X型支架上的女人,一下一下狠狠往上耸。

  打开的门,屋外的人,他都置若罔闻。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那用SM道具固定住的女人,周身伤痕累累,下嘴唇被咬掉,
嘴里含着的桎梏球洞眼里滴滴答答往下流血,乳房被撕掉了一块皮肉,露出了黄
色的脂肪,她的阴部看起来还算完好,但是,男人的阴茎却没有插在里面。

  也没有在屁眼中。

  女人的大腿内侧被撕咬出一个狰狞的伤口,而那胖子就把鸡巴插进了伤口里
面,正在跟奸淫性器一样疯狂抽插。

  那里的动脉应该被伤到,血出如泉。

  那胖子就像是在干血管一样晃动着肥肉乱颤的身躯,老二像把钝刀子,在大
腿的伤口里翻搅。

  最先进去的那个年轻人话都没说完,看清之后,就腿一软,扶着墙险些摔倒。

  本来跟进去打算抢点功劳的警察都纷纷退了出去,叫骂着,还有一个捂着嘴
想吐。

  知道对这种黑天使发作的人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汪媚筠和沈幽一进到屋中,
就几乎同时搂下了扳机。

  枪声响起的瞬间,那胖子怪叫一声,突然往旁边大号弹簧球一样闪开,脑袋
躲过了致命的子弹。

  这一躲,就到了先进去的那个青年身边。

  那小子反应倒是不慢,一警棍砸上胖子的脑袋,转身就跑。

  “啊啊——”但那胖子咆哮一声,就伸手抓住了他的脚,猛地把他拖到了自
己身前。

  砰!砰!

  汪媚筠再次开枪,沈幽紧随其后,子弹一发正中眉心,另一发则打入眼窝,
从头骨后穿了出去,带飞一片脑浆。

  可黑天使的威力果然再次得到加强,头部要害连中两枪的胖子不仅没死,还
一拳用力砸下,狠狠捶断了被拉过去那个青年的脊椎。

  他吼叫着一脚跺上那青年的脑袋,顺势跳起扑向此刻离他最近的汪媚筠。

  汪媚筠毫不犹豫举枪连射,全部打在胖子脸上。

  即使口径并不大,子弹也足够带得胖子往后倒下。

  门外传来不知道是谁的惶恐声音:“肏,这他妈是生化危机吧?”

  就像印证了他的说法一样,那胖子捂着脸上的血洞,耷拉着一块掉下的鼻子,
竟然晃晃悠悠又站起来了。

  为了伪装,汪媚筠的身上并没带太多弹药。她马上往后退去,把最佳射击位
置让给了沈幽。

  但沈幽也知道自己的小口径手枪拿来对付最新型号黑天使的感染者效力恐怕
不大,毫不犹豫也往后一退,拍了一下韩玉梁的肩膀,“到你了。”

  许婷一把就将韩玉梁的胳膊攥住,“等等,这……这种怪物要交给你?枪都
打不死啊!咱们先撤吧。”

  那胖子可不会给他们慢慢聊天的机会,喉咙里发出一阵垂死野兽般的呵呵声,
一弯腰又向这边冲了过来。

  韩玉梁知道不能再等,一运真气将许婷手指震开,飞身迎去,一掌震在那胖
子胸前,识经断脉功力隔山打牛,一招便将他脊骨震断,口中犹有余裕问道:
“汪督察,要不要留活口?”

  知道他是故意装样子符合部下身份,汪媚筠很配合地大声说:“不必,这种
怪物,尽快解决就是!”

  “好!”韩玉梁沉声喝道,跳起屈膝,便压向那胖子头颅。

  既然黑天使的中毒者只有没了头才会死,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嘎!

