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权利跟义务(弥黛篇)】

第一文学城 2020-11-19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熊貓窩"> 个人空间</a></li> <li class="pm"><a href="pm.php?action=send&uid=12859675" target="_blank" id="ajax_uid_94468800" onclick="ajaxmenu(event, this.id, 900
                               权利跟义务

               

               权利跟义务
                弥黛篇


作者:UZI
发文:物恋、四合院、东胜、会所
   2014年4月5日发文
属性:MC/思维放大,受术者视点,淡色


## #### ## ###  ###  ### ## #### ##


              CAUTION


  UZI是也

  这次挑战另一种风格的第一人称写作,看看可以生出甚么洨来着

  虽然跟亚夜篇&梅娜篇算是同一系列,但是故事本身没有串连性




  老样子不想被无名盗走,所以请盗文的自重一下要抄也抄完整点这样

  以上


## #### ## ###  ###  ### ## #### ##


  A月B日 晴天

  气死我了!那个臭男人居然搞劈腿!

  要不是密丝蒂巧合在游艇会看到麦可跟不认识的女人搂在一块,我说不定被
瞒到一百年后才发现!说甚么只爱我一个,这全部都是谎话!

  爸,妈,我好想念你们。

  啊,不行,我想我真的该要转换心情了,明天还有考试呢。

  ………………


  A月C日 雨天

  考试糟透了。

  为了那个该死的男人,我昨天整个晚上都没能好好温习,结果两个小时我只
能对着试卷发呆。晚上本来约了密丝蒂一起到酒吧,可是她要陪母亲去医院检查
身体,结果我只能自己一个喝闷酒。这都是那个男人的错!

  在我享受着威士忌的味道,想让自己大醉一番时,有个男人——后来我才有
问到他的名字——走了过来向我搭讪;根据他的说法,似乎是看到我的表情相当
糟糕,所以有些担心。

  也许是有点醉意,我发现我居然没有很排斥跟那个陌生的他聊天,而且聊了
很多很多东西;加上他还在途中不时表演很奇特的魔术,要不是他出言提醒我的
话,我都没有发现酒吧要关门了。

  我们居然聊了整个晚上!

  东方人常常说时间在高兴的时候过得很快,原来是真的。

  ………………


  A月F日 多云

  烦人的考试终于结束了。

  很幸运的是,这几天我都能专心温习,就算想起麦克也很快就忘记掉。看来
我已经越过了这个感情创伤了呢!

  为了奖励自己,我开车到了附近的商场购物,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昨晚聊了整
晚的男人;说起来,他的长相真的很好认呢。

  正好我们都没解决午餐,我就接受了他的邀请,在商场内挑了一间比较静的
日本菜馆吃午餐。

  跟他再聊了一会儿,他再次表演了一些新的魔术给我看;特别是那个亮出彩
色火炎的魔术真的是非常精彩,我看了好久都没能发现他到底怎样让火炎在红银
蓝三种颜色间转来转去。

  直到我踏进家门,我才发现已经是晚上了!天哪,我居然逛了那么久都没感
到疲倦!

  啊,对了,日本的生鱼片味道很好。

  ………………


  A月H日 晴天

  今天,我收到了他的邀请,想我看看他的魔术表演。

  为了表示对这个新朋友的支持,我在电话约好了见面的时间。

  说起来,我也忘记了是甚么时候交换联络号码呢。不过,既然是朋友,互相
信任也是基本呢。不,说是义务也没问题。好像麦克那种没义务感的男人实在太
讨厌了!

  嗯,在日记不要提到那个下流的男人比较好。

  进入商场外借的表演场地之后,我肯定把这一个月内的笑声都用光了。谁都
不会想象得到他的打扮好像东方的巫师一样,滑稽得很!

  ………………


  A月J日 晴天

  我不敢相信,我居然会为了帮忙朋友,看了足足三天的魔术表演!

  要是他没有每天都重复那个亮起火炎的魔术,相信会更加的……好吧,其实
是挺沉闷的。

  更不用说,每次我都发现只是看这一个魔术,都要耗上我整个中午!

  不过最近我也很想转换心情,加上朋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支持,其实并没有
想象中那么反感。

  可是那个火炎把戏是不是该换一个了啊?

  在睡觉前,接到密丝蒂的电话,跟我谈到了麦可的事。说老实话,我不太想
讨论那个人的事情了。

  ………………


  A月K日 有云

  那家伙的表演听说成功了。

  虽然我只有去最后一天的公演,可是我也有拉着密丝蒂一起去,算是尽了朋
友互相支持的责任了吧。我可是答应了隔天请她吃披萨的耶!

  说实话,他的魔术表演实在很精彩,节奏也控制得很好,让人真的不觉得经
过了多久——虽然事实上足足经过了差不多两小时——直到看到那眼熟的火炎魔
术,我才留意到表演结束。

  幸好密丝蒂看来很满意,不然向来最讨厌这些事的她一定会向我发牢骚。

  在表演结束之后,我跟他一起吃晚餐,当作简单的庆祝。

  毕竟是朋友,他当然有权对我作出这种要求……好吧,其实是我对日本那些
精致的食物很感兴趣。

  ………………


  A月O日 晴天

  太糟糕了。

  没想到宿舍的水管跟天然气一起出问题,还有人因为爆炸受伤了!

  虽然没有出事,可是抢修居然也要两个星期!这段时间我该到哪里住!

  可惜密丝蒂跟父母一起出国旅行,不然借住在她的家……唉。

  ………………


  A月Q日 晴天

  他真是个很好的朋友。

  在我还烦恼着要不要到旅馆暂住的时候,他很亲切地让我到他的家落脚。

  虽然说互相支持是朋友间的义务,可是只有我一人独享被帮助的权利也有点
说不过去,所以我在这段时间也答应了负责家务。

  说起来,他的家除了大烛台之外,也有不少东洋装饰呢。

  ………………


  B月A日 大雨

  基于朋友的义务,我答应了他当临时观众,检查他的魔术表演内容有没有破
绽。

  看着看着,时间过得很快,早上开始的练习居然一直延续到深夜,天啊!

  不过,为甚么他每次都坚持要用火炎魔术作结尾呢?

  ………………


  B月C日 多云

  太糟糕了。

  刚刚他告诉我收到了大学打来的电话,宿舍的维修似乎还要再延长。

  天啊,我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回去!就算已经暑假了也不能这么没效率吧!

  似乎知道我心情不好,他花了点时间陪我聊天,让我心情放松了一些。

  也许是因为宿舍的事让我很紧张,我们居然没发现连午餐都没有吃,所以在
六点左右就打电话叫了点披萨。

  不知道是否错觉,我总感到送披萨来的那个小伙子盯着我的身体。

  虽然只是背心热裤,在室内穿清凉点没所谓吧?

  ………………


  B月F日 晴天

  在他的建议下,我们到商场逛了一圈,补充了一些生活用品;然后,他很贴
心地替我挑选了不少替换衣服。

  作出合理的建议跟提议,可是朋友的义务呢!我当然有权让他帮忙!

  不过,那家伙却抓着这一点,逼我放弃了晚上的电视节目,去当他那个魔术
表演的观众,还当了一整夜。

  天啊!他难道不知道美容对女人的重要性吗!

  ………………


  B月G日 多云

  这是我第一次跟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面。

  要不是出于对朋友的义务,我才不会答应让他回到房间睡;不过,我在他的
家暂住还让家主睡沙发,也好像是太过份了一些。

  今天的晚餐是很丰富的法国菜。他还很蠢的用魔术表演的手法点燃烛台。

  好吧,气氛是有点浪漫啦。

  ………………


  B月I日 晴天

  今天我对他作了件自己也没想过的事。

  我居然在那家伙的房间帮他打手枪!

  好吧,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想象过会替麦可以外的人作这种事;可是仔细想
想,彼此帮助也是朋友间的一种义务,我又怎么可以拒绝呢?

  不过他的精液把我上半身都弄脏了,我最讨厌这种情况啦!

  ………………


  B月J日 晴天

  今天,我也履行着身为朋友的义务,替他打手枪——出自他的要求,我不得
不在日记上面把这些东西都记录下来。

  要不是这家伙在行使身为朋友的权利,我才懒得理会他。

  在我脱掉背心露出胸罩时,他的鸡巴就好像吃了伟哥一样整个弹出来,我摸
上去的时候还是热得烫手;而且,在我套弄那根差不多九吋长的鸡巴时,他都一
直用色迷迷的眼光扫视我34F的胸脯。

  反正也是『帮忙』的一部份,我也只好允许他慢慢看。

  跪在地板上面很不舒服,下次我得准备枕头之类的垫在下面。

  ………………


  B月K日 晴天

  今天我也义务性的替他打手枪。

  昨晚已经射精射了三次,怎么那根鸡巴还是又硬又烫?虽然他就是因为我才
憋了很多精子,该不会男人都是这样的吧?