  头骨被韩玉梁一腿压碎,为了不让脑浆沾身,他一触即收,踩在那胖子身躯
两侧站起。

  不料这家伙可能是脂肪较厚,身体皮实,这一下脑袋瘪了,竟依旧没有彻底
死透,一把抓住韩玉梁的脚,猛地往上一抛。

  这一下巨力远超韩玉梁预料,他打千斤坠已然不及,只得将真气护在后背,
顺势腾身而起,好似被扔出去一样撞在天花板上,将当中灯罩撞得碎开,稀里哗
啦散落下来。

  许婷惊呼一声,一个箭步过去,张开双臂将韩玉梁抱在怀里接住。可她即便
力气比寻常姑娘大些,也禁不住这股冲劲儿,啊哟一声就跟他一起摔在地上。

  “小心!”沈幽举枪射击,打在爬向倒下两人的胖子头顶。

  许婷心里害怕,但身上不至于毫无反应,抓着韩玉梁的胳膊借力一转,一脚
蹬在那胖子肩头,情急之下用上了才修炼出来的真气,虽说用得不当憋出肋骨间
一阵胀痛,但总算把胖子踢开。

  韩玉梁其实刚才就已经可以出手,但他还挺喜欢看许婷此刻临危不乱,吓得
小脸煞白一头冷汗依然能冷静出手尝试保护他的样子,就装着刚才那下摔狠了,
哎哟呻吟了几声。

  许婷急忙站起,双手抱住他腋下就往外拖。

  沈幽一时间也判断不出真假,迅速开枪掩护。

  那胖子一身致命伤,可等沈幽弹夹打光,还是四肢着地,跟个小号河马一样
晃悠着爬了过来。

  “你们就没威力大点的枪吗?那刀呢?有刀没?”许婷大声喊着,倒是没忘
了挡在故意不起来的韩玉梁身前,“打烂脑袋还不死,割了头肯定行!”

  沈幽和汪媚筠同时掏出了藏在身上的飞刀。

  可那东西主要为了便于藏匿,在极近距离下杀一个出其不意,刀刃锋利不假,
但不过小拇指长,就比手术刀好一点点,看那胖子的脖颈,真得按住他好好割一
阵子才行。

  “给我!”许婷从小就有股狠辣倔劲儿,尽管害怕得心率快要破表,脚下一
阵阵发软,但还是伸手抢过一把小刀,拧腰就要上前下手。

  “我好了,我来。”韩玉梁当然不能让这个小俏妞真去冒险,不再装腔作势,
一掌推向地面,长身而起,指尖一拂许婷手腕,抢过飞刀,脚踏雨燕惊蝉步法,
眨眼间闪到了那胖子身后。

  他挥刀刺入后颈,懒得费那时间慢慢去割,闪电般左右一划,另一掌便竖直
斩落,顺着那个切口将圆滚滚的脑袋咔嚓一声劈到撕裂大半,只剩一段厚皮还连
在脖子上。

  那似乎比常人膨胀了几分的尸体手脚仍然动弹了几下,才缓缓归于静寂。

  韩玉梁盯着尸身站起,在旁边床单上擦了擦手,沉声道:“还有多少房间要
查?”

  汪媚筠脸上结了一层寒霜,显然她低估了D型黑天使的威力。沈幽看上去也
是面色凝重,不仅情报失误导致安排不当,今晚的行动,八成也抓不到放药人了。

  许婷喘息着靠在墙上,低头伸手揉着小腿,缓解恐惧带来的肌肉无力,“不
管多少,得查完啊,要真是估计的那样,受骗嫖客都变了怪物,上当的妓女……
可就都没命了。我不是滥好心,咱们要是能救下一个,起码能抓出拉皮条的吧?”

  “对,走,留下两个叫救护车,看看里面那个同事还有救么。其他人继续查!
快!另外通知你们警署,立刻让带枪的支援过来,这边很可能还会有重大案件。”

  那些警察发现不需要他们直接上阵,总算是战战兢兢捡起跑了的服务员丢下
的门卡,继续往所有有人入住的房间挨个查了过去。

  这一层,没再发现黑天使。

  下一层的值班服务员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看到警察带着应急门卡,就乖乖
跟着一个个检查过去。

  五层也没有。

  第六层开始,就是天鹅酒店贵宾客户的楼层,这边的所有特殊门卡都是单独
设置的,为此他们又等了一会儿,让客户部经理带着这边的总控卡从电梯上来。

  六层没有情况。

  七层找到一个受害者,但妓女已经死亡,受害者的药效也已经过去,正一脸
茫然地瘫坐在散落的血泊内脏中,乖乖任警察带走,没有反抗。

  而在顶层,查到第二个有人的房间,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还没有暴走将妓女
杀死的中毒人。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