  这次他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我也只好把胸罩也脱下来,将整个上半身裸露
在他面前。也许是受到视觉上的刺激,这次他很快就把精液都射到我脸上。又臭
又黏,很难受。

  我以前不替麦可作这种事真是正确。

  不过身为朋友,我总不能看着他天天勃起却袖手旁观吧?身为朋友,就该互
相帮助,这可是义务啊!

  ………………


  B月K日 下雨

  老样子,今天我也依照他的要求让鸡巴射精。

  似乎是连续几天打手枪太单调,他要求我用嘴巴跟胸脯帮他射精;本来这么
下流的事我绝对不会答应,可是他只是行使向朋友作出合理要求的权利,所以我
最后也只好答应他的要求。

  就算用胸脯夹住,我也感到鸡巴上面传来了吓人的温度,就跟刚烤熟的香肠
一样滚烫。不过他在我夹着揉弄不欠就把精液射到我的嘴里了,还说我的技巧很
厉害。

  该说麦可那时候让我累积了不少经验吗?

  幸运的是,在我的要求下,他也承诺不会主动强奸我。

  射精是一件事,性交是一件事,我才不会因为这样搞混!

  ………………


  B月M日 下雨

  真是糟糕啊,怎么又开始下雨来了?我感觉已经很久没离开过大门了!

  最近除了欣赏他的魔术表演——老样子又是那个甚么『东方夺魂火』——之
外,我在他的家能干的事就只有那该死的家务。

  这样下去不行,我得想点甚么。

  啊,顺带一提,晚上除了乳交之外,我在他的要求下也作了一次深喉;被精
液堵住喉咙的感觉又恶心又难受,跟我事前的想象没有分别。

  ………………


  B月M日 下雨

  气死我了。

  那个浑蛋,居然趁我还在睡觉时骑在我身上,擅自用我的奶子乳交!

  要不是我昨晚睡得很浅,在他射精的时候被精液弄到鼻孔,我连奶子快被扯
掉都没感觉!就算帮朋友解决问题是必要的义务,这也实在太过火了!

  不过,看来他道歉——以及说会作出补偿——份上,我也暂时原谅了他。

  晚上我享受了生平第一次被仔细服侍的按摩冲澡。

  ………………


  B月N日 下雨

  虽然这样说很自夸,可是我对于需要帮助的朋友绝对会帮忙,去年密丝蒂跟
母亲闹翻了,也是我去调停的呢。

  在那家伙的要求下,我跟他整天都赤裸裸的在家渡过了悠闲的一日。

  小穴被摸,啜龟头,挤弄奶子,舔屁眼……总之,我跟他在这二十四小时里
面作了很多很多事情,害我整个人都发烫起来。

  幸好那家伙把我当朋友——都替他吞了一公斤精液了谅他也不敢——主动借
出了肉棒让我解决生理需求。

  说老实的,他的鸡巴比麦可粗壮得多了。东洋人的鸡巴都是那种又长又硬又
持久的怪物吗?

  我可能得认真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借用。

  ………………


  B月P日 晴天

  今天真是最糟糕的一天了。

  我这辈子第一次被又浓又多的精液给憋醒的!

  待我睁开眼睛时,我才发现自己全身一件衣服都没有,肌肤跟脸颊上面都被
射满精液,小穴还被他用鸡巴一直抽插;直到他把第五团精液灌进我的小穴,那
家伙才让我下床。

  难得天气那么好,我逛街的心情都没了。

  为了报复他,我在他抠弄我的小穴时,也伸出手逗弄他的鸡巴;看到他用奇
怪的表情打量我时,我很自然地吐了吐舌头,然后就被他扔到沙发上面开始第二
轮性交。

  从中午干到晚上——晚餐甚么的大家只是啃了两片面包——最后他在我的小
穴作出不知第几次射精之后,整个人就摊在我身上喘气,一边碎碎念着强奸受孕
甚么的。

  这货是傻了吗?我只是借他的鸡巴来解决生理需求,享受朋友间互相帮忙的
权利而已啊?

  ………………


  B月Q日 晴天

  密丝蒂似乎旅行回来了。

  今天,她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到她的家暂住,我仔细考虑过之后就拒绝了她
的好意,毕竟我已经在他的家住了差不多一个月,没必要搬来搬去。

  他用我的身体娱乐自己那么久,也该让我享受了吧?

  十一点开始,我就跟他在床上纠缠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除了午餐叫了外送披
萨之外,我跟她都没有穿上衣服过,他的鸡巴当然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体啦。

  在我睡觉前,他都习惯了跟我作一轮舌吻才结束性交。

  他真的比麦可厉害太多了。

  ………………


  C月C日 晴天

  趁着今天早上有空,我回到学校取消了宿舍的使用权。

  仔细想想,我住在他的家还可以省下不少住宿费,还可以借他的鸡巴来满足
自己,实在是一举两得。

  而他似乎也很意外我会选择搬到他家住一样;不过在我搬出朋友互助的义务
之后,他很快就同意了我的想法,还说会全力支持我的要求。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笑得那么高兴,是抽奖中奖了吗?

  说起来,今天打奶炮跟正式性交加起来,他射精次数已经冲破两位数。

  东洋人在性交时都会那么可怕吗?

  ………………


  C月F日 多云

  跟他作爱真的很舒服。

  不管是打奶炮,深喉口交,六九爱抚,传教士体位,甚至是跟麦可都没有尝
试过的肛交,每一次作爱我都好像要飞到云层上面般舒服。

  当我回过神来,我彷佛总会看到一道闪亮的火焰闪过似的。

  那种感觉太美妙了!

  能够跟这么棒的朋友性交,这份权利真的是太美妙啦!

  ………………


  C月J日 晴天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见的是十几根粗幼不同,但是都很长很臭的鸡巴。

  今天似乎是他跟朋友们的某种聚会。

  出自帮助朋友的义务,虽然我这几天因为没有好好休息而很疲倦,可是也借
出了身体让他们继续进行性交派对,我也乐意在这过程中好好享受他们带给我的
群交权利。

  除了精液跟麦片之外,我今天几乎没怎么吃过东西。

  嘴巴好臭。

  ………………


  C月M日 下雨

  他们的大鸡巴跟肥肚子一样实在有够恐怖。

  这几天加起来,我应该承受了他们上百次射精了吧?我下床的时候只觉得肚
子好像被塞满了蛋糕似的。

  简单点来说,我这几天不单没穿过衣服,连床都没机会下过,身体也总会被
他们其中一人抱住,更不用说小穴跟肛门长期都有鸡巴『招待』。

  他的朋友们留下了很多钞票就离开了。听他的说法,似乎是这几天累积下来
的某种欠单。说起来,我也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呢。

  那大罐精液有没有到两加仑啊?怎么我喝了足足三日还是没能喝完?

  啊,对了,我该记住以后不要在浣肠途中搞4P。

  ………………


  D月A日 晴天

  还好暑假没必要写报告,不然我就不能享用他的鸡巴了。

  不知道为甚么,今天他的肉棒都在我的肛门进出。听他的说法,是怕我在作
爱的时候受伤甚么的。真是奇怪啊。

  啊,对了,最近总觉得胃口很不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希望不会让衣服穿不下去。

  ………………


  D月S日 晴天

  该死的。

  那个男人究竟对我作了甚么!

  我应该马上找密丝蒂帮我,要不然我的人生就毁了。

  得赶快收拾行李。

  ………………


  E月V日 晴天

  总觉得好像很久没有写日记了。

  我现在仍然寄住在他的家里。很幸运的是,他基于朋友间的义务,很乐意让
我留在他的房间。如果我需要外出的话,只要提及我自己的权利,他也会提供衣
服,然后陪我一起出门逛街。不过,我在晚上就要遵守义务,让他的鸡巴在我身
体内射精,解决生理需求。

  很幸运地,我也能够藉这机会解决我的生理需求,让我欠干的骚穴可以被他
高贵的大鸡巴填满。

  密丝蒂的话,她似乎从那天来探访我的时候,对他——严格来说,我想应该
是对他那美妙的火炎魔术——给一见钟情了,主动搬来跟我们一起住。

  过了不久,密丝蒂也跟我一样怀孕了。那么说起来,她来探访我时,我好像
很巧合的发现自己怀上他的孩子了呢。难道她有甚么超能力,可以预知我肚子变
大吗?哈哈。

  还好我们已经一起退学,跟他搬到了另外一个洲,也不担心生活问题。

  除了家事,我跟密丝蒂也会招待他那群偶尔会上来拜访的朋友,代表他行使
义务向他们征收欠债;当然,他们也会允许我们两个执行权利,享用他们那些又
臭又硬的大鸡巴。

  虽然每天都离不开精液,可是我跟密丝蒂现在的生活……嗯,漫写意的。

  有这个朋友真好。


               【FIN】


## #### ## ###  ###  ### ## #### ##


  整体来说,是篇隐性的心控文

  结论而言,第一人称真他娘的好难写啊喂……OTL